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演化心理學談持戒的意義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教授、神經系統科學家–大衛·林登,在他的《進化的大腦》一書中指出,人腦就像一支有好幾球不同口味冰淇淋的甜筒,在進化的過程中,高級功能結構不斷增加,低級功能結構卻還留在原處。我們可以這麼想,人類大腦和老鼠大腦之間的差別,不是一切都推翻然後重新設計,人的大腦其實就是在老鼠大腦的基礎上,增加了一些高級結構之後所形成的。換句話說,腦隨著進化,會不斷加入新的高級功能,而那些負責低級功能的腦區,基本上一直沒怎麼變,就好比甜筒的頂部添加了一球新的冰淇淋,而下面的冰淇淋還留在原處。目前我們認為人類大腦有三層結構:最外面的那一層是大腦皮層,它是掌管理性;中間的是哺乳動物的腦,掌管情緒;最裡面的那層就是蜥蜴腦,掌管最原始的行動。

要知道,浩瀚宇宙中,生命的目標或本質功能,就是複製,也就是繁殖、繁衍。繁殖這個目的,自然界把它編碼在我們的基因之中、至少烙印在蜥蜴腦裡。同時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自然演化又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功能,叫做“感情”。譬如,我們看到食物就很渴望、面臨危險的時候會害怕、到了溫暖安全的地方會感到舒適、看到美麗的異性會有好感。所有這些感情,本質上都是利用思維快捷方式,產生本能的反應,而不用每次都費力計算一番,以有效達成生存與繁殖的目標。

綜合以上所說,為了繁衍目的,自然界〝預裝〞在人類大腦裡的本能快捷裝置 – 蜥蜴腦與情緒腦,它們的功能是原始而強大;相反地,理性,就像汪洋中的一條船,一不小心就翻落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之中,屍骨無存。只要想想汪洋中一條船的畫面,我們就能明白,人的欲望很難受意志控制,反而是欲望,能夠輕而易舉地吞沒了意志、控制了意識。
以下我們來看幾個例子。

一、 甜食與肉食的誘惑
一般人喜歡吃甜食,像巧克力、蛋糕、冰淇淋這些食品,不是因為物資匱乏、急需補充糖分和能量,而是吃這些甜食通常能夠給我們帶來愉悅感。此外,人們對美味的肉食通常也難以抗拒,這是因為在進化過程中,人類對於肉類特殊的營養產生依賴性的需求。這些情緒在過去食物匱乏的時代可以讓我們攝入更多的營養與熱量,對身體有利,對生存來講是一種高效能的食物,所以我們對高脂高糖食物的〝感情〞,是一種自然演化下的感情,幾乎變成本能。然而,現代社會食物非常多元而豐富,人的勞動又大幅下降,再吃那麼高脂高糖的食物只會損害身體,可是,即便知道這個道理,下次我們再碰上這些食物時,我們還是會想吃!而且,吃了之後所帶來的滿足感,將導致下一次想要吃它的力量就會更強,這是因為快樂的感覺是一個正回饋迴圈。快樂的感覺,是自然選擇最喜歡使用的激勵手段。就算從今天起我們發誓戒掉甜食、肉食,但是嗜吃這些東西的情感並沒有失去力量,只不過一直被壓制而已!只要偶爾吃一次帶來的巨大的滿足感,就足以把它再次啟動。

二、 暴力與憤怒的展現
大衛·巴斯是進化心理學界的領軍者之一,在他的著作《進化心理學:心理的新科學》中提到另一個例子是群居中的合作與攻擊。群居生活中,男性的攻擊行為要比女性更為普遍。從進化的角度看,男性的攻擊行為至少能為其帶來五方面的收益:奪取資源、保護自己的親人免受傷害、戰勝同性競爭者以爭取更多的繁殖機會、提升地位與社會等級、防止伴侶出軌等。試想,原始社會裡,條件艱苦,資源匱乏,如果男人們不通過武力攻擊去搶奪資源,那麼免不了自己和家人都得被餓死,就更別提什麼繁衍後代了;而一旦你活了下來,瑣碎的事就更多了,你要擔心自己的老婆不被別人搶走,還要努力想辦法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以獲得更多更好的資源和他人的尊重,而這些問題,在當時的環境下,似乎沒有什麼方法比直接的攻擊行為更有效了。
類似的例子還有憤怒,這個情緒在過去“熟人社會”很有用,別人欺負你你要是不抗議,其他人就會一起欺負你。但是在今天的文明社會,暴力與憤怒的表現有時候只是傷害自己,大家都會說,有話好好講嘛!大家都是文明人!這些例子說明,我們數百萬年演化下來的生理、心理功能,趕不上人類這兩百年來科學與文明的變遷與進步,我們是用古老的機制在應對當今變化迅速的環境。

三、 偏好關照有親緣關係的人
生活中,人們往往更傾向去幫助那些和自己有親緣關係的人,關係越親近,自己越甘於犧牲和奉獻去幫忙。這種專門幫助自家人的〝利他主義〞,為的還是幫助和維持自己所在群體中的 DNA(也可以說是基因),所以說到底,還是利己的。

以上這三個例子,我們看到進化設定了我們的〝刺激 – 情緒反應〞,且在這種情緒之下驅動了我們作為,而這些作為朝向共同的一個目標 – 生存與繁衍。從進化心理學角度,為了生存與繁衍,自然選擇要求我們對周圍事物迅速做出好壞評判,而這個快速評判,就是我們對這些周遭人事物〝油然而生〞的感情 – 也就是貪與瞋的欲望。對有助於我們生存與繁衍的人事物產生貪愛,對導致相反結果的環境則覺得厭惡,想逃開、遠離。這是做為生物物種之一的人類,數百萬年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演化至今的結果,可想而知我們當今活在這世上,身上這種力量有多強大。

2013年,兩個進化心理學家,肯裡克和格裡斯克維西斯,寫了一本書,叫《理性動物》(The Rational Animal: How Evolution Made Us Smarter Than We Think ),說自然選擇給人的大腦提供了七個思想模組 ——自我保護、吸引配偶、保住配偶、群體認同感、關愛親屬等有基因關聯的人、社會地位、避免疾病。這個〝模組說〞,現在基本上是學界的一個共識、或者說至少是主流的學說之一。這些模組是在長期進化過程中,我們大腦中一直存在的。人一出生,大腦就已經〝預裝〞了這些模組。一個沒有受過任何教育的人,見到美麗異性也想追求、看到髒亂差環境也會反感。

去年八月,科學作家暨演化心理學學者羅伯特·賴特(Robert Wright)所撰寫《為什麼佛學是真的》(Why Buddhism is True: The Science and Philosophy of Meditation and Enlightenment )一書出版。書中提到從進化心理學角度,我們之所以要帶著感情色彩去看萬事萬物,之所以有貪和瞋,是自然選擇給我們大腦的設定。凡是看上去對傳播自身基因有利的,我們就認為它是好的,就貪;反過來就是壞的,就瞋。

但是,要跟數百萬年以來天擇演化的基因編碼奮戰,實在太困難了。記得我們在前面中說的,理性,就像汪洋中的一條船,人的理性意志很難駛出波濤洶湧的欲望海,因此如何讓欲望海風平浪靜?如何讓海不揚波?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自然選擇給生命設定的目標是複製、繁殖;那麼修行的目標是甚麼呢?
對一般佛教徒而言,他可能很直接地回答,還不簡單,就是為了成佛!接下來的問題是,佛的本質內涵又是甚麼呢?
上週日,我跟我的一個師兄向家師上惠下敏和尚請法時,師父言簡意賅地歸納為兩個本質:〝離欲〞以及〝無我〞。這也是師父平日常常在提醒我們佛教修行的兩個途徑:解脫道(離欲、無我)與菩薩道(無我、利他

在《中阿含經》裡曾說到「因無欲便得解脫」,《瑜伽師地論》卷84中說:「言離欲者,由於修道永斷貪故;言解脫者,由離貪故,一向安隱,於餘煩惱,心得解脫。」可見永斷貪愛 – 離欲,確是解脫道的目標。

在《雜阿含經》卷17第465經中佛說:「若比丘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我所見、我慢繫著使,是名斷愛縛諸結、斷諸愛,正慢無間等,究竟苦邊。」也就是因為知道諸法無我,菩薩在行六度萬行時,能夠隨緣不變,不變隨緣。

總結來說,修行人的選擇是超越自然選擇對生命設定的目標(複製與繁殖),而朝向解脫道、菩薩道以及涅槃道前行,目標是完善離欲、無我與利他的生命品質。

為什麼要超越自然選擇呢?因為自然選擇的設定具有天生的不合理性。

賴特在書中說,自然選擇給每個人的基本假設就是,你是特殊的,你比別人重要。然而,就是因為自然選擇讓我們以為「我」是第一可寶貴的,我們總是從自我的視角出發,去判斷好壞。但是這個基本假設並非正確,因為全世界有這麼多生物,不可能每個生物都比別的生物重要,不可能每個人都特殊。更何況,佛陀直接告訴我們,我或自我,本來就是一種錯覺、假象。佛教的最高覺悟就是「無我」(編按:人無我、法無我)。

兩千六百年前,佛陀體察到了自然選擇給人的思想的限制。他沒有任何現代科學工具,但是他發現了問題所在,找到了解決方法,還發展出一套知行合一的佛學體系,把我們從自然選擇給的局限視角中解放出來,從一個更高的水準觀察和體驗這個世界。

佛陀教給我們的是甚麼方法呢?就是戒定慧三學。今天我們專就戒學這個角度來說。

首先,我們來看看戒學的內涵是甚麼?

釋惠敏教授在〈戒律與禪定〉一文中,以《瑜伽師地論》之「聲聞地」為主要資料作詳細的考察,把增助禪定的戒學之內涵整理為:「戒律儀」、「根律儀」、「於食知量」、「初夜後夜覺寤瑜伽」、「正知而住」等五類。簡單說明如下:

一、 戒律儀:依「阿含」之戒學的傳統而分成六項:

  1. 安住淨戒:這裡主要指守住「身業」、「語業」,令不違犯而有所缺損。身業指不殺、不偷盜、不邪淫(或不淫)、不飲酒及使用毒品;語業指不說謊、不挑撥離間、不粗話惡口、不說一些五四三、言不及義、阿諛諂媚或迎合奉承的話。
  2. 堅牢防護別解脫律儀:七眾(出家五眾、在家二眾)所受之種種戒(具足戒、沙彌、沙彌尼戒、五戒)皆通稱為「別解脫律儀」,但是此處唯依據「比丘律儀」來說明,若照《四分律》的內容分配,比丘戒有二百五十條,而且都是〝止持〞– 禁止違犯的。
  3. 軌則圓滿:包括(1)行、住、坐、臥等一舉一動;(2)食、衣、住、行等日常生活;(3)做好事等,在這三方面之種種行皆能不違反世間社會法律、倫理道德規範,以及佛教之律法。(編按:您或許會問,做好事也會有違反社會法律的情形嗎?有的!譬如對人施行加工安樂死就是目前法律所不允許的。)
  4. 所行圓滿:此是戒律所制定比丘不應進入的五種範圍(非所行處),像是歌舞伎樂場合、卡拉OK、紅燈戶、酒家、政治場所等會引起譏謗的範圍。
  5. 於微小罪見大怖畏:即便毀犯極小輕微之戒,都會有種種極大恐怖惡果之觀察。換句話說,就是應該保持敬小慎微的心態,莫以惡小而為之。
  6. 受學一切所有學處:就是指應該要受戒、學戒、持戒。

文中指出,以上六項其中3.軌則圓滿、4.所行圓滿、5.於微小罪見大怖畏、6.受學一切所有學處等四項,是顯示修習戒之戒性。所以,從修習戒之觀點來看,這四項是要把握的重點。

二、 根律儀:以「正念」之防守、持續為方法,防護心意,使六根不受外境的誘惑,不令煩惱流入內心。(編按:正念就是憶持不忘正確的道理,什麼是正確的道理?佛法的真理如三法印、四聖諦、七覺支、八正道等教理。)

三、 於食知量:正確地知道飲食的量。正確地思擇:飲食的目的不是為貪愛、放逸,是為修行而養身,所以應該不多不少適量地攝食。

四、 初夜後夜覺寤瑜伽:正確地知道睡眠的量。不貪愛睡眠,連初夜與後夜也充分利用,或行或坐除去蓋障、淨修其心,僅在中夜養息。

五、 正知而住:在日常生活起居、行動亦都能正確地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是否適宜,這便是「正知而住」之修行。

對於以上戒學的內涵,一般人第一個感覺就是:哇!限定這麼多 – 規定那些地方不能去、那些事情不能做,還有就是不能放縱自己的意志,吃與睡都要節制,隨時要保持清晰的覺知,知道自己在想啥、幹啥。沒錯!真的限定很多!但是反過頭來想,這些規範或習慣,有助於我們進一步修定,即賴瑞書中所謂的meditation(冥想),而練好這個專注的功夫,我們才能把握對自己大腦的控制權,不被天擇預裝在我們身上的、為了繁衍所演化出來的快捷思維 –情感– 所劫持。

我們常說環境對人的影響很大,真實是,在環境刺激下,我們情感產生本能性的反應,背後挟帶著的是數百萬年來演化的力量,其巨大是很少人能超越得了的!譬如一旦俊男美女靠近我們,我們不免心跳加速;看到美食當前,唾液分泌立即不可遏抑地增加。而持戒除了如上述所說增助定學之外,另外一個功能就是把這些外在刺激盡量排除在外,減少接觸的機會,使大腦這些預裝模組暫時不起功用,讓海不波溢、浪恬波靜。這對不想隨大溜、想超越三界輪迴的修行者來說,算得上是一個自我保護的機制。

持戒,在我的想像中,就是在我們的蜥蜴腦與哺乳動物腦的外圈,築了一個圍籬,隔絕一些刺激,至少保護它的風平浪靜,在這種基礎上,修行才有可能性。

藉由持戒,有效降低外境的刺激與干擾,讓情感欲望不掀起萬丈波濤,而修行就在這個基礎上一點點、一滴滴地逆流而上。逆甚麼流?逆錯覺之流!逆假象之流!逆生物演化之流!逆自然選擇之流!讓我們成為一個更自由的人 – 內在的自由,在任何境遇中能夠選擇一己的態度,而不是淪為境遇的俘虜或玩物。

 

參考資料

釋惠敏(1993)。〈戒律與禪定〉。《中華佛學學報》6。頁31-54。

釋惠敏(2011)。〈身心健康「五戒」四句偈〉。《人生》337。

羅伯特·賴特(Robert Wright)(2017)。《為什麼佛學是真的》(Why Buddhism is True: The Science and Philosophy of Meditation and Enlightenment )。萬維鋼解讀。得到APP菁英日課訂閱專欄第二季,日課35-42。

大衛·林登。《進化的大腦》。田正賡解讀。得到APP每日聽本書。

大衛·巴斯。《進化心理學:心理的新科學》。徐博文解讀。得到APP每日聽本書。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