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三界皆苦,地獄尤甚(上)

佛陀教導了什麼?
佛陀要告訴我們的是生命的根本問題!
什麼是生命的根本問題?
佛陀一直努力想讓眾生知道的,核心只有兩件事,就是「苦」與「苦滅」。
因此〝知苦〞是學佛人首要建立的體悟。

一般我們講到苦,對佛法有涉獵者通常會立即想到三苦(苦苦、壞苦、行苦)與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陰熾盛)。但是今天我們對苦的闡述將從《瑜伽師地論》(以下簡稱本論)卷四〈本地分中有尋有伺等三地之一〉中所述三界五趣有情眾生苦樂受用的角度,來談談地獄苦、餓鬼苦、畜生苦、人苦、天苦(即便天人也受苦)。

俗話說,千人千般苦,苦苦不相同。那麼在三界 – 欲界、色界、無色界 – 的眾生,他們所受的苦有甚麼不同呢?

首先讓我們來看欲界
欲界的「欲」是指於煩惱欲與事欲(註1),煩惱欲是指貪瞋等煩惱,事欲係指自己對可意的色、聲、香、味、觸等五境的希欲欣求。欲界眾生「於煩惱欲未相應離,及於事欲未境界離」(註2)、「欣樂欲生喜樂」(註3),也就是〝讓欲望得到滿足〞是我們快樂的泉源。因此為了讓自己能夠快樂,我們不停地追求欲望的滿足而未曾歇息。這樣的眾生就感得欲界投生。

欲界有五趣:那落迦(地獄)、餓鬼、畜生、人、天。
這五趣眾生所受的苦,本論中說:
受用苦樂者,謂
那落迦有情,多分受用極治罰苦。
傍生有情,多分受用相食噉苦。
餓鬼有情,多分受用極飢渴苦。
人趣有情,多分受用匱乏追求種種之苦。
天趣有情,多分受用衰惱墜沒之苦。」
(CBETA, T30, no. 1579, p. 295, c9-13)

就畜生道來說,動物在自然界生存競爭、相互食噉,血淋淋生吞活剝的畫面我們從電視Discovery頻道或動物星球頻道常常可以看到。此外有的動物被人類馴養作為勞役驅使、鞭撻,或是取其皮毛血肉為人資生所用,殘忍血腥、哀號痛苦的畫面從各種媒體的圖片或You Tube 的影片我們也略知一二。(註4)

另外,生而為人所受的苦,大部分來自於生存條件匱乏,或對於生存資具之追求與競爭過程中,身心所受的苦難與折騰,還有更重要的是稀缺性心態(永遠無法滿足)的折磨(請參見本部落格〈稀缺心態 VS. 少欲知足 VS. 極樂世界〉一文)。我想這也無需贅言。(註5)

而地獄苦、餓鬼苦,比我們人世間又苦太多,但卻非如前述二者是我們能〝眼見為憑〞的,因此今天我們特別針對這二趣眾生,看看《瑜伽師地論》中的描述,好讓我們更能「知苦」。

餓鬼趣的眾生主要受飢渴所苦,我想,這種飢渴的苦受可能還更甚於非洲難民。為什麼可以這麼想像?因為餓鬼道相應之飢渴苦受,一方面來自於:由外障礙飲食、由內障礙飲食。前者是指得不到外在的飲食,即便強取得到,「便見其泉變成膿血,自不欲飲」;後者是指自身口咽如針、如炬,無法吞噉飲食,就算有飲食到他面前,他也無法吃下去。另一方面,有的餓鬼眾生即便沒有內外飲食障礙,但是任何食物只要到他嘴巴前,食物就會自燃成火焰,還有的餓鬼眾生只能食糞飲尿,或只能吃腐爛生蛆、臭不可聞的食物,還有一種只能「自割身肉而噉食之,縱得餘食竟不能噉」。所以餓鬼趣眾生「皮肉血脈皆悉枯槁猶如火炭,頭髮蓬亂,其面黯黑,脣口乾焦,常以其舌舐略口面,飢渴慞惶處處馳走。」這種苦受令人心驚啊!

比起餓鬼趣,地獄眾生受的苦更令人震撼!他們所受的苦是極端的苦刑!然而在此,我們要重申唯識學之「應有實用,許無實境,此識生故」的道理,也就是這些正報依報都是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好比像是我們墮入自己的惡夢中受種種苦,報盡才能醒過來。

在地獄中,各種殘暴的刑具、可怕的獄卒,都是眾生自己的業力召感、幻化所現。

我們先來看八個大地獄(大那落迦)眾生的苦受:

一、 等活那落迦:此類地獄眾生以業召感次第而起各種苦具,可能是像刀、鎗、棍、鉞、叉、戟、劍、鞭、斧、棒、鎚、杵之類等等,彼此之間相互砍、斫、劈、刺、割、挑,互相殘害,就算被砍斷了手腳、截斷了身軀,昏厥在地,但是不會死掉,只要聽到虛空中有大聲發唱:「此諸有情可還等活!可還等活!」,就會重新甦醒過來,繼續互相再殘殺。(註7)
二、 黑繩那落迦:此類地獄眾生被獄卒用黑繩綁起來,有的綁成四方形、八方形,或綁成各種圖畫文像。被綁了以後,隨被綁的地方用工具去穿鑿、削、砍、挖。(註8)這讓我想到明朝末年遼東總兵袁崇煥被崇禎皇帝判了凌遲之刑,將一張漁網纏在身軀上,每個網眼都要割一刀,叫魚鱗剮。
三、 眾合那落迦:此類地獄眾生被獄卒驅逼到兩座鐵山之間,然後兩座鐵山閉合,把眾生壓扁、血流如注。還有你能夠想像的畫面,像是壓甘蔗汁、用拖鞋大力啪一聲打小強、路上被輪胎輾壓過去的貓狗等等,都像是眾合那落迦的翻版,如是輾壓地獄,外加斫刺及擣裂,讓眾生血流如注。(註9)
四、 號叫大那落迦:此類地獄眾生在尋求舍宅時,進入一大鐵室中,才一踏入內,火趁勢即起,整個鐵室瞬間變成火宅,燒得極其猛烈熾熱,眾生在其間被火焚身到苦痛逼切,無處可逃,發聲號叫,所以稱之號叫大地獄。(註10)
五、 大號叫大那落迦:這個地獄與前一個地獄的差別在於前者是一個大鐵室,而在此之室宅則如胎兒在子宮般的窘迫,既狹隘又熾燃,苦受更甚,所以叫大號叫。(註11)
六、 燒熱大那落迦:獄卒用像現在串燒般的手法,把眾生放在火上翻轉炙烤,讓眾生表裏內外無不受到燒灼、火燃。又有鐵板燒肉式的手法,把眾生放到灼熱極燙的大鐵地上,再用燒得極熱的大鐵椎棒,捶打成肉團。(註12)
七、 極燒熱大那落迦:此地獄之燒熱又勝於前一地獄。此地的大鐵叉是「從下貫之,徹其兩膊及頂而出」,猛烈火焰在眾生眼耳口鼻甚至諸毛孔間四處流竄。還有用極高溫的薄鐵片,直接將眾生貼身裹起來。此外用滾燙的沸水燒煮眾生,眾生在其中載沉載浮,「血肉及以皮脈悉皆銷爛,唯骨瑣在」,銷爛後再用濾網漉出殘骸放到鐵地上,此時眾生的皮肉血脈又癒合生成,然後再放進去大鐵鍋中繼續燒煮。(註13)
八、 無間大那落迦:在此無間地獄,地上無一方寸不是極燒熱的鐵地,而四周不斷地有猛熾火團騰焰而來,擊中有情身軀、穿皮入肉,把有情變成像火炬一般,只見一團團火球,根本不見眾生,是聽到眾生的哀號聲才知道這火原來是眾生。又用鐵箕盛滿猛焰鐵炭,把眾生置入其中摻或,再把畚箕起落搖動篩弄。又有令眾生登大熱山,上下往返。還有從眾生口中拔舌「以百鐵釘,釘而張之」。還有用熱燒鐵鉗撬開嘴,以燒熱的大鐵丸、融化的銅漿灌入其口,燒喉及口,徹於五臟六腑。(註14)

以上這些大地獄的苦,除了令人膽顫心驚的「極治罰苦」,不要忘了還有時間的因素,墮入地獄之壽命可是很長很長的。以前我從《地藏菩薩本願經》裡讀到地獄的苦況,不免鴕鳥式地認為這是勸世的方便善巧,現在居然在唯識學重要大論《瑜伽師地論》裡看到這麼詳細的敘述,而唯識學講的是〝唯識無境〞,這一切不外乎是自識所顯現,是我們自己的識〝虛妄顯現、虛妄分別〞,然而受用卻是如此之真實不虛啊!這讓我覺得,我們對於自己的起心動念、言語造作真的是要多加注意,真的是要「諸惡莫做,眾善奉行」!(請見本部落格〈13 諸惡莫做,眾「善」奉行 — 什麼是善法?〉一文,與善法相違,及能為障礙的就是惡。)

今天所講的地獄苦只是八大那落迦,此外還有近邊那落迦、八寒那落迦,本論中也都有描述。我們知道了地獄苦、餓鬼苦、畜生苦、人苦,那我們下輩子求生天好了。錯了!天人也有苦,而且不管是欲界天、色界天,還是無色界天的眾生,都有苦!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唯有出三界,才是安穩清涼的究竟處。下一篇我們將繼續說明墮入近邊那落迦、八寒那落迦的眾生,以及欲界、色界、無色界的眾生,他們的苦受是什麼。

 

註1:《披》此中欲界至名有尋有伺地者:欲有二種。一、煩惱欲,二、事欲。依此二種建立欲界。
《瑜伽師地論》卷19:「又諸欲自性略有二種:一者事欲,二者煩惱欲。事欲有二:一者穀彼所依處,謂田事;二者財彼所依處,謂金銀等事。何以故?諸求穀者必求田事,諸求財者必求金銀等事。求金銀等復有二種:一者事王,二者商賈。求穀求田方便須牛,求財事王方便須馬,求財商賈所有方便。若金銀等共相應者,謂諸寶珠;金銀異類不相應者,謂環釧等,此舉最勝。若買賣言說事務當知亦爾。積集如是財穀事已,受用戲樂所有助伴,謂諸女色。若未積集招集守護,及息利中所有助伴,謂諸僮僕。如是財穀積集廣大,於此處所耽樂不捨,如是一切皆名事欲。煩惱欲者。謂於事欲隨逐愛味,依耽著識發生種種妄分別貪。又於事欲由煩惱欲,令心沈沒成下劣性。若彼事欲變壞散失便生諸漏,愁歎憂悲種種苦惱纏繞其心。」(CBETA, T30, no. 1579, p. 387, b29-c17)

註2:《披》於煩惱欲未相應離,及於事欲未境界離,是名未離欲界欲者。

註3:《披》由諸異生欣樂喜樂略有多種:謂欣樂欲生喜樂、欣樂有尋有伺定生喜樂、欣樂無尋有伺定生喜樂、欣樂無尋無伺定生喜樂差別故。

註4:《瑜伽師地論》卷4:「又傍生趣更相殘害如羸弱者為諸強力之所殺害。由此因緣受種種苦。以不自在他所驅馳多被鞭撻。與彼人天為資生具。由此因緣。具受種種極重苦惱。」(CBETA, T30, no. 1579, p. 297, b1-4)

註5:《瑜伽師地論》卷4:「又人趣中受生有情,多受如是匱乏之苦。所謂俱生飢渴匱乏苦,所欲不果匱乏苦,麁疎飲食匱乏苦,逼切追求攝受等匱乏苦,時節變異若寒若熱匱乏苦,無有舍宅覆障所作淋漏匱乏苦,黑闇等障所作事業皆悉休廢匱乏苦,又受變壞老病死苦。」(CBETA, T30, no. 1579, p. 297, b25-c1)

註6:《瑜伽師地論》卷4:「又餓鬼趣略有三種:一者,由外障礙飲食;二者,由內障礙飲食;三者,飲食無有障礙。云何由外障礙飲食?謂彼有情由習上品慳故,生鬼趣中,常與飢渴相應。皮肉血脈皆悉枯槁猶如火炭,頭髮蓬亂,其面黯黑,脣口乾焦,常以其舌舐略口面,飢渴慞惶處處馳走。所到泉池,為餘有情手執刀杖及以羂索,行列守護令不得趣。或強趣之,便見其泉變成膿血,自不欲飲。如是等鬼,是名由外障礙飲食。云何由內障礙飲食?謂彼有情口或如針,口或如炬,或復頸癭,其腹寬大。由此因緣,縱得飲食無他障礙,自然不能若噉若飲。如是等鬼,是名由內障礙飲食。云何飲食無有障礙?謂有餓鬼名猛焰鬘,隨所飲噉皆被燒然,由此因緣,飢渴大苦未甞暫息。復有餓鬼名食糞穢,或有一分食糞飲溺,或有一分唯能飲噉極可厭惡生熟臭穢,縱得香美而不能食。或有一分自割身肉而噉食之,縱得餘食竟不能噉。如是等鬼。是名飲食無有障礙。」(CBETA, T30, no. 1579, p. 297, b5-24)

註7:《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等活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極治罰苦。謂彼有情多共聚集,業增上生種種苦具,次第而起,更相殘害,悶絕躄地。次虛空中有大聲發,唱如是言:此諸有情可還等活,可還等活。次彼有情欻然復起,復由如前所說苦具,更相殘害。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等活。」(CBETA, T30, no. 1579, p. 295, c13-20)

註8:《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黑繩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有情,多分為彼所攝獄卒以黑繩拼之,或為四方,或為八方,或為種種圖畵文像。彼既拼已,隨其處所,若鑿若斲若斫若剜。由如是等種種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黑繩。」(CBETA, T30, no. 1579, p. 295, c20-27)

註9:《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眾合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有情或時展轉聚集和合,爾時便有彼攝獄卒,驅逼令入兩鐵羺頭大山之間,彼既入已,兩山迫之,既被迫已,一切門中血便流注。如兩鐵羺頭如是,兩鐵羝頭、兩鐵馬頭、兩鐵象頭、兩鐵師子頭、兩鐵虎頭亦爾。復令和合,置大鐵槽中,便即壓之,如壓甘蔗,既被壓已血便流注。復和合已,有大鐵山從上而墮,令彼有情躄在鐵地,若斫若刺或擣或裂,既被斫刺及擣裂已,血便流注。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作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眾合。」(CBETA, T30, no. 1579, p. 295, c27-p. 296, a10)

註10:《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號叫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有情尋求舍宅,便入大鐵室中,彼纔入已,即便火起。由此燒然,若極燒然、遍極燒然。既被燒已,苦痛逼切,發聲號叫。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號叫。」(CBETA, T30, no. 1579, p. 296, a10-16)

註11:《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大號叫大那落迦中,所受苦惱與此差別。謂彼室宅其如胎藏,故此那落迦名大號叫。」(CBETA, T30, no. 1579, p. 296, a16-18)

註12:《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燒熱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罰重苦。謂彼所攝獄卒以諸有情置無量踰繕那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鐵𨫼上,左右轉之,表裏燒煿,又如炙魚。以大鐵丳從下貫之徹頂而出,反覆炙之,令彼有情諸根毛孔及以口中悉皆焰起。復以有情置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鐵地上,或仰或覆,以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鐵椎棒,或打、或築、遍打、遍築,令如肉摶。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燒熱。」(CBETA, T30, no. 1579, p. 296, a18-28)

註13:《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極燒熱大那落迦中,所受苦惱與此差別。謂以三支大熱鐵丳從下貫之,徹其兩膊及頂而出。由此因緣,眼耳鼻口及諸毛孔猛焰流出。又以熱、極熱、遍極燒然大銅鐵鍱,遍裹其身。又復倒擲置熱、極熱、遍極燒然彌滿灰水大鐵鑊中,而煎煮之,其湯涌沸,令此有情隨湯飄轉,或出或沒,令其血肉及以皮脈悉皆銷爛,唯骨瑣在。尋復漉之置鐵地上,令其皮肉及以血脈復生如故,還置鑊中。餘如燒熱大那落迦說。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極燒熱。」(CBETA, T30, no. 1579, p. 296, a28-b11)

註14:《瑜伽師地論》卷4:「又於無間大那落迦中,彼諸有情恒受如是極治罰苦。謂從東方多百踰繕那燒熱、極燒熱、遍極燒然大鐵地上,有猛熾火騰焰而來,刺彼有情,穿皮入肉,斷筋破骨,復徹其髓,燒如脂燭,如是舉身皆成猛焰。如從東方,南西北方亦復如是。由此因緣,彼諸有情與猛焰和雜,唯見火聚從四方來,火焰和雜無有間隙,所受苦痛亦無間隙,唯聞苦逼號叫之聲知有眾生。又以鐵箕盛滿燒然、極燒然、遍極燒然猛焰鐵炭,而簸剪之。復置熱鐵地上,令登大熱鐵山,上而復下,下而復上。從其口中拔出其舌,以百鐵釘釘而張之,令無皺襵如張牛皮。復更仰臥熱鐵地上,以熱燒鐵鉗,鉗口令開,以燒然、極燒然、遍極燒然大熱鐵丸置其口中,即燒其口,及以咽喉徹於府藏,從下而出。又以洋銅而灌其口,燒喉及口徹於府藏,從下流出。所餘苦惱如極熱說。由此因緣長時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惡不善業未盡未出故。此那落迦名為無間。」(CBETA, T30, no. 1579, p. 296, b11-c2)

 

2 comments

  1. 我們此生能生而為人,且聞法修行,確實是萬劫難逢。

    《泥犁經》卷1:
    「龜百歲一出頭,尚有入孔中時;人在三惡道處,難得作人,過於是龜。
    何以故?三惡處人,皆無所知識亦無法令,亦不知善惡,亦不知父母,亦不知布施,更相噉食強行食弱。如此輩人,身未曾離於屠剝膿血瘡,從苦入苦、從冥入冥,惡人所更如是。」

    (CBETA, T01, no. 86, p. 909, a11-17)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