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惠敏和尚打佛七(一)

一、 前言

上惠下敏法師,日本東京大學博士,目前是西蓮淨苑住持、法鼓文理學院校長,專長是大乘瑜伽行派(也就是唯識學)、禪定學,以及梵文。在這樣的背景下,由他帶領的佛七,自然也是別樹一幟,不論在學習目標或者念佛方法上,具有獨到的特色。筆者參與今(107)年西蓮淨苑第一期佛七,期間播放他在西蓮淨苑106年第三期佛七的開示影音檔,從中聽到極為豐富、深入淺出的佛法教理,以及現代心智科學知識,並將兩者結合起來運用在念佛中。筆者礙於能力,只能略為梳理,以窺綱要,有興趣進一步瞭解者可以在本文最後的參考連結,點擊影片觀賞,更歡迎有志者一起來西蓮淨苑跟著惠敏和尚的指導,參與一期佛七。

〈跟著惠敏和尚打佛七〉這一小系列的文章,主要有四篇:
第一篇:打佛七的學習目標,以及什麼是「念」、什麼是「佛」,為什麼要「念佛」。
第二篇:結合「念佛」與「如實觀察,如理思惟」的修行實踐,提出念佛時四種觀想角度。
第三篇:念佛時,如何善用〝萬年一念〞以及〝止觀雙運〞的方法,保持恒常慇重加行無放逸。
第四篇:筆者個人如何在佛七中運用這些方法進行學習以及心得感想。

本篇將說明惠敏和尚(以下簡稱和尚)指導之佛七所強調的學習目標,以及什麼是「念」、什麼是「佛」,為什麼要「念佛」。

二、 打佛七的學習目標

在和尚的詮釋中,打佛七是藉由共修「念佛三昧」來長養個人的戒定慧三學

戒定慧三學,是佛教修行的核心。

試想,在生活中,假如我們看到具有吸引力的異性,我們可拿得出有效的方法來制服這最原始的欲望?或者,假如我們愛得很深,卻失戀了,又該怎麼忘記對方而不是自殺或情殺呢?抑或是,面對我們的至親喪亡,特別是在猝不及防的因緣下,這種悲慟又如何化解呢?又或,臨命終時,我們知道應該念佛求生淨土,但是一個冤家或逆緣現前時,如何能把握得住這一念呢?

常見的是,儘管懂很多心理學的理論,或佛法、其他宗教的教義,就是無法做到知行合一!情感的本能反應,常常戰勝了這些我們所知道應該要怎麼做的道理。可見要能夠知行合一,光憑理解絕對是不夠的,要靠的是平時一點一滴、戒定慧三學的累積。而佛七,就是提供一次精進修學的機會。長養個人的戒定慧三學,才有可能戰勝人類數百萬年演化下來、為了生存繁衍目的而預裝的本能反應,因為這個本能反應不見得可以帶給我們究竟的安樂。

因此,在佛七中,首先是要調整、改進生活方式,養成好的生活習慣(戒學),譬如早睡早起、飲食定時知量、禁止滑手機、受持八關齋戒等;其次,學習用方法調伏身心,讓內心安定(定學);然後,聽聞佛法、思維佛法,修學止觀,培養正確的判斷與抉擇力(慧學)。

到了佛七的第四天,和尚要我們檢核自己對於修學念佛三昧的進展,他說:

戒律的學習 – 好的生活習慣方面的學習,有沒有什麼進步?
在內心的控制,對於欲望、或者執著的減少,會不會比較有安定的能力?也就是禪定的學習。
對於問題怎麼去面對?曉得所要面對的世間是無常、苦。…對於苦不會怨天尤人,不會怪別人,曉得有它的原因,苦都是來自於無明,或者貪欲,但是對於苦能夠知道有苦滅的可能性,…能夠知道達成苦滅的道方法是什麼,也就是八正道。

和尚特別強調「這七天一個很重要的一個價值,就是怎麼去戰勝自己…每一個人有可能去戰勝自己,這一個部分是每一個人都平等、條件都一樣、舞台也都一樣,差別不大。…在念佛的時候藉由佛號怎麼去戰勝自己,打破我執;怎麼去檢討一直以我為主的一個思考模式」。

三、 念佛中的「念」

佛七跟禪七不一樣的地方,和尚說,佛七可以藉由外顯的音聲,產生大眾共修增上的力量,不像禪七是個人內心影像的止觀運作,比較難以產生交融。同時,對於耳根聰利、能夠運用語言的人類物種來說,音聲佛事容易攝心。試想,要口裡〝認真地〞說一樁事情,然後心裡〝專注地〞想的是另一樁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其實是很困難的,一心難以二用。換句話說,語言會促使身心世界內外統一,口裡說正向語言,內心也容易產生正向的意言。因此,念佛法門有其簡便與殊勝之處。

對於念佛的「念」,和尚在開示中表示,「念」是一種心理作用,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它:首先指的是〝注意力〞。這讓我聯想起,我們身心所處的世界中,充斥著多元、龐雜的信息,我們自己是否覺察到日常生活中我們注意力的習慣是投放在哪裡?是只顧自己,還是會顧慮到別人?對於一件事情是看到好的一面,還是壞的一面?是看到樂觀的一面,還是悲觀的一面?是看到我能付出、給予什麼,還是可以人家可以給我什麼?其次,「念」的另一個意義,指的是〝記憶力〞,也就是根深蒂固、念念不忘、念茲在茲的是什麼?換句話說,什麼東西是我們一直上心的?遇到事情第一個就想到或拿出來用的?《大乘百法明門論解》中解釋:「念者,於曾習境,令心明記不忘為性,定依為業。謂數憶持曾所受境而不忘失,能引定故。」也就是說,「念」這個心理作用,是「定」的基礎,我們知道由定生慧,因此「念」對於定學與慧學的修行是很關鍵的。

和尚在此提醒我們,「我們注意什麼,或者記憶什麼,就會影響我們對這個世界對身心世界認識的態度、角度」、「我們的心念要放在那裡,這就是佛教修行所要重視的地方」。

四、 所念的「佛」

明瞭「念」的心理作用 – 注意力與記憶力,再來,我們進一步來了解「念」的所緣境。在阿含經典中,佛陀曾提出四念處及六念法。和尚在此把這二類方法與念佛法門作更進一步的融通,教導我們在念佛時,如何把「念」放在這兩大類所緣境上。

第一類是從眾生邊 – 從眾生的五蘊身心(色受想行識),念起覺觀。其實也就是四念處(身受心法)。
為什麼念「佛」變成了念眾生的五蘊身心?
和尚表示,因為,離開眾生,沒有另外一個佛;所謂佛,就是從眾生身心轉換,稱為叫佛。換句話說,理想的、圓滿的我,是從現在有惑業,有煩惱,有惡業,有苦果的我轉換來的。不是離了現在垢濁的我之外,另外還有一個清淨的我。所以對於念的修行方法,若從眾生邊來看,我們念佛,可以去覺察自己五蘊的變化,以及背後更重要的無常、無我、涅槃寂靜的法則。

第二類是從佛邊–理想圓滿的方向,念起覺觀。
這也是一般人對於念佛,想當然爾的所緣境。念佛的萬德莊嚴、光明相好、清淨平等法身,念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救度眾生的慈悲,念我與眾生皆具佛性、自性光明藏。

念佛時的觀想對象,要能把這兩個方向做個融合,這是和尚特別強調的。因為我們所念阿彌陀佛清淨平等的法身,事實上也是在說明我們跟所有眾生五蘊的身心的可能性,從而對心、佛、眾生三無差別的平等性,生起信心、無分別心,以及對一切恭敬的心。而這個無分別的平等心,正是解脫的關鍵。

五、 為什麼要念佛

和尚從腦神經科學、心識運作的角度告訴我們:「從早到晚、從早到晚,很簡單的一句佛號,其實那是一個很正面的話、很正面的音聲言語,你怎麼反覆的去強化這個連結–藉由阿彌陀佛的名號,強化我們自己還有別人所有正面的意義,而且要強化到跟本能反應一樣那麽自然,或者跟呼吸一樣那麽自然」、「把對眾生這種正面的感受、正面的意義,念到深層的情緒的部分」。這就是訓練我們大腦在一接觸佛號時,自發性、不假思索、毫不費力地生起善法的體驗。這種情感或感受,可能是:厭下欣上(厭離娑婆苦、求生淨土樂),或是對自心本具的光明藏深具信心(自性彌陀、唯心淨土),或是對眾生起慈悲利益心(四十八願度眾生),或是平等的恭敬心(清淨妙法身),或是對空性、無我更深的體悟(念而無念、無念而念)…等等。總而言之,就是藉由一句佛號讓我們心念剎那迴轉向善,因為善心所與不善心所無法同時俱起,因此佛號可以暫伏我們的貪瞋無明煩惱,讓它不起現行,這原理叫「以楔出楔」。

然而要塑造大腦這樣子的迴路、產生自然反射機制,就必須下苦功刻意練習,把佛號跟這些善法作強烈的關聯,賦予這句佛號正向、光明的意義,而不只是一個聲音而已,所以和尚對於念佛時繫念思察的對象才會有前揭的開示。就像一般人叫媽媽,媽媽這個詞連結到的意義,可能就是自己的需求能得到滿足的安全感,而這個連結是打從一出生一連串經驗所累積出來的結果。因此,念佛時不管是從現實的眾生五蘊身心,還是從理想圓滿的佛的身心來做繫念思察,不外乎就是讓我們像看到或聽到〝霜淇淋〞時馬上升起沁涼、甜蜜、軟綿、甚至幸福的感覺般,讓我們聽到佛號一起,也能即刻生起空性、無我、平等、利他的體驗感受。

從人類演化的角度來說,和尚表示,我們原始的祖先為了在自然界能夠順利生下來,演化成心裡對負面感受、被傷害的經驗很容易記住,才能在下回一出現徵兆時馬上產生厭惡逃離或鬥爭的反應,相反地,對於有利於我們、有恩於我們的元素就不容易上心,因為不會威脅到生存。久而久之,這就會產生覺察力的偏頗,而這種偏頗並不會帶來我們真正的安樂。因此藉由念佛三昧去強化另一方面的觀察,這也是念佛的目的之一。

以上所講的是和尚主七的學習目標,以及什麼是「念」、所念的「佛」,以及為什麼要念佛。
下一篇將說明和尚對於「念佛」與「如實觀察,如理思惟」修行實踐之結合,提出念佛時四種觀想角度。

參考連結
惠敏和尚2017-3佛七開示。西蓮音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