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迴向」(下)

  以下是109年4月30日板橋講堂第八次line直播之部分內容。

  前兩次我們分別介紹了解脫道的迴向以及菩薩道的迴向。其中菩薩道的迴向有三個重點:迴向眾生、迴向佛道,以及迴向莊嚴淨土。其中迴向眾生,要與眾生同成佛道。今天我們要繼續討論的是,迴向眾生:自己所作的功德,能轉給別人嗎?別人能得到進而離苦得樂嗎?這有無違反自作自受的因果律?

  要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先來說說佛法關於「業」的正確基本概念

  第一個概念,佛法是講「自作自受」的因果道理,所謂「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並無自作他受或他作自受的因果道理。

  第二個概念,佛法講到眾生的業基本上有「決定業」與「不定業」兩種,[1]所以「非一切業悉得定果」[2]定業跟不定業在造作時差別在哪裡?假如造作時的意念是很強烈的貪瞋癡三毒,加上沒有慚愧心,而且做了之後還屢屢再犯,沒有悔改之意,這就形成決定業。假如是無心之過、無知的,或在精神狂亂下,或是被逼迫並非出於自己主動意志,且造作之後起慚愧心,這就形成不定業。[3]依據《大般涅槃經》中所說,一切眾生是「不定業」多,「決定業」少,[4]這才有修行存在的價值。

  第三個概念,「定業」受報不可免,卻可以重報轉輕;而「不定業」受報不定,可以轉滅。「定業」受報,連佛菩薩都不能救,[5]甚至說「定業不轉,至佛猶償」。[6]像世尊座下神通第一的弟子大目揵連,取滅之前是被外道用瓦石棍棒打到「骨肉爛盡,身體疼痛,實不可堪」,再大的神通也不敵業果。[7]不過,這裡有一點要特別注意的,定業雖然一定受報,但是對於「果報」的形式,佛法不是講「宿命論」,而是講「緣起法」,因此甚麼樣的業招致甚麼樣的果報,比較像是「大概率事件」的概念,而非「必然事件」,就是定果出現或者發生的機率也許是99%,但是畢竟不是百分百,所以才有「轉業」的餘地,因此才說「定業」可以靠著自己的修行,譬如懺悔與對治,將重報轉為輕受,像是《金剛經》中說:「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8]另外,不定業不定受報,而可以靠著自己的修行,將不定報轉滅。[9]

  第四個概念,業以「思」為體。思就是起心造作,英文通常用thinking或 thought,就是對境時你是心裏頭怎麼分辨與思維、作甚麼樣的決定,最後發動外顯為你的舉止言行。[10]我們可以說,身語意三業的後台老闆是「思」[11]十善業道、十惡業道也都歸結到「思」[12]。所以要轉業果,下手唯有一處,就是在自己的「思」,也就是說,面對環境,我們得要學會如何如實地分辨、如理地思維、如理地決定,最後如理地行動。

  清楚了這四個關於「業」的概念,我們回過頭來看「迴向眾生」這個議題。

  佛法說業因果報或修因證果,都是「自作自受」;而「大乘佛法」的「回向功德」,有沒有違反佛法的特質?龍樹菩薩《大智度論》中說:

共一切眾生者,是福德不可得與一切眾生,而果報可與。…若福德可以與人者,諸佛從初發心所集福德,盡可與人![13]

  這是說,自己修行的功德,這個善法體是不能轉施眾生的,但修功進德所得的福報像是財富,或是聰明才智,或是智慧等,菩薩可以用來利益眾生。換句話說,修行的功德所附帶的福報,可以藉財布施、法布施,使眾生的生計不於匱乏,還能依法修行成就佛道。但是功德這個善法體是各人吃飯各人飽,假如功德可以迴施給他人,那麼佛菩薩的功德無量,再加上大慈大悲,那世間應該就沒有苦惱眾生了。

  所以,《大智度論》的立場偏重於各人福德靠各人修,而佛菩薩的福德,只是一種助緣,透過財施與法施,令眾生生起向道之心,終究還是要眾生自己付諸實踐。

  其次,佛菩薩的助緣來幫助眾生,還得看眾生能不能領納?就像人家送給我們東西,若自己沒收到或不願收,就無法受用。所以《大智度論》中說:「諸佛菩薩功德力,能度一切眾生,但以眾生無和合因緣故。譬如大火常有燒力,但以薪不近故,不得燒,近則能燒。[14]

  雖然,龍樹菩薩主張福德不可與人,但實際上,從其他經論的記載,多少了解這並非完全不可能。在《大毘婆沙論》中有一則故事:

  如諸聚落城邑中人,或為子孫不斷絕故,或為財產增盛故,或為富名久流傳故,以法非法集諸財寶牛羊等物,於己親屬尚不欲與,況施他人。彼由慳貪纏縛心故,捨人同分生鬼趣中,於自舍宅水竇廁溷不淨處住。彼有親屬追戀生苦,作是念言:「彼集財產自不受用,亦不施人,今生何所?」遂集親里,請諸沙門婆羅門等,設大施會,願此資彼捨苦受樂。爾時餓鬼於自住處,見如是事,於自親里生眷想,於其財物生己有想,即時歡喜;於福田所,生信敬心,於其所作起隨喜心,便離重苦。由此因緣祭祀則到。問:若爾何故不名他作業他受果耶?答:不爾,彼於爾時由生敬信、隨喜心故,見施功德,慳貪過失,由此增長捨相應思,成順現受業,得現法果故。[15]

  另外,《舍利弗母鬼事》中,舍利弗為其母供僧,且將此供僧功德迴向給母親,剎那間即解脫吸食濃血之苦,而得種種上妙飲食資具。[16]

  由此可見,若為先亡布施造福,對方是有可能獲利,然而這有兩個要件:一、相應,二、亡者的意轉變,因為「業以思為體」。打個比方來說,就像音樂由音程、旋律、和聲、調性、節奏等直接造成的“頻率”,引起我們大腦痛苦中樞或快感中樞的“強烈共振”——這個共振,是物理性的客觀描述,不是指藝術共鳴——在這種共振下,大腦痛苦中樞或快感中樞開始放電,人也就被“感動”,產生悲傷、興奮、快樂等等情緒。同時,腦的很多記憶區被啟動,於是我們常常感到:一首樂曲,會讓我們想起點兒什麼。因此,要有效的迴向,就要能捕捉到這種我們與亡者共振模式。這種共振,《地藏經》〈利益存亡品第七〉點出了重點,就是「精勤護淨」和「志心勤懇」[17]如此,亡者才能從生者所作功德中七分獲一。

  其實,這不外就是眾生間的感應道交、交互作用,就像有時候別人的善心善行會引發我們自己的善心善行,而業要轉輕或轉滅,終究靠的還是自己的善心善行,別人只能是助緣或增上緣。

  所以,迴向眾生,首先要能讓對方感受到或接收到,靠的就是我們的志誠懇切,接下來對於我們所作的這一件事,可以讓他們生起信敬心、隨喜心、捨心,或對以往作惡生起懺悔心、慚愧心等等這些善法,這些由自己意念的轉變而致使果報的變化,才是獲益的道理

  淨影慧遠大師在《大乘義章》中說:「佛法雖無自業他人受果,亦無他業自己受報,(但)非無彼此互相助緣,以相助故,得以己善迴施於彼,以迴向故,於未來世常能不捨。利益眾生,助令修善,故須迴向」。[18]因此,迴向眾生是有意義的,這意義就是「利益眾生、助令修善」,然而是否奏效,就看迴向者是否能誘引被迴向者生起清淨心,若能如此,迴向者以悲心增廣自己的福德,而被迴向者則以自己的清淨心而能消除業障,增福增慧。雙方二者互為功德、互相成就。


[1] 窺基《妙法蓮華經玄贊》卷10:「《瑜伽》第九說業有二:一定異熟業,謂故思業若作若增長業;二不定異熟業,謂故思已作而不增長業。」(CBETA 2019.Q3, T34, no. 1723, p. 847b7-9)

[2] 《大般涅槃經》卷31:「師子吼菩薩言:『世尊!如佛所說,非一切業悉得定果,非一切眾生定受。世尊!云何眾生,令現輕報地獄重受?地獄重報現世輕受?』」(CBETA 2019.Q3, T12, no. 374, p. 552a21-23)

[3] 窺基《妙法蓮華經玄贊》卷10:「由此《業報差別經》說:「若業增上心作無慚無愧,作已更作無心改悔,是業決定。若業非增上心作,雖作惡業常懷慚愧,是業不定。」」(CBETA 2019.Q3, T34, no. 1723, p. 848a6-9)

[4] 《大般涅槃經》卷31:「善男子!一切眾生,不定業多,決定業少,以是義故,有修習道。修習道故,決定重業可使輕受,不定之業非生報受。」(CBETA 2019.Q3, T12, no. 374, p. 551c15-18)

[5] 窺基《妙法蓮華經玄贊》卷10:「《十地論》云,一感報定、二作業定,諸佛威神所不能轉者,說自不發悔愧之心、不入聖道者,業果決定,非悔愧已,可名定業。《法句經》言:『非空非海中,非入巖穴間,無有地方所,脫之不受難。』」(CBETA 2019.Q3, T34, no. 1723, pp. 847c30-848a5)
淨影慧遠《十地經論義記》卷2:「作業已竟,定招苦果,名感報定。宿罪熏心,今必造惡,名作業定。此二定故,佛力不轉」(CBETA 2019.Q3, X45, no. 753, p. 64c11-12 // Z 1:71, p. 175c12-13 // R71, p. 350a12-13)。

[6] 《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記》卷1:「定業不轉,至佛猶償。…華嚴偈云:『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忘,因緣遇會時,果報還自受。』…舍利弗患風疾增一,目連乞食為梵士所打骨肉爛盡,皆謂醻往業」(CBETA 2019.Q3, X39, no. 714, p. 758c6-11 // Z 1:62, p. 209a9-14 // R62, p. 417a9-14)

[7] 《增壹阿含經》卷18:「

是時,尊者大目揵連到時,著衣持鉢,欲入羅閱城乞食。是時,執杖梵志遙見目連來,各各相詣謂曰:「此是沙門瞿曇弟子中,無有出此人上,我等盡共圍已,而取打殺。」
是時,彼梵志便共圍捉,各以瓦石打殺而便捨去,身體無處不遍,骨肉爛盡,酷痛苦惱,不可稱計。
是時,大目揵連而作是念:「此諸梵志圍我取打,骨肉爛盡,捨我而去。我今身體無處不痛,極患疼痛,又無氣力可還至園,我今可以神足還至精舍。」是時,目連即以神足還至精舍,到舍利弗所,在一面坐。
是時,尊者大目揵連語舍利弗言:「此執杖梵志圍我取打,骨肉爛盡,身體疼痛,實不可堪,我今欲取般涅槃,故來辭汝。」
時舍利弗言:「世尊弟子之中,神足第一,有大威力,何故不以神足而避乎?」
目連報言:「我本所造行極為深重,要索受報,終不可避,非是空中而受此報。然我今日身極患疼痛,故來辭汝,取般涅槃。」」(CBETA 2019.Q3, T02, no. 125, p. 639b11-29)

[8]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CBETA 2019.Q3, T08, no. 235, p. 750c24-27)

[9] 《妙法蓮華經玄贊》卷10:「其不增長及不定業可得轉滅;其三時決定業及報定時不定者,但能令輕,非全令滅盡。《」(CBETA 2019.Q3, T34, no. 1723, p. 847c16-18)

[10] 審慮思、決定思、動發思。

[11] 《大乘廣五蘊論》:「云何思?謂於功德、過失及以俱非,令心造作。意業為性。此性若有,識攀緣用即現在前,猶如磁石引鐵令動,能推善、不善、無記心為業。」(CBETA 2019.Q3, T31, no. 1613, p. 851c13-16)

[12] 《大乘成業論》:「思復云何得名業道?思有造作故名為業,復與善趣惡趣為道,通生彼故得業道名。」(CBETA 2019.Q3, T31, no. 1609, p. 786a3-5)

[13] 《大智度論》卷61:「共一切眾生者,是福德不可得與一切眾生,而果報可與。菩薩既得福德果報——衣服、飲食等世間樂具,以利益眾生。菩薩以福德清淨身口,人所信受,為眾生說法,令得十善道、四禪等,與作後世利益。末後成佛,得福德果報,身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無量光明,觀者無厭;無量清淨,梵音柔和,無礙解脫等諸佛法,於三事示現,度無量阿僧祇眾生。般涅槃後,碎身舍利,與人供養,久後皆令得道。是果報可與一切眾生,以果中說因故,言「福德與眾生共」。若福德可以與人者,諸佛從初發心所集福德盡可與人,然後更作。善法體不可與人,今直以無畏、無惱施與眾生用。」(CBETA 2019.Q3, T25, no. 1509, pp. 487c28-488a13)

[14] 《大智度論》卷61,CBETA 2019.Q3, T25, no. 1509, p. 488a26-28

[15]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2,CBETA 2019.Q3, T27, no. 1545, p. 61a2-18

[16]《漢譯南傳》「小部經典三」< 舍利弗母鬼事 >第28冊p15。

《餓鬼事經》:「 舍利弗母鬼事

「裸體且醜態,瘠瘦現血筋,唇皮之突出,瘦者!立此汝為誰?」
「我於前生時,為汝之生母,生於餓鬼界,飢渴受苦惱。棄除之垢物,唾痰與鼻汁,燃燒身體油,或者出產血,又有負傷人,剝鼻人之血,無論男與女,飢迫我所食。動物人膿血,我食得生存,無住無隱家,暗黑住臥榻。我子!為我而布施,布施迴施我;如是而為者,解脫食膿血。」
慈悲舍利弗,聞母之所言,以語目犍連,且語阿那律,又告劫賓那。共作四小屋,施捨四方僧,小屋與飲食,為母獻布施。剎那現獻果,飲食及衣服,則為布施果。衣服與飲食,此是布施果;彼女著美服,上衣迦尸絹,諸色之衣服,而近舍利弗。
「汝女美姿容,見之有如神,又如曉明星,輝耀照十方。緣何有是姿,依何有幸福?食物為汝生,內心有愉快。我今且問汝,女神!汝有神通者,汝今現為人,如何作福業?由此汝色輝,光輝照十方。」
「舍利弗布施,我喜無恐怖,寂靜慈尊者,為謝來此處。」」(CBETA 2019.Q3, N28, no. 14, pp. 15a4-16a6 // PTS.Pv.13 – PTS.Pv.14)
[2]底本缺此一節,以緬甸本有以附加之。

[17] 《地藏菩薩本願經》卷2:「「復次,長者!如是罪業眾生,命終之後,眷屬骨肉,為修營齋,資助業道。未齋食竟,及營齋之次,米泔菜葉,不棄於地。乃至諸食未獻佛僧,勿得先食。如有違食及不精勤,是命終人,了不得力。如精勤護淨,奉獻佛僧,是命終人,七分獲一。是故,長者!閻浮眾生,若能為其父母,乃至眷屬,命終之後,設齋供養,志心勤懇,如是之人,存亡獲利。」」(CBETA 2019.Q3, T13, no. 412, p. 784b20-28)

[18] 《大乘義章》卷9:「問曰:佛法無有自作他人受報,亦無他作自己受果。菩薩何須迴己善法施與他人?設令與之他人云何得此善利?釋言:佛法雖無自業他人受果,亦無他業自己受報。非無彼此互相助緣。以相助故,得以己善迴施於彼,以迴向故,於未來世常能不捨。利益眾生助令修善,故須迴向。」(CBETA 2019.Q3, T44, no. 1851, pp. 636c28-637a6)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