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快樂有兩種!

假如您有完整的七天休假外加公司全額補助,這裡有兩個方案:打個禪七或佛七,還是出國度假去,哪個讓您心動?

在不用上班的日子,找個地方做志工,或是外出美食一番,連帶〝瞎拚〞、做SPA,哪個讓您快樂?

意外得了一筆不小的彩金,您會去買一個愛馬仕柏金包自我滿足一下,還是捐獻出來做公益?

不管做了哪種選擇,我想決策背後的主要驅力,是為了得到身心快樂與滿足。有意思的是,不同的人藉由不同的途徑,但同樣是為了獲取快樂的感受。

是快樂有不同嗎?是快樂有層次嗎?

本校校長上惠下敏法師在他所倡導的身心五戒中(註),提到〝時時知足常樂、助人快樂,體驗寂滅最樂,便能「身心健康,生活快樂,生死寂滅」〞。換句話說,在惠敏校長看來,快樂的來源有三:知足、助人、寂滅(編按:此指熄滅貪瞋癡等煩惱)。而在《瑜伽師地論》(以下簡稱本論)卷五的一開頭,討論到快樂至少分為兩種,哪兩種呢?

《瑜伽師地論》卷5:「樂有二種:一、非聖財所生樂;二、聖財所生樂。
(CBETA, T30, no. 1579, p. 299, a21-22)

而本論在卷96說:「樂有二種,所謂欲樂及遠離樂。」前述「非聖財所生樂」,本質上就是欲樂 –受用色聲香味觸或財色名食睡的快樂;而「聖財所生樂」,即是遠離樂 – 在遠離貪瞋癡煩惱之束縛後,所帶來的快樂。

這兩種都是快樂,但是這兩種快樂是有所差別的,在本論中列了十五種別異處,我自己歸納為三類,即欲樂本質上是:外部性、侷限性、雜染性;而遠離樂的特性是內在性、廣大性、純淨性。

欲樂的外部性是指這種快樂多分仰仗外在的人、事、物所成就,像是受用豪奢的物質或是功成名就、他人的逢迎拍馬等等,這種快樂植基在不穩定的外在條件上,一旦碰上政治情勢逆轉、金融風暴、戰爭、瘟疫、水火災、偷盜事等外力,剝奪了這些讓我們感受到快樂的外在條件,快樂就不復存在。就侷限性來說,一者這種欲樂是局部、短暫的,二者即便很幸運地可以一直受用到死,往生時帶也帶不走。就雜染性來說,為了獲取這些滿足五欲的資源,過程中我們或許用了一些虛偽詭詐、損人利己的手段,或者是犧牲自己的健康、用盡自己的時間,抑或妥協自己的道德感、價值觀去迎合外境,與作為一個人應該提升人的品質之理念背道而馳;加上在享受欲樂的過程中,不啻強化我們的貪心、慢心,因此這種快樂,在佛法的眼中,是攙和著罪業與未來的苦報。

而遠離樂有什麼特性呢?第一,它來自於我們內在的秩序,這種感受不假外求、一切時有、沒人能奪得走;第二,這種快樂據說是溢滿全部身心的無上快樂,而且不像物質受用會消耗掉,相反地它是越受用越充盛;第三、這種快樂是純粹沒有摻雜惡業的、是隨著我們的心能帶得走的,同時帶我們到更好的下一世,並且可以斷後世大苦。

近日,我從〝得到APP〞〈菁英日課訂閱專欄〉聽到萬維鋼老師轉述一本今年八月份出版的新書,《為什麼佛學是真的》(Why Buddhism is True: The Science and Philosophy of Meditation and Enlightenment)。作者羅伯特·賴特(Robert Wright)是一位進化心理學學者和科學作家,文中提到一個概念非常有意思 –〝快樂是個錯覺〞。這怎麼說呢?從生物進化的角度,人活著的目的,就是傳播自己的基因。為了這個目的,賴特說,自然選擇給我們的心理做了三個設定:
第一,只要完成生存與基因傳播的相關作為,你能獲得快樂;
第二,快樂是短暫的,它不能持續很長時間。如果我們一次行為就能獲得持續的、長久的快樂,那就沒有動力去做第二次了;
第三,對於前面這兩個事實,大腦應該專注於第一點,而忽略第二點。

文中指出,從進化心理學角度來說,人的各種情緒其實是自然選擇對我們思想的編碼,讓我們能對外境做出一個好壞判斷:如果做這件事對傳播基因有利,你感到快樂,你下次就還會這麼做。比如我們看到甜的、高脂肪的食物會特別想吃,這個情緒在過去食物匱乏的時代可以讓我們攝入更多的營養與熱量,對生存有利,因此〝吃甜食→分泌多巴胺→產生快樂的感受〞,是天擇下的演化結果。

由此我們警覺到,五欲的快樂有可能是自然演化給我們〝安裝〞的反饋機制,主要是為了讓我們完成生存及繁衍的生物性目的。當我們不自覺地受制於欲樂,以為這是我們要追求的人生,其實是被演化所操控了。這個快樂層次是虛假的,也帶給我們其他無窮的後患。

此外,現代腦神經科學發現,當我們的腦波呈現低γ波(Low gamma band,頻率於30-46Hz之間,與情緒穩定、正面思考有關),此時的心智是快樂、平靜且有秩序的,而僧人打坐練習平均將近三十年、34,000小時會出現γ波。這證實了快樂可以不假外求,但要把頭腦中的幾個聲音給關掉,特別是圍繞「我執」的貪瞋癡煩惱。這是另一種層次的快樂。

對於第一種快樂 – 欲樂,或稱非聖財所生樂,本論中說:「謂如毒熱癰,暫遇冷觸。」意即是我們身如毒熱癰,自性本毒熱,欲樂只像在這個毒熱癰上暫時冰敷緩解一下,真正問題的根本還是在此毒熱癰,必須處理治癒之後,才能獲得真正的安樂,因此遠離樂,或稱聖財所生樂,才是第一樂。至於這第一樂要從何而來呢?

《瑜伽師地論》卷5:「聖財所生樂者,謂七聖財為緣得生。何等為七?一、信;二、戒;三、慚;四、愧;五、聞;六、捨;七、慧。」(CBETA, T30, no. 1579, p. 299, b1-2)

「信」能生與信俱行清淨之樂,也就是內心澄淨的快樂;「戒」能感生於善趣所起之樂,即後世生善趣的快樂;「慚」、「愧」能生無有追悔、懊惱之樂;「聞法」能生正解俱行之樂,就是了解真理的快樂;「捨–布施」能生後世資財無所匱乏之樂;「正慧、正知見」能生先未曾有、真實解脫之樂,也就是真正解脫自在的快樂。

假如我們把欲樂與遠離樂當作光譜的兩頭,對於還在欲界的我們,完全不受用欲樂好像也是挺困難的,但是必須要有意識地去「管理」這種快樂,對於自然界預裝在我們大腦中的快樂反應裝置,要有所警覺與節制,了解這是一種錯覺,像是在已經得蜂窩性組織炎的病灶上,抹一點薄荷油好讓紅腫熱痛的感覺消一點而已,對於蜂窩性組織炎這種細菌感染是沒有治癒療效的。有這樣的認識之後,沿著光譜從欲樂朝向遠離樂前進,對欲樂要有意識地節制一些、並創造一些聖財所生樂的緣起:一信二戒三慚四愧五聞六捨七慧,慢慢去感受這種快樂的變化,目標朝向究竟解脫自在的最上快樂前行。目標要正確,結果才會好,過程則步步來。

假如各位讀者曾有過第二種快樂的體驗,歡迎在迴響欄與大家分享您是做了哪些事而得到這樣的快樂感受?
對我來說,寫部落格就是一件美好的事物,因為一方面可以深入佛法,並展開佛法與生活結合的省思;另一方面,除了自我對話,藉由發表,搭建與外界溝通的平台,從自利走向利他,希望大家都能受用到佛法智慧所帶來的好處。這就是我目前快樂的泉源之一。

 

註:惠敏法師身心健康「五戒」四句偈
一、微笑:知足常樂、助人快樂、寂滅最樂、心樂身樂。
二、刷牙:配合牙線、隨食刷牙、兩兩來回、牙淨心淨。
三、運動:週三三三、胸臂腹腿、平衡柔軟、身動念在。
四、吃對:素食少鹽、低脂少糖、全穀根莖、多色喝水。
五、睡好:定時睡眠、早睡早起、午間小睡、正念正知。

5 comments

  1. 如果大乘經典是我們成為菩薩、成為BUDDHA(覺者)的思想編碼,那就不難解釋,當我閱讀大乘經典時,那種遍身心歡喜踴躍的感受了!

  2. 如果大乘經典是我們進化成為菩薩、成為BUDDHA(覺者)的思想編碼,那就不難解釋,當我閱讀大乘經典時,那種遍身心歡喜踴躍的感受了!

  3. 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則分享,美國《華盛頓郵報》評選出的十大奢侈品:
    01. The awakening and enlightenment of life |生命的覺悟與開悟
    02. A heart free joy of love |一顆自由﹑喜悅與充滿愛的心
    03. Gone through the spirit |走遍天下的氣魄
    04. Return to nature |回歸自然
    05. Safe and peaceful sleep |安穩而平和的睡眠
    06. Enjoy their own space and time |享受真正屬於自己的空間與時間
    07. Love soul mate with each other |彼此深愛的靈魂伴侶
    08. Ever truly understand you |任何時候都有真正懂你的人
    09. Healthy body and inner rich |身體健康,內心富有
    10. Infected and ethos of the others |能感染並點燃他人的希望
    由以上這十項都與物質無關可看出,一般追求內心品質的提升所獲得的快樂,勝於外在物質的享受。但這些畢竟都還不是究竟的快樂,在短暫的快樂消失之後,痛苦將又緊隨而來…。
    以佛教而言,行者可透過身的止惡行善,心的禪定修習,將心念集中、統一而得安穩寧靜的快樂,如此不需向外求取寄託則不易受外境影響而生煩惱,因而能得自在解脫;而大乘行者則不貪著於自身的安樂解脫,更生起救度眾生同得解脫的菩提心,如《金剛經》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得究竟的快樂。

    1. 能夠遠離依賴物質滿足才能產生的快樂,是第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