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三界皆苦,地獄尤甚(下)

對於三界是苦,上篇講述到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及地獄道中「八大那洛迦」受生有情的苦受,總結為:
那落迦(地獄)有情,多分受用極治罰苦
傍生有情,多分受用相食噉苦
餓鬼有情,多分受用極飢渴苦
人趣有情,多分受用匱乏追求種種之苦

本篇將繼續介紹另一靠近「八大那洛迦」之處,叫「近邊那洛迦」,以及「八寒那洛迦」、「獨一那洛迦」;還有三界天人所受之苦。以《瑜伽師地論》卷四為本,為大家揭發〝三界皆苦〞之面貌。

「近邊那洛迦」之極治罰苦

「近邊那洛加」,它的四周由鐵牆圍繞著,四方各有一鐵門,可別妄想只要過這四個鐵門就能逃出地獄,相反地,前方有恐怖園林正等著呢!
逃出了鐵門,有情想找個房舍休息,可是前頭是煻煨(熱灰)齊膝之處,向前邁一步,腳就像踏入熔岩漿般,瞬間熔毀,皮肉骨血頓時消爛,其痛苦可想而知,腳舉出來之後,皮肉骨血又復原成前狀,但再踩下去,又被熔毀,有情重複受著這種骨肉銷蝕的痛苦。
一過了此處,馬上又面臨死屍糞泥之泥淖,人到此處就像陷入流沙泥沼般,整個被吞噬掉,屍糞泥沼中的蟲,穿皮入肉,斷筋破骨,取髓而食。
又過了此處,放眼路上,簡直就似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營著名的「天堂路」– 但是它滿布的不是尖銳礁石,而是尖利的刀刃,叫「刀劍刃路」。下足之時皮肉筋血悉皆割爛,而舉足之時,還復如故。來到了「刀劍林」,有情見有一樹蔭,去坐在樹下,隨即一陣風將樹葉吹拂下來,然而片片卻都是鋒利無比的刃葉,飄落到身上彷若千刀萬剮,肢體馬上被割截斬斷,有情痛到昏厥在地,不止於此,還有黑狗來將有情身體的脊骨拉扯開來吃掉。在地獄處,眾生除非業盡,是不會死的,所以有情恢復後,仍然往前尋覓想找可以休憩的處所,進到了「鐵設拉末梨林」– 遍布荊棘的灌木叢林,這裡荊棘的刺,是鋒刃。當有情往上坡走時,一切荊棘的鋒刃全部往下刺,而往下坡走時,一切荊棘的鋒刃全部轉成向上刺,走過這段荊棘塞途,有情身軀上下無不被荊棘的鋒刃所貫穿,此時還有鐵嘴大鳥飛到有情的頭上,或胳膊上,探啄有情的眼睛,吞噉而食。
有情繼續向前,面前橫亙著一條大河,河水是沸熱灰水,有情墮入河中,好像鍋爐中煮的豆子,被沸滾的水帶著頭出頭沒地周旋涌動,想要逃出來,在河的兩岸有獄卒手執杖索及以大網,防止有情逃出;也有被漉濾出來曬在大熱鐵地上,當被問需要甚麼時,有情回答:唯有飢苦難當,獄卒就用鐵鉗把他的口撬開以極燒燙的鐵丸放入他的口中,假如有情回答說:渴苦難當,就被用烊銅灌口。(註1)
這就是在近邊那洛迦受生有情苦受的情況。

「八寒那洛迦」之極治罰苦

再來看「八寒那洛迦」。上篇所提「八大那洛迦」受生有情所受的苦,多半來自於熾焰燒熱,而八寒那洛迦受生有情所受的苦則是極重寒苦,一一如下:
一、 皰那落迦:我們知道,人體如果短時間內暴露於極低溫的環境,或長時間暴露於冰點以下的低溫環境,就會出現凍傷、凍瘡(水泡)。而皰那落迦有情所接觸的冰寒冷冽更是極重廣大,讓身軀各部位凍傷到蜷縮如瘡皰(凍瘡水泡),所以叫皰那落迦。(註2)
二、 皰裂那落迦:這裡眾生所感受到的寒冽,不但讓他們身軀蜷縮如瘡皰,而且瘡皰還會潰爛、破裂、流出膿血,然後瘡皰就皺縮成一團,所以叫皰裂那洛迦。(註3)
三、 𠿒哳詀、郝郝凡、虎虎凡等三那洛迦:這三個那洛迦的取名來自於這三種寒冰地獄的有情,由於太冷,冷到發出來的苦聲有差別,而安立不同的名稱。(註4)
四、 青蓮那洛迦:在這裡的眾生身軀都已經凍到成青灰色、藍紫色甚至紫黑色,而且全身佈滿凍裂的裂紋,所以稱青蓮那洛迦。(註5)
五、 紅蓮那洛迦:跟青蓮那洛迦的差別在於,身上皮膚凍裂的裂紋此時已經迸裂開來,像開花一樣,暴露出裏頭的鮮紅血肉,因此身軀從紫黑色轉成紅赤色。(註6)
六、 大紅蓮那落迦:與紅蓮那洛迦的差別在於皮膚裂口更大、裂傷更嚴重,因此整個身軀看起來更加赤紅,像一朵朵爆開的紅蓮。(註7)
以上就是八寒地獄的景況。

至於「獨一那洛迦」,是個別眾生自身業報所召感,相對於前述三種地獄是眾生共業所成,在獨一那洛迦的有情是獨自承受其苦。

介紹完了三惡道 – 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 – 之受生有情所受的種種苦,可以歸納出主要是三苦中之「苦苦」– 即這種苦受,主要從飢渴、傷病、風雨、寒熱、鞭打、勞役、治罰等苦緣而生之苦;而人道則除了苦苦,還有「壞苦– 對於四大及可意之樂受,生時樂、壞時苦,無法永遠維持下去、稱心如意。除此,這四道眾生本質上仍受「行苦」之逼迫。

那麼天人呢?天人有苦嗎?

天道有情衰惱墜沒之苦

天可以分為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

在欲界天的天人仍受煩惱欲(貪瞋癡慢疑等)及事欲(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等之貪)的繫縛,有下列三種苦:
一、 死墮苦:欲界天人壽命盡的時候,不像我們人有解肢節苦,但是會有死墮苦,也就是五衰相現,其指:一者原本衣無垢染,現在則有垢染出現;二者頭上之花或冠開始萎靡;三者兩腋汗流;四者身失威光,或常瞬目,且身上產生臭氣;五者自己不樂本座。此時天人躺在樹林間,看到之前一起遊戲的天女棄他而去,與其他天人繼續遊戲歡樂,知道自己的天福即將報盡,心生哀戚悲苦。這其中多分是壞苦。
二、 陵蔑苦:平時,當見到比自己福報更大的天人出現時,會驚惶害怕,可能是相形見絀,或會被蔑視、瞧不起,或被排擠、欺凌,不被接納或認同。
三、 斫截破壞及殘害、驅擯苦:當天人跟阿修羅打仗時,就像人一樣,也會被武器傷身斷節或砍首致死(編按:本論中說,阿修羅其實也是天道眾生之一,但是有天福沒天德,意志多懷詐幻、諂誑多,不如諸天的內心清淨善良)。天人若打敗仗退回到自己的處所,同儕還不能諒解、關心、寬慰,讓他備受挫折。此外,天人間也有恃強凌弱的現象,福報小的天人會被福報大的天人們〝霸凌〞,甚至驅逐擯出他自己的宮殿。

至於色界、無色界的天人,但從我們人類的角度來看,他們所受的苦簡直已經不是苦了!色界天的天人都修禪定,其中初禪天人,因為能夠遠離五欲的繫縛,以及惡不善法,而生喜樂;二禪天人,定心如山頂泉,息一切覺觀意業,定生喜樂;三禪天人,捨行蘊(最主要是指〝思心所〞不起)、離喜受、心住平等、身受樂;四禪天人則苦樂憂喜四受,悉能息滅,既無苦樂,即是中受、捨受。(註8)
至於無色界的有情也都是捨受相應,而沒有喜樂受也就不會有壞苦,所以他們都不是苦受器。但是,之所以說他們還有苦,是從煩惱種子未斷的〝麤重苦〞之角度來說。換句話說,色界、無色界之受生有情,儘管禪定功夫再高,然而,阿賴耶識未捨、煩惱種子未斷,未來仍會在三界中輪迴,生死不得自在,這就是「行苦– 行,遷流之義,因一切有為法遷流三世,而無剎那常住安穩,見諸法無常,而感逼惱,稱為行苦。只有出三界,才是真正徹底的解脫三苦。

在上篇及本篇文章,對於三界苦,特別是地獄苦,甚多著墨,甚至把《瑜伽師地論》的原文逐段引述在備註,這是為什麼呢?

打個比方說,人類學習“不怕蛇”很慢,但是學習“怕蛇”,就是一瞬間的事兒。這說明怕蛇是一種〝先備學習(prepared learning)〞– 我們基因中已經預留了跟怕蛇有關的資訊,只需要一次觸發就能真正學到。就像是新的電腦或新的手機在出售前已經內裝〝預裝程式〞一樣,現在科學家有充分的把握,認為人剛出生的時候並不是一塊白板 – 從零學起,而是在你的 DNA 裡預裝一些種子,給後天的學習做好準備,這樣除了學的時候會學得特別快之外,也具備了趨吉避凶的本能。這種先備學習、〝預裝程式〞的概念與唯識學〝阿賴耶識〞的觀念有異曲同工之妙(請見本部落格〈05 阿賴耶識是甚麼? – 攝持種子相應識〉一文)。我們對於地獄苦的描繪,是希望讀者在DNA中埋下像怕蛇一樣的種子,預裝這樣的種子,在未來能夠產生趨吉避凶、厭下欣上的本能,能夠知苦而離苦,這也就是佛陀出世的本懷 – 教導我們四聖諦(四種真理):苦聖諦(苦的內涵)、苦集聖諦(苦的緣起)、苦滅聖諦(苦滅盡)、苦滅道跡聖諦(滅苦的方法)。

 

註1:《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近邊諸那落迦中,有情之類受用如是治罰重苦。謂彼一切諸大那落迦,皆有四方四岸四門鐵牆圍遶,從其四方四門出已,其一一門外有四出園:謂煻煨齊膝。彼諸有情出求舍宅,遊行至此,下足之時皮肉及血並即消爛,舉足還生。次此煻煨無間,即有死屍糞泥。此諸有情為求舍宅,從彼出已,漸漸遊行,陷入其中,首足俱沒。又屍糞埿內多有諸蟲,名孃矩吒,穿皮入肉、斷筋破骨、取髓而食。次屍糞埿無間,有利刀劍。仰刃為路,彼諸有情為求舍宅,從彼出已,遊行至此,下足之時,皮肉筋血悉皆消爛,舉足之時還復如故。次刀劍刃路無間,有刃葉林。彼諸有情為求舍宅,從彼出已,往趣彼蔭,纔坐其下,微風遂起,刃葉墮落,斫截其身一切支節,便即躄地。有黑黧狗,摣掣脊而噉食之。從此刃葉林無間,有鐵設拉末梨林。彼諸有情為求舍宅,便來趣之,遂登其上。當登之時,一切刺鋒悉迴向下,欲下之時,一切刺鋒復迴向上。由此因緣貫刺其身,遍諸支節。爾時便有鐵㭰大烏,上彼頭上或上其髆,探啄眼睛而噉食之。從鐵設拉末梨林無間,有廣大河,沸熱灰水彌滿其中。彼諸有情尋求舍宅,從彼出已,來墮此中,猶如以豆置之大鑊,然猛熾火而煎煮之,隨湯騰涌周旋迴復。於河兩岸有諸獄卒,手執杖索及以大網,行列而住,遮彼有情不令得出。或以索羂,或以網漉,復置廣大熱鐵地上,仰彼有情而問之言:「汝等今者欲何所須?」如是答言:「我等今者竟無覺知,然為種種飢苦所逼。」時彼獄卒即以鐵鉗,鉗口令開,便以極熱燒然鐵丸置其口中,餘如前說。若彼答言:「我今唯為渴苦所逼。」爾時獄卒便即洋銅以灌其口。由是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能感那落迦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此中若刀劍刃路、若刃葉林、若鐵設拉末梨林,總之為一,故有四園。」(CBETA, T30, no. 1579, p. 296, c4-p. 297, a12)

註2:《瑜伽師地論》卷4:「謂皰那落迦中受生有情,即為彼地極重廣大寒觸所觸,一切身分悉皆卷縮猶如瘡皰,故此那落迦名皰那落迦。」(CBETA, T30, no. 1579, p. 297, a14-16)

註3:《瑜伽師地論》卷4:「皰裂那落迦與此差別,猶如皰潰膿血流出,其瘡卷皺,故此那落迦名為皰裂。」(CBETA, T30, no. 1579, p. 297, a16-18)

註4:《瑜伽師地論》卷4:「又𠿒哳詀、郝郝凡、虎虎凡,此三那落迦由彼有情苦音差別,以立其名。」(CBETA, T30, no. 1579, p. 297, a18-20)

註5:《瑜伽師地論》卷4:「青蓮那落迦中,由彼地極重廣大寒觸所觸,一切身分悉皆青瘀,皮膚破裂或五或六,故此那落迦名曰青蓮。」(CBETA, T30, no. 1579, p. 297, a20-22)

註6:《瑜伽師地論》卷4:「紅蓮那落迦與此差別,過此青已,色變紅赤,皮膚分裂或十或多,故此那落迦名曰紅蓮。」(CBETA, T30, no. 1579, p. 297, a22-24)

註7:《瑜伽師地論》卷4:「大紅蓮那落迦與此差別,謂彼身分極大紅赤,皮膚分裂或百或多,故此那落迦名大紅蓮。」(CBETA, T30, no. 1579, p. 297, a24-26)

註8:《大方廣佛華嚴經》卷35〈十地品26〉:「「佛子!是菩薩住此發光地時,即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住初禪;滅覺觀,內淨一心,無覺無觀,定生喜樂,住第二禪;離喜住捨,有念正知,身受樂,諸聖所說能捨有念受樂,住第三禪;斷樂先除,苦喜憂滅,不苦不樂,捨念清淨,住第四禪;超一切色想,滅有對想,不念種種想,入無邊虛空,住虛空無邊處;超一切虛空無邊處,入無邊識,住識無邊處;超一切識無邊處,入無少所有,住無所有處;超一切無所有處,住非有想非無想處。但隨順法故,行而無所樂著。」(CBETA, T10, no. 279, p. 188, a14-24)

2 comments

  1. 如果地獄種子是眾生本具,想聽聽您分析佛教 “種子本具” 與基督教 “原罪” 之間的差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