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淺談修行中的如理作意

在佛教場域裡我們常常聽到「修行」這個詞兒,究竟甚麼是修行?拜佛是修行、誦經念佛是修行、布施持戒是修行、發心做事是修行…,那麼,修行的實踐可以歸結到一個簡單的核心概念嗎?

家師上惠下敏法師曾經開示,修行就是「如實觀察、如理思惟」。此外,佛法裡有所謂〝四預流支〞,在尊者大目乾連造、玄奘法師譯的《阿毘達磨法蘊足論》裡說道,「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這四種名為預流支。什麼叫預流支?預流的梵語又翻作逆流,從惡趣洪流中逆流趣入聖道,解脫煩惱,不受後有(註1)。而「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這四種行為可以〝于聖道流,能獲能得,能至隨至,能辦能滿,能解能證,能作證故〞,〝于聖道流,能隨順,能增長,能嚴飾,能磨瑩,能為常委助資糧故〞,換句話說,徹底實踐這四種行為可以趨向聖道、涅槃。因此,假如修行的目的不只是為了求人天福報,而是要熄滅煩惱、究竟解脫,修行的核心實踐應該就是這四預流支。

在《雜阿含經》卷41,世尊告諸比丘:「有四種須陀洹道分:親近善男子、聽正法、內正思惟、法次法向。」一樣是四預流支的概念,然而在此,如理作意被翻譯為內正思惟。今天,就讓我們把焦點放在四預流支中的如理作意,從《瑜伽師地論》(以下簡稱本論)卷五相關論文中說起。

本論卷五係從八個面向來探討甚麼叫做如理作意。此八個面向如下:

  1. 依止處
    即如理作意是依於什麼樣的基礎展開的;

  2. 當如理作意或內正思惟形於外時,應該是做出那些事;

  3. 財物對人的生存有一定的重要性。因此,對於財物的追求,怎樣才算合乎如理作意,是這裡要探討的;
  4. 受用
    對於得到的財物,在受用時,應該要怎麼想、怎麼做才稱得上如理作意,這裡會說明;
  5. 正行
    如理作意的正確行為;
  6. 聲聞乘資糧方便
  7. 獨覺乘資糧方便
  8. 大乘菩薩乘波羅蜜多引發方便

以上前五個面向是屬於比較一般性,後三則是針對聲聞、緣覺、菩薩的如理作意做更進一步地詳細解說。

接下來,逐一介紹前五項。

一、依處

當我們在想事情時是不是如理作意,首先要觀察我們內心語言的運作,它們的出發點是不是依於六種〝善法依處〞?是不是立腳站穩在這六個基礎上再展開思惟推度?有關於這六處,論中說:

如理作意相應尋伺依處者,謂有六種依處:一、決定時;二、止息時;三、作業時;四、世間離欲時;五、出世離欲時;六、攝益有情時。

簡單地說,六種〝善法依處〞包括:

  1. 依循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做決定,對於佛法的正信沒有絲毫的猶豫與動搖;
  2. 不起損人利己的惡念;
  3. 常常生起善法欲;
  4. 用禪定功夫來調伏煩惱;
  5. 依佛法義理簡擇、判斷善惡與取捨;
  6. 以眾生的利益安樂為關鍵考量。

換句話說,如理作意就是要我們在內心推度思惟時,能夠從這六個角度出發。
為什麼從這六個角度出發這麼重要?

因為從心的角度,如理作意必須是要相應於十一種善心所。所謂〝有諸內而形於外〞,這十一種善心所之形於外,就是六種善法依處或善法所由生處。論中解釋十一種善心所與六種善法依處的關係如下:

問善法依處有幾種?答略說有六:一、決定時;二、止息時;三、作業時;四、世間清淨時;五、出世清淨時;六、攝受眾生時。問何等為自性?答謂信、慚、愧、無貪、無瞋、無癡、精進、輕安、不放逸、捨、不害,如是諸法名自性善。問:如是諸法互相應義,云何應知?答:於決定時,有信相應;止息雜染時,有慚與愧,顧自他故;善品業轉時,有無貪無瞋無癡精進;世間道離欲時,有輕安;出世道離欲時,有不放逸及捨;攝受眾生時,有不害,此是悲所攝故。(CBETA, T30, no. 1579, p. 602, b13-22)

所以,當我們內心在推度分別時,要依於此六種善法依處,而當立足於這六處所展開種種的內心語言,相應於十一種善心所,也才能說是如理作意。

二、事

除了心之外,從我們做出來的事也可以判斷是不是有如理作意。假如能夠如理作意,我們所做出來的事不外乎就是修福業、修慧業、修解脫道、修菩薩道。(註2)因此,倒過來說,當我們戮力以赴在此四種所修道業中,同時也是在成就我們的如理作意。

修福業有三種:布施、持戒、在禪定中遍緣一切眾生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

修慧業也有三種:聽聞佛法、思惟佛法、以聖法為所緣的禪定修行;

修解脫道,主要是指在禪定裡思惟決擇諸法實相。例如依《攝大乘論》,於加行位中修「明得三摩地、明增三摩地、入真義一分三摩地、無間三摩地」等四種三摩地,藉由四定所得之慧力作用斷二執而入見道位(註3);

修菩薩道,主要是指能夠普攝一切有情作利益事。

以上八事亦是一個人善根生起的所依處。假如我們想多種善根,這八事(施、戒、修四無量心、聞慧、思慧、修慧、止觀修行、六度萬行)就得努力去實踐。

三、求

財物是人資生之具,或許有人會說它是必要之惡,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在《佛說無量壽經》中說「於此劇惡極苦之中,勤身營務以自給濟。無尊、無卑,無貧、無富,少、長、男、女共憂錢財,有無同然,憂思適等。屏營愁苦,累念積慮,為心走使,無有安時」。因此對於財物,如理作意相應尋伺求者 – 想如何累積錢財時,應該以合法、非起惡行的方式來思考。(註4)

四、受用

除了追求要合法,對於財物的受用,也要如理作意。受用財物時〝不染、不住、不耽、不縛、不悶、不著,亦不堅執,深見過患,了知出離〞。(註5)簡單地說,一個如理作意的人,在財物受用時要儘量避免下列的心態:

  1. 樂著: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繼續享受,以從中得到快樂。
  2. 得已不捨:得到時就想最好永遠保持這樣,捨不得失去或放下。
  3. 愛味相應:耽迷上癮。
  4. 為了這些起貪瞋癡煩惱:不管未得之時、已得之時、失去之時,都讓自己生起煩惱。
  5. 不觀得失:為了這個東西,不計任何代價、不管別人死活,就是一定要到手。
  6. 受用時無所顧惜:沒有好好愛惜使用,一味浪費、折損、破壞也無所謂。
  7. 找一些自欺欺人的藉口好讓自己順理成章地受用:譬如,我不吃牠別人也會吃牠。
  8. 不見過患、不知出離:被這些享受所迷惑,看不到因為享受所造的業與未來果報,不知道要適可而止,甚至應該遠離。

這些都是在提醒我們,當我們在受用外塵時,應該避免掉入那些心態中。

五、正行

一個內心能如理作意的人,必能展現出正確的行為。譬如了知父母對己有恩德、師長對己有義利,能夠感恩圖報、恭敬供養承事。而且對因緣法(此生故彼生,此有故彼有)能起深敬畏,知道善行自然感召樂受、惡行必然招感苦果,因而持戒受齋、行施修善,這些都是誠於心而形於外的表現。

上述一般性地從〝依處、事、求、受用、正行〞等五個面向,探討如理作意,另外還有三種特定的面向:聲聞乘資糧方便、獨覺乘資糧方便,以及波羅蜜多引發方便,將分別在本論〈聲聞地〉說聲聞十四種資糧(屬聲聞乘的如理作意)、〈獨覺地〉以及〈菩薩地〉時再予探討說明。

最後,要補充的是,根據蔡伯郎老師所撰〈初期瑜伽行派的止觀〉,文中指出:

瑜伽行派的實踐的方法,若簡約地來說,或可以「正聞熏習,如理思維」一語代之,但此中所謂的如理思維,並不是單指一般理性邏輯上的推理思維,而是帶有其特殊的實踐法門,此即所謂的止、觀修行。…所謂的如理思維,整個實踐的歷程乃是一種試圖從混雜有煩惱心所與善心所的識體,朝向純然無有煩惱心所的識體。…其運作之方式,乃是透過其它識體所顯之正向的表識(vijñapti=言說等),依自身本俱之專注力(定心所作用)與簡擇力(慧心所作用)之反覆鍛鍊,以去除原本自身識體中所俱的煩惱心所,以此唯識的實踐方式,或可簡單地說為是以心所對治心所,而其實踐階位即是一種改善識體成分之歷程的展現。

這其中最重要的觀念就是如理作意(或如理思惟、內正思惟)是無法完全依一般理性邏輯上的推理思維,而必須靠止、觀的修行,才能深刻而真正地改變我們心所的運作

綜合以上所述,如理思惟要從我們自己內心語言運作之觀察開始,仔細地覺察我們的內心語言是基於善心所還是煩惱心所而發起,進而帶動了怎樣的行為以及外部語言。至於要去惡就善,無法光靠一般理性思維 – 我想大家都有經驗,明明知道這個是好的善的,那個是壞的惡的,但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要怎樣想,大腦的思維迴路好像不是自己能夠掌控的。因此必須真正去實踐止、觀修行,依自身本俱之專注力與簡擇力之反覆鍛鍊,去除原本自身識體中所俱的煩惱心所,才能真正如理思惟。

參考文獻

韓清淨《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彙編》。
蔡伯郎老師上課講義〈初期瑜伽行派的止觀〉。

註1:《瑜伽師地論》卷87:「又行趣向逆流行者,解脫惡趣,成就二種解脫決定:一者煩惱解脫決定,二者後有解脫決定。由是因緣故名預流。乃至廣說。」(CBETA, T30, no. 1579, p. 787, c14-17)

註2:《瑜伽師地論》卷5:「如理作意相應尋伺事者,謂八種事:一、施所成福作用事;二、戒所成福作用事;三、修所成福作用事;四、聞所成事;五、思所成事;六、餘修所成事;七、簡擇所成事;八、攝益有情所成事。」(CBETA, T30, no. 1579, p. 303, a1-5)
《披》依八種事等者:初三,福事所攝。施、戒易知;若依靜慮修習慈等四種無量,名修所成福業事。次三,智事所攝。聞、思易知;若依靜慮修習蘊等善巧,名餘修所成事,此智攝故,望前福攝,說之為餘。次一,出世道攝,擇滅煩惱,證得轉依故,名簡擇所成事。後一,大悲所攝,頓普攝受一切有情能作義利故,名攝受有情所成事。

註3:蔡伯郎〈初期瑜伽行派的止觀〉一文中載:「明得三摩地為下品尋思,為觀所取境等皆是自心所變,是名言之假施設;而明增三摩地為上品尋思,為對前明得定中所觀之所取空,再次深觀,使其慧力增強;入真義一分三摩地則是對前二定所得之所取空決定印持,進而思維所取、能取乃是相待而立,所取既無,能取之識當亦是空,屬下品之如實智。無間三摩地乃為上品之如實智,此定中能雙印能、所取空,並由此無間進入見道,故亦稱為世第一法,而此世第一法之止觀境地,乃在色界第四靜慮中。」

註4:《瑜伽師地論》卷5:「如理作意相應、尋伺求者,謂如有一不以非法及不兇險追求財物。」(CBETA, T30, no. 1579, p. 303, a5-7)
《披》以法及不凶險追求財物等者:謂以種種策勵、劬勞、勤苦追求財物,而無追求種類過患。所謂能壞親愛所作過患,乃至能起惡行所作過患。如下聲聞地釋。是名以法及不凶險追求財物。與此相違,是名非法及與凶險。由非善義是非法義,及有罪義是凶險義故。

註5:《瑜伽師地論》卷5:「如理作意相應、尋伺受用者,謂如即彼追求財已,不染、不住、不耽、不縛、不悶、不著,亦不堅執,深見過患,了知出離,而受用之。」(CBETA, T30, no. 1579, p. 303, a7-10)
《披》不染不住等者:樂著受用,是名為染。得已不捨,是名為住。愛味相應,是名為耽。等起煩惱,是名為縛。不觀得失,是名為悶。愛樂受用,無所顧惜,是名為著。起邪分別,見是功德,是名堅執。如是諸義,皆貪差別。如下攝異門分釋。與此相違,名不染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