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在彌陀,解依唯識」(二)唯識無境

  以下是109年5月14日板橋講堂line直播部分內容

  上一週,我們講到淨苑開山諭老和尚說過「淨土法門甚深…是佛把甚深法,以大方便來說」。念佛這個法門,表面上的方便,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但是我們最擔心的是,可能就因為這樣,有的人把淨土法門給看淺了,沒辦法起信願心、求生淨土,這就非常可惜!這種可惜要怎麼去形容呢?就好比最近有次大樂透的頭彩累積到新台幣9.3億,假如是您一人獨中,但是沒有去銀行兌獎,這是不是很可惜?當然可惜,9.3億可以做很多菩薩事業呢!但是,大家這輩子聽到了淨土法門,卻不起信願心、求生淨土,這可比前面那個中頭彩不去領還要可惜多多了!為了避免這種遺憾,所以我們要從表面看似簡單的操作,暫時轉移到後台的教理探索,希望能幫助我們深入了解彌陀淨土的深意,然後以堅定心,一心念佛,直奔淨土!

  從這一週開始,我們將從唯識學的角度來探討佛法的教理。學過唯識的人都知道,唯識裡講很多的名相(專業術語),有時定義還會不同(例如行相一詞),而且很講究邏輯推理(因明),更複雜的是,唯識思想從初期到中後期,或不同論師之間,各有獨到之見解,總的來說,唯識學就是很哲學性、很複雜,所以讀起來非常消耗腦細胞,但畢竟我們不是做學術研究,所以我會用儘量輕鬆簡單的方式,給你介紹它要表達的思想。

  在印度,大乘佛教分成兩種[1],一是中觀學派,一是瑜伽行派。中觀就是講般若,瑜伽就是講唯識。其實不管般若或唯識,目的都是一個,就是教我們如何求解脫—從煩惱中解脫、從六道輪迴中解脫、從苦中解脫。

  我們為什麼一直在六道輪迴中受苦呢?佛陀告訴我們,是因為「無明」,無明就是錯誤的認知

  對甚麼的錯誤認知?對宇宙人生錯誤的認知!是怎樣的錯誤認知?就是我們一直認為「我」以及存在於我之外的「外部世界」都是實在的。

  甚麼叫實在?一般人都會預設,「我」是真實存在,同時在我之外也存在著一個真實、客觀的「外部世界」,這個世界的各種性質是完全確定的,而且不會受到觀察者的影響。這種思想,完全符合我們的日常經驗,所以很少有人去懷疑它,長期以來,不管在東方或西方,實在論都是人們認知世界的基礎。

  但是佛陀說,「我」以及「外部世界」,不是像我們想的那麼實在。假如不實在,那是怎樣啊?接下來要講的這個概念您可能會覺得有點科幻,因為從唯識學(特別是《成唯識論》)的角度來看世界,世界中唯一存在的,就只有我們的心(請注意,這裡的心是複數的喔),換言之,就是各各有情的「心」或說是「心識」:你有你的心識,我有我的心識,他有他的心識,一切有情各有其心識,[2]除此之外,沒別的了,[3]所以才說「唯識無境」。「唯識無境」這四個字,可是唯識思想或瑜伽行派的最大招牌。乍聽之下,是不是很像西方哲學講的唯心論或唯心主義[4]?但是以後您要是繼續聽下去,就知道佛教講的心識其實跟西方哲學講的心,其實是很不一樣的。

  你可能馬上接著問,那我們身處的物質世界呢?你要怎麼解釋?唯識說,這是大家的心識共同「生成」的夢境,[5]所以這是一個眾多心識所集體創造出來的夢:在夢境裡面有你我他,在夢境裡面有一個物質世界。然而,夢裡的你我他,不實在;夢裡的山河大地,不實在;夢裡的房屋汽車,不實在。不過請注意,不實在不代表沒有作用,這個下一段會說明。假如我們不曾醒來,就不知道其實我們一直在作夢。為什麼我們一直會作夢,因為凡夫「心識」的功能作用,就是一直不斷地生成夢境(虛妄分別)[6]

  回想平日我們睡覺作夢時,通常很難清楚地理解到它只是一個夢,夢中的真實感很強。在夢中,當我們飢餓時,吃到了想要吃的美食,是真的嚐到了好滋味,同時生起愉悅與滿足的情緒,這種情感跟現實生活中是一樣的。又假如夢中,我們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方、碰到恐怖的怪物,那種恐懼、自我防衛以及想要先下手為強的心理機制,也不是假的,甚至醒來時,還發現自己流了滿身汗。這告訴我們,夢雖然不是真實的,但是夢境對我們是能產生作用的,我們在夢裡有種種心理與行為的反應。

  唯識告訴我們,我們凡夫,在集體創作的夢境中,由於不知道這是不真實的,所以產生錯誤的理解與不適當的反應,這種不適當的反應,恰恰給我們的心添注了繼續作夢下去的力道,差別只在於:假如在前一刻的夢境中我們起的是善的心理反應,接下來會做一個快樂的美夢;假如在前一刻夢境我們起的是不善的心理反應,接下來就會做一個痛苦的噩夢。

  總而言之,不管是短暫的快樂還是痛苦的夢境,由於我們不知道我們身處的世界不是真實的,我們堅持「我」跟「世界」都是真實存在,從而產生貪瞋癡的心理反應,這時心就得到繼續生成夢境的反饋,永無止盡。這就是佛教講的「惑、業、苦」的循環

  因此,要從輪迴中解脫,最根源的便是去除這種錯誤的認知—誤認有真實的我跟真實世界的存在。

  總結今天講的概念,有三點:

  1. 從唯識的角度,宇宙中唯一存在的,就只有各各有情的心識,你有你的心識,我有我的心識,他有他的心識,一切有情各有其心識,除此之外,沒別的了。所以說「唯識無境」。
  2. 我們以為客觀、真實存在的外在世界,其實不外乎是大家心識集體生成的夢境。
  3. 由於我們對於自己以及所身處的環境,誤以為它是真實不虛,這讓我們產生不適當的身語意反應,這種不適當的反應給我們的心添注繼續作夢下去的力道,無法覺醒,形成佛教所說的「惑、業、苦」的循環。

  聽完今天的說明,接下來有的人可能會產生疑惑?佛法不是說無我嗎?怎麼唯識會說一切有情各有其識,假如我有自己的心識、你有自己的心識、他也有自己的心識,那甚麼叫做無我?甚麼叫空?這就留待下周我們來探討甚麼是心識?

參考資料:蔡伯郎(2017)。唯識無境在倫理學上的意涵。正觀雜誌第82期。頁81-114。


[1] 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所云大乘,無過二種:一則中觀、二乃瑜伽,中觀則俗有真空體虛如幻,瑜伽則外無內有事皆唯識」(CBETA 2019.Q3, T54, no. 2125, p. 205c13-15)

[2] 《成唯識論》卷7:「故“唯識”言有深意趣。“識”言總顯一切有情各有八識、六位心所、所變相見、分位差別及彼空理所顯真如–識自相故、識相應故、二所變故、三分位故、四實性故。如是諸法皆不離識,總立識名。“唯”言但遮愚夫所執定離諸識實有色等。」(CBETA, T31, no. 1585, p. 39, c20-25)

[3] 《成唯識論》卷7:「是故一切有為、無為,若實、若假,皆不離識。「唯」言為遮離識實物,非不離識心所法等。」(CBETA, T31, no. 1585, p. 38, c23-25)

[4] 唯心主義的三種含義:1.否定物質的存在;2.上帝、理念和精神等起決定作用;3.心靈是思想觀念的根本原因。
唯心主義對客觀世界的認識論的感受結果是“意識第一性、物質第二性”,唯心地認為“意識決定物質,意識是客觀世界的本原,客觀世界是意識的產物”,唯心地認為“宇宙統一於‘上帝’的意識或人的意識”,堅決主張“以上帝為中心”或“以我為中心”改變物質世界、發展人類社會。

[5] 《成唯識論》卷2:「所言處者,謂異熟識由共相種成熟力故變似色等器世間相,即外大種及所造色。雖諸有情所變各別,而相相似,處所無異,如眾燈明各遍似一。誰異熟識變為此相?有義一切。所以者何?如契經說:一切有情業增上力共所起故。有義,若爾諸佛菩薩應實變為此雜穢土,諸異生等應實變為他方此界諸淨妙土。又諸聖者厭離有色生無色界,必不下生變為此土,復何所用?是故現居及當生者,彼異熟識變為此界。經依少分說一切言,諸業同者皆共變故。有義,若爾器將壞時,既無現居及當生者,誰異熟識變為此界?

又諸異生厭離有色生無色界現無色身,預變為土,此復何用?設有色身與異地器麁細懸隔不相依持,此變為彼亦何所益?然所變土本為色身依持受用,故若於身可有持用便變為彼。由是設生他方自地,彼識亦得變為此土。故器世界將壞、初成,雖無有情,而亦現有。」(CBETA 2019.Q3, T31, no. 1585, pp. 10c12-11a2)

[6] 《成唯識論》卷1:「我、法分別熏習力故,諸識生時變似我、法,此我、法相雖在內識,而由分別似外境現,諸有情類無始時來緣此執為實我、實法,如患夢者,患夢力故,心似種種外境相現,緣此執為實有外境。」(CBETA, T31, no. 1585, p. 1, b3-7)

《成唯識論》卷7:「諸內識轉似我法外境相現,此能轉變即名分別,虛妄分別為自性故,謂即三界心及心所。此所執境名所分別,即所妄執實我法性。由此分別變似外境假我法相,彼所分別實我法性決定皆無。」(CBETA 2019.Q3, T31, no. 1585, pp. 38c25-39a1)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