從《佛說佛地經》探討佛的存在形式第七單元:佛的真實自體(上)

本單元討論佛的真實自體。由於篇幅略廣,故分成上、下兩部分呈現。

上集,探討佛地五法–清淨法界與四智相應心,它們的關係。之所以先討論這一部分,係因四智相應心品在前面幾講已經學過,故而用它來襯托、烘托、對比這個離名言的清淨法界,可以讓我們對淨法界先有個輪廓性的了解。
下集,則側重於說明甚麼是清淨法界。

探討佛的真實自體,不是件容易的事,況且要用凡夫的言說與思維來掌握,難上加難。因為我們尚未成佛,佛對我們來講,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層次,或者說,是另一種維度。所以在《佛地經論》中說「淨法界離名言」,這裡說的淨法界,即佛的真實自體,它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換句話說,它是無法心思口議的。假如硬要用語言文字、思維、想像力來描繪它、理解它,其難度高過於用彩筆在空中作畫。[1]

除此之外,本次內容還會提到「不一不異」或「二而不二」這樣的概念,這也是很開腦洞的。「不一不異」或「二而不二」是指看似違和的兩種性質,居然可以同時間並存在同一個事物上。我們暫且用物理學中量子力學發現的「波粒二象性」來做個比擬。

量子的「波粒二象性」意味著:所有粒子,既是「連續的波」,同時也是「不連續的點狀粒子」。您看,粒子既是連續的、又是不連續的。怎麼有這種既是連續又是不連續的東西?大陸一位理論物理學者–李劍龍博士,對波粒二象性的說明,舉了三個很有趣的例子,他說,就像「五彩斑斕的黑,方方正正的圓,振聾發聵的沉默,從語法上講,就是沒法成立的。你根本沒有辦法想像它的樣子,就連物理學家也不知道該如何想像。[2]五彩斑斕跟黑色,怎麼會是一樣呢?怎麼有個東西既是五彩又是黑色?再來,怎麼有個東西同時既是方形又是圓形?還有,振聾發聵跟沉默同時俱在,怎麼有這種既有聲音又沒聲音的情形?類似的情形,佛法中說,譬如:生滅與不生不滅,有所起作與凝然不動,念而無念、無念而念,這一對對看似違和的特質,二者是二而不二、不一不異。

李劍龍博士又舉了一個例子,古人說「不識廬山真面目」,這是因為用「二維」畫面去紀錄「三維」的廬山,以至於「橫看成嶺,側成峰」,看廬山既是嶺,也是峰。到底是嶺還是峰?好像都是吧!說不清楚,所以說不識廬山真面目。或許,維度,是其中的一個關鍵。在我們的維度中,看似違和的兩件事,提升維度之後,再看,或許就圓融無礙,或許,這種二而不二、不一不異,才是世界的真面目。接下來我們就用這種升維的心態,來學習以下的內容。

討論佛地五法(佛的五種元素)–清淨法界與四智相應心(即大圓鏡智相應心、平等性智相應心、妙觀察智相應心、成所作智相應心),二者之間的關係時,《佛地經論》曾提出四個角度,分別從:因果、性緣、果德,以及功德。以下逐一說明。

  • 因果

甚麼是因果?有「因」作為緣、或作為依止,「果」才得以生起或出現。
清淨法界,是能夠生長聖法的因;而四智相應心品,緣於清淨法界、或依止清淨法界,才能夠生起。
二者關係,好比大海與海浪的關係,海浪要依止大海而生;又如泥土與泥人的關係,泥人由於泥土而有。由此來看,清淨法界是「因」,四智相應心品是「果」。

  • 性緣

性是指「空性」,空性是體性,要說是本體或本質也可以。
緣是指「緣起」,緣起是現象,要說是表象也可以。
萬法的體性是「空性」,萬法的現象是「緣起」。
佛法講「性空緣起,緣起性空」,意思不外是:如是體性即具如是現象,如是現象即本於如是體性。
佛法指出,萬法同時具有兩種性質:性空與緣起。
這就好比量子力學中指出,光子同時兼具連續的波與不連續的粒子之特性(波粒二象性)。
萬法既是空性,也是緣起,這叫「不二」法門。
不二法門怎麼理解呢?這裡還是先藉量子力學來比擬。
怎樣理解量子的概念呢?有三個步驟來試著理解它。一,把粒子看成波;二,把波看成粒子;三,同時使用波和粒子的視角。用第三個視角描述原子,你才能正確理解原子。[3]同理可證,對於萬法,我們同時用空性和緣起的視角來看待它,性緣不二,才能正確認識它。
既然「不二」法門是放諸全宇宙皆準的真理,那麼佛自體,是不是也兼具「空性」與「緣起」不二?
沒錯!
《佛地經論》中說,佛的自體,是清淨真如以及大圓鏡智相應心。[4]清淨真如就是清淨法界,屬於空性這一邊;而大圓鏡智相應心,屬於緣起這一邊,因其他三智相應心品都是從大圓鏡智相應心生起,所以緣起面還是以大圓鏡智為根本。
因此,從性緣的角度來看,清淨法界是「性」,大圓鏡智是「緣」,二者二而不二、不一不異。

  • 果德

從佛果兼具解脫與智慧的角度來看,佛所得的果,即「斷」、「智」二果。
從佛的「離垢寂滅」邊說,叫「斷果」,這是「無住涅槃」的境界,屬於解脫德,為清淨法界所攝。清淨法界是斷盡煩惱、所知二障所顯的法性。
從佛的「智圓德滿」邊說,叫「智果」、這是「無上菩提」,屬於般若德,為四智相應心品所攝。
因此,清淨法界是「斷」果,四智相應心是「智」果。

  • 功德

佛的功德分成無為與有為。有為,指的是有生滅現象;無為,指的是不生不滅的。《佛地經論》中說,無為功德是淨法界攝,有為功德是四智所攝。
甚麼是「無為功德」?無為離生滅變化,絕對常住,而無為功德,具常樂我淨四德,是眾善所依。
甚麼是「有為功德」?佛具生滅不已的無漏功德,包括:大圓鏡智相應心–聞熏成熟,任持一切佛地所攝諸功德;平等性智相應心–於諸有情,常現起佛利益安樂平等事;妙觀察智相應心–任持陀羅尼門、三摩地門,無邊無量福智莊嚴所隨逐;成所作智相應心–能成一切利樂有情變化事。[5]
由此亦知,四智相應心品是有生滅的有為法,清淨法界是絕生滅的無為法。
生滅與絕生滅,同時俱在佛地體,有為、無為,二而不二、不一不異。

總結以上的內容,佛地體相,或說佛地五法–清淨法界與四智相應心品中,清淨法界是斷果(大涅槃);四智是智果(大菩提)。
從性緣關係來看,清淨法界屬本體(性),四智屬現象(緣),性緣不二。又,
體性為因,現象為果;
體性無相,現象有相;
體性絕生滅,現象有生滅;
體性攝無為功德,現象攝有為功德。
而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清淨法界與四智相應心品的不同,都要牢記,二者間,二而不二、不一不異。
所以,以後我們只要想到佛,要能夠從現象(譬如佛形象的光明相好)看到本質(空性、無為、無相的法界);也能夠從空性本體的這一邊看到緣起的、活潑變化的四智相應心,這才不會墮入斷滅空;更好的是從性緣不二的角度,想到佛,就能夠想到佛是生滅的四智與絕生滅的法界並具的存在。

這種視角,就讓筆者想到佛法中所講的,到彼岸的智慧–「般若波羅蜜多」。
《心經》中不是說,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嗎?
換句話說,般若波羅蜜多,能照見諸法一時並俱的空性與緣起、體性與現象、絕生滅與生滅、無相與有相、真與幻,這兩種看似違和的特質,從般若智慧來看,是圓融一體的。

上集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1] 《佛地經論》卷3:以淨法界離名言故,一切名言皆用分別所起為境,然諸法教亦不唐捐,是證法界展轉因故,如見字書解所說義。由此法教是諸如來大悲所流,能展轉說離言說義,如以眾彩,彩畫虛空,甚為希有;若以言說,說離言義,復過於彼。(CBETA 2020.Q1, T26, no. 1530, p. 305a7-12)

[2] 李劍龍,給忙碌者的量子力學課,02波粒二象性。得到APP 課程。

[3] 李劍龍,給忙碌者的量子力學課,02波粒二象性。得到APP 課程。

[4] 《佛地經論》卷3:「佛自體者,清淨真如為體相故,及緣此境無分別智為體相故。」(CBETA 2020.Q1, T26, no. 1530, p. 302b7-9)

[5] 《佛地經論》卷3 (CBETA 2020.Q1, T26, no. 1530, p. 302b18-22)

簡報影片

片長16分45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