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在彌陀,解依唯識」(一)念佛人為什麼學唯識?

  以下是109年5月7日板橋講堂line直播部分內容

  在淨土三經中,大家覺得最常被拿來諷頌的是哪一部經?法謙想,應該是《佛說阿彌陀經》。為什麼?一來,經文比較短,二來,文字看起來比較淺顯易懂。一般超薦佛事上最常誦的也是《阿彌陀經》。假如我們這輩子就只依這一部《阿彌陀經》學佛、念佛,肯定是有些人能得成就,但是也有的人可能會對淨土法門產生一種誤解,就是覺得淨土法門很淺,只教人念佛求生西方,沒有甚麼教理內涵,只是一種訴諸宗教情懷的宗教神學。

  真的是這樣嗎?真的是如此這般嗎?

  本苑開山諭老和尚曾經說過:「淨土法門甚深,不是像一般人所料想的那麼淺顯。佛把甚深之法,以大方便來說。[1]這句話非常重要,我們再講一次:「佛把甚深之法,以大方便來說。」。

  對於這一句話的理解,我想從一兩個例子來說明。大家低頭看一下自己手上戴的機械手錶,錶盤正面很清楚地顯示現在時針走到哪裡、分針走到哪裡,所以你知道現在是幾點幾分。假如現在我們把錶盤背面的背板拆下來,看到機芯,它是由一些齒輪等構造很精細的金屬組成,而這些結構的工作原理是這樣的:「機芯主要由原動系、傳動系、擒縱調速器、指針系和上條撥針系等部分組成。機械鐘錶用發條作為動力的原動系,經過一組齒輪組成的傳動系來推動擒縱調速器工作,再由擒縱調速器反過來控制傳動系的轉速。傳動系在推動擒縱調速器的同時還帶動指針機構。傳動系的轉速受控於擒縱調速器,所以指針能按一定的規律在錶盤上指示時刻。上條撥針系是上緊發條或撥動指針的機件。此外,還有一些附加機構可增加鐘錶的功能,如自動上條機構、日曆(雙曆)機構、鬧時裝置、月相指示和測量時段機構等。」[2]

  這種專業技術,大家聽過之後還是很難懂得它的運轉原理:一枚機芯裡面會有哪些零件?這些零件有什麼樣作用和關聯?又是如何把動能轉化成指針走時的推進力?這一切都是一門學問。但是對我們使用者來講,不懂這些沒有關係,只要手錶能夠走時準確、穩定可靠就好。我們只需要看手錶上我們看得見跟看得懂的那三根針所指向的數字就夠了,至於背後的東西,把它交給工程師。

  這個例子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什麼是“表面”,什麼是“後台”。“表面”(或者說前台)能夠直截了當地提供我們所需要的功能,而“後台”則是撐住表面的原理或技術。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大家現在常用的觸控式智慧型手機以及平板電腦,我們用手指刷過一下,就能翻照片,如果想要放大看,直接用兩個手指展開就可以。這些擁有多種功能而且操作簡單的介面,實際上,它的背後所需要的技術含量遠比早期那些操作方式複雜所使用的技術含量還要高得多。所以,一個高功能卻又簡單的介面,其實背後的技術是非常複雜。就像蘋果電腦的創始人賈伯斯的理念:把複雜留給自己,把簡單留給用戶這種精神,就像老和尚所說的:「佛把甚深之法,以大方便來說。」所以,我們不應該小看這一部《阿彌陀經》以及淨土法門。

  這樣說來,我們只要「一心念佛,不作餘雜想」就可以修行有成了,不是嗎?這答案絕對是肯定的,沒錯![3]然而,我們摸摸良心問自己,念佛時,自己真的可以做到一心念佛、不作餘雜想嗎?還有,我們曾經對淨土法門起過疑惑嗎?譬如《維摩詰經》中說「隨其心淨,則佛土淨」,而我們凡夫的心向來被煩惱繩給一圈圈綑緊了,所以叫具縛凡夫,這樣的自己能感得淨土嗎?我們會不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能往生淨土?有時看到古德說「是自性作,莫向身外求」,接下來會不會懷疑心外是不是真的有佛?阿彌陀佛真的存在嗎?還是唯自心所現?假如有人跟我們說,《金剛經》不是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一聽之下,那我們還繼續念佛嗎?甚至當我們讀大乘般若經,經中強調諸法空寂,而我們說要求生西方淨土,這不便成了取著有相、不了義,我們內心沒有衝突困惑嗎?

  有疑惑是正常的,問題存在並不是甚麼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第一、否認自己有問題,因為只要問題不存在,就可以不用去面對、去解決,繼續高枕無憂;其次,承認有問題,但是沒有能力或不願意去解決。那麼,面對問題的態度應該怎樣才是呢?

  首先,以正向態度看待這些困惑。我們不要用異樣眼光去看這些有疑惑的自己或他人,為什麼?因為我們每個人學佛的秉性不同。就像我們的性格可以分成內向與外向一樣,學佛的秉性可以分成「隨信行」與「隨法行」。前者我們稱為「信行人」,後者稱為「法行人」。信行人的特質是「由信為先,得入聖道」。在《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裡談到信行人時有這樣的描述:[4]信行人若聽到別人勸他該幹些甚麼,他不太會進一步思考這個應作或不應作,能作或不能作,有沒有其他的替代方案或善巧方便等,心裡直直的,聽了便作。論中還舉了個出家的例子,假如信行人聽到善知識勸他應該出家,他不會去思慮應出家或不應出家,能出家或不能出家,能持戒或不能持戒等,聽從勸導便出家。出家之後,勸他應誦習那些經典,不管是甚麼經、律、論,他都照單全收,老實學習;假如勸他做僧眾事,他也是不假思慮,沒甚麼計較,聞已便作;假如勸他去閉關修行,他同樣言聽計從閉關修行去。就這樣一路跟隨著善知識的循循善誘,信受奉行,慢慢修行終至成功。這一類就是「信行人」。

  相對於「信行人」這種偏向“老實”的特質,「法行人」比較像是“好奇寶寶”,愛問「為什麼」。法行人的特質是「由慧為先,得入聖道」,慧是分別事理、決斷疑念,所以這一類人喜歡思考,凡事都會先觀察、驗證,必從思辨中得出自己的看法,然後才會心甘情願去實踐。[5]當然,隨信行與隨法行就像連續光譜的兩端,我們可能是信六法四,或法七信三,或一半一半。因此,當我們了解,大家在學佛的先天特質上就有信行與法行的差別,那麼對於為何有人能從老實念佛成就,有的人從慧解成就念佛,就不足為奇。

  所以,對淨土法門有疑惑的人,您們是正常的,重要的是,不要因為自己一時的疑惑,就覺得自己不適合修學淨土法門而放棄,那就很可惜了!

  那麼,對於有疑惑的,要怎麼處理呢?開山老和尚的開示是:「八宗並重,導歸淨土[6]換句話說,我們對於“表面”有疑惑,就應該深入“後台”探索道理、找出答案,大家還記得我們前面講的“表面”與“後台”這一對概念吧!老和尚說:「我們現在弘揚淨土,是用八宗之法弘揚。如禪宗、天臺宗、華嚴宗、律宗……沒有不用的。『八宗並重』並不是八宗混雜,而是要經過正見、正思惟加以簡擇。比如我們也用禪宗、唯識宗弘揚淨土,可是有所簡擇。[7]

  我們來看看古大德或近代大師們的修行法門,有秉持「教宗賢首.行在彌陀」,如弘一大師與楊仁山居士;有「教宗天台.行歸淨土」,如蕅益大師與近代諦閑法師;而老和尚自己則是「教宗般若.行在彌陀」。因此,假如各位若想從華嚴、天台或般若義理來探討淨土,不妨從研讀這些大德的著述下手。

  此外,用唯識學弘揚淨土,是我們接下來要嘗試的方向。因為法謙在學習唯識的過程中覺得很受益—讓自己對彌陀淨土、阿彌陀佛、念佛生淨土的信願行有幫助,所以想跟大家一起來分享。唯識學並不會有什麼揭開淨土信仰神秘面紗的問題。我們關心的重點在於,不同的識而且在唯有識存在的宇宙當中,佛的淨識、無垢識,是如何發揮其慈悲與利他的影響,來幫助其他心識。因此,我們的學習目標是:在了解唯識道理之後,能夠幫助我們更了解彌陀淨土的深意,然後一心念佛,求生淨土!

  最後來總結一下今天的重點:

  1. 阿彌陀佛淨土法門,是佛把甚深之法,以大方便來說。簡單說就是把複雜留給自己,把簡單留給用戶。簡單與複雜,就像鐘錶錶盤的表面與後台,表面功能簡單,後台技術複雜。
  2. 假如我們對彌陀淨土法門有疑惑,是正常的,因為學佛的秉性天生就有隨信行與隨法行。隨信行是老實寶寶,隨法行是好奇寶寶。有疑惑不可怕,不要放棄,要從後台去找答案。
  3. 從後台去找答案,開山老和尚鼓勵八宗並重,導歸淨土。選擇適合自己的根器,從天台、華嚴、般若、唯識…等下手都可以,深入經藏,好好簡擇,去解答自己的疑惑。老和尚自己是教宗般若,而我們接下來的修學,將從唯識的角度著手。

[1] 《佛七講話(四、五)》頁293,行07 ~ 08

[2]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fashion/3jqxbla.html

[3] 《佛七講話(六、七、八)》:「我們探討過一些深的道理,其實你不懂也沒有關係,只要誠心念阿彌陀佛就行了。或者有人問:「那你為什麼領導我們探討那個深道理呢?」那是因為有人誤會法門太淺,甚而言之有人譏笑,說淨土法門是老太婆法門。為了發揮淨土真義,所以才探討深一點。」(頁261,行06 ~ 10)

[4]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54:「問:何故名隨信行?答:由彼依信,隨信行故,名隨信行。…由信為先,得入聖道。如是種類補特伽羅,從本以來性多信故。…或聞他勸汝應出家亦不思察,為應出家不應出家,為能出家不能出家,為能持戒不能持戒,為有宜便為無宜便,聞他勸已即便出家。既出家已,若聞他勸汝應誦習,彼不思察為應誦習不應誦習,為能誦習不能誦習,為有宜便為無宜便,為素怛纜,為毘柰耶,為阿毘達磨,聞他勸已即便誦習。或聞他勸營理僧事,亦不思察我為應作為不應作,我為能作為不能作,為有宜便為無宜便,聞已便作。或聞他勸住阿練若,亦不思察我為應住為不應住,我為能住為不能住,為有宜便為無宜便,聞已便住。彼漸次修聖道加行展轉引起世第一法無間引生苦法智忍,從此見道十五剎那名隨信行。」(CBETA 2019.Q3, T27, no. 1545, p. 279a20-b16)。

[5]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54:「問:何故名隨法行?答:由彼依法,隨法行故,名隨法行。…由慧為先,得入聖道。如是種類補特伽羅,從本以來性多慧故。若聞他勸汝應務農以自存活,彼便思察,我為應作為不應作,我為能作為不能作,為有宜便為無宜便,審思察已然後作之。餘廣如前隨信行說。彼漸次修聖道加行展轉引起世第一法無間引生苦法智忍。從此見道十五剎那名隨法行」(CBETA 2019.Q3, T27, no. 1545, p. 279b16-26)

[6] 《夏雨清涼》:「號召大家,八宗並重導歸淨土。」(頁109,行11)

[7] 《夏雨清涼》:「我們道場的修學原則是『八宗並重,導歸淨土。』我們現在弘揚淨土,是用八宗之法弘揚。如禪宗、天臺宗、華嚴宗、律宗……沒有不用的。『八宗並重』並不是八宗混雜,而是要經過正見、正思惟加以簡擇。比如我們也用禪宗、唯識宗弘揚淨土,可是有所簡擇。」(頁117,行04 ~ 07)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