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諸惡莫做,眾「善」奉行 — 什麼是善法?

通常人家問道:「什麼是佛教?」時,最簡單的回答就是:「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註1)可是這裡頭,什麼是「善」?「善」的標準是什麼?再者,我曾聽過有人直言不諱地說,做善事就是要花錢,或者至少要撥出時間來做志工,真是這樣的嗎?今天讓我們從《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中意地第二之三〉(以下簡稱本論)中的一段文「又如經言善、不善、無記者,彼差別云何?」來探究唯識學派是如何來定義善法的。

首先,本論揭櫫判定善法的標準有兩條:
略說善有二種義:謂取愛果義、善了知事及彼果義。
一、 「取愛果」義:就是身、語、意之造作若能給我們帶來樂受、合意的果報 – 像是做人能夠得健康長壽、掌權勢、享富貴、親眷圓滿,或是成為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的天人等,有大福報的受用,苦受很少 – 這種能帶來樂受的果報的就是善法。
二、 「善了知事及彼果」義:上述第一條是從福報的標準來看,第二條就是從智慧的標準來看了!倘若我們起心動念、身語造作,是趨向於證得無上的智慧、覺悟以及解脫的果報,這就是善法。

簡單歸結以上兩條標準,用佛教的名言來說,善法有「世間善」、「出世間善」兩種:修世間善法,能取得三界內人天趣之適意、樂受的果報;修出世間善法,能得到涅槃的安穩及最高的覺悟境界。

有了這個標準,接著我們來看具體的行善包含哪些?

若將善法聚焦到一個最核心的概念,善法就是不起貪瞋癡三毒煩惱。因為三毒煩惱會招致現在與未來的苦受與繫縛(註2),這就與善法的定義相違。因此,不起貪瞋癡三毒煩惱,就是最簡潔有力的善法 – 只要我們的身語意造作裡不含有貪瞋癡(註3)的成分就是善法。再展開來看,即成「十善業道」(註4):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言、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不貪、不瞋、不癡等十項,這也是大部分佛教徒對〝什麼是善法〞的最初印象。

接著,讓我們從正面表列的角度,來看看善法的積極作為應該包含哪些呢?

一、六波羅蜜
幾乎大部分人會想到行六度 – 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本論中提到:
或立五種,謂:施性善、戒性善、修性善、愛果善、離繫果善。
施性善,是指屬於布施這一類體性的善法,包括財施、法施、無畏施;戒性善,包括持守在家五戒、八關齋戒、菩薩戒,出家沙彌戒、沙彌尼戒、式叉摩那戒、比丘戒、比丘尼戒,及出家菩薩戒所攝的攝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等等;修性善,是指依禪定而修的善法,如四無量心、四念處等;愛果善與離繫果善則是通指世間善與出世間善。

二、與十一個善心所相應的身語意業
倘若以大乘菩薩戒〝論心不論事〞之心法優位性來看,本論中說:
或立三種,謂:自性善、相應善、等起善。
或立六種,謂:善色、受、想、行、識,及擇滅。
第一段引述中,自性善是指信、慚、愧、無貪、無瞋、無癡、精進、輕安、不放逸、行捨、不害 – 體性本身就是善的十一個善心所;而與十一個善心所相應的法,稱為相應善;等起善,是指由善心心所發動出來的身業和語業(註5)。換句話說,我們的起思造作以及身語業,若是與十一個善心所相應的,就算得是善法了。第二段引述中,是指善的色、受、想 、行、識,以及擇滅。善的色、受、想、行、識,是指十一個善心所相應的身語二業(色法)及受想行識(心法);擇滅,即是所謂的涅槃。然而在此,我們必須非常細膩地清楚我們的心思,而不是自欺欺人地去合理化我們的行為,否則自己造了惡業都還不知道。

三、三十七道品
此指為了追求智慧,進入涅槃境界之三十七種修行方法。包括: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本論中說:
或立七種,謂:念住所攝善、正勤所攝善、神足所攝善、根所攝善、力所攝善、覺支所攝善、道支所攝善。
所以,即便只是個人認真地修習四念住(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四無量心(慈悲喜捨)或力行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都是在行善。

四、普賢行願
普賢十大願王(註6)的核心精神是:禮敬、稱贊、供養、懺悔、隨喜、勸請、敬事、行佛行處、隨緣攝受、迴向。本論中提到:
或立八種,謂:起迎、合掌、問訊、禮敬業所攝善;讚彼妙說、稱揚實德所攝善;供承病者所攝善;敬事師長所攝善;隨善所攝善;勸請所攝善;迴向所攝善;修無量所攝善。
從這裡我們看到了恭敬心、懺悔心、隨喜心、迴向心的重要性,而它們甚至是可以不花一毛錢就可以修的善法。其中,隨喜心在《大智度論》卷61〈隨喜迴向品39〉中說:「『隨喜福德』者,不勞身、口業作諸功德,但以心方便見他修福,隨而歡喜作是念:『一切眾生中,能修福行道者最為殊勝!』然而在日常生活中,雖然明明知道行善是好的,但是每對他人的善行善事、福德慧德,自己心裡不是滋味,甚至起嫉妒心、尤有甚之反過來障礙或破壞,這是損人不利己,真是顛倒啊!

五、從修行光譜中的級別來分類善法
本論中有從修行光譜中的級別來分類善法的,例如從資糧位、加行位、見道位的修行階段,區分:順福分善、順解脫分善、順決擇分善、及無漏善(註7)。又或,根本眷屬所攝善、聲聞乘所攝善、獨覺乘所攝善、大乘所攝善(註8);另外,像欲界繫善,初、二、三、四靜慮繫善,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繫善,無漏所攝善(註9)等等。

綜合以上所述,所謂善,最高級別的善法就是熄滅貪瞋癡三毒的無作而作、作而無作,也就是無住涅槃的寂而常照、照而常寂。而未達這個目的之前,對於「善」的定義,可以從修福 –「取愛果」,長養福報,以及修慧 –「善了知事及彼果」,趨向菩提涅槃等兩方面來說。能夠導致這兩種果報的造作,就是善法,所以善法也可以說是修福、修慧。
論其具體作為,從負面表列來看,善法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言、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不貪、不瞋、不癡,我們稱之為十善業道。從正面表列來看,六波羅蜜、三十七道品、普賢行願都是積極性的善法作為。另外從心法角度來說,與十一個善心所相應的身語二業及受想行識,自然含括在內。從這裡我們可以瞭解,眾善奉行,不外乎就是從自己身邊事做起,不一定需要額外花錢或花時間,當然能夠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是很好的,但是像修恭敬心、懺悔心、隨喜心、迴向心,或是持戒、修定,又或是聽經聞法、力行八正道,這些隨手捻來落實在日常生活中事,皆是修善、行善。
此外,行善不管有所依求 – 例如為求得菩薩保祐、人天果報,或是無所依求 – 通達三輪體空,與真如相應,二者差別只在品級不同,假以時日能夠次第前行、循序漸進,就能從有漏至無漏,所以我們都應該予以肯定。

 

註1:《增壹阿含經》卷1〈序品1〉、《法句經》卷2〈述佛品22〉、《出曜經》卷25〈惡行品29〉、《大般涅槃經》卷15〈梵行品8〉都有提到。

註2:《瑜伽師地論》卷3:「謂諸善法或立一種,由無罪義故。」(CBETA, T30, no. 1579, p. 292, a13)
《披》由無罪義故者:謂諸善法起現行時,不如煩惱生現法罪、生後法罪、生俱法罪,故名無罪。

註3:《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言貪者,於有、有具染著為性,能障無貪,生苦為業。生苦者,謂由愛力取蘊生故。瞋者,於苦、苦具憎恚為性,能障無瞋,不安、惡行所依為業。不安者,心懷憎恚,多住苦故,所以不安。…無明者,於諸理事迷暗為性,能障無癡,一切雜染所依為業。雜染所依者,由無明起癡、邪定、貪等煩惱隨煩惱業,能招後生雜染法故。」(CBETA, T44, no. 1836, p. 48, c28-p. 49, a9)

註4:《瑜伽師地論》卷3:「又有十種,謂十善業道。」(CBETA, T30, no. 1579, p. 292, b3-4)

註5:《披》自性善相應善等起善者:云何自性善?謂信等十一心所有法。云何相應善?謂彼相應法。云何等起善?謂彼所發身業語業。(如集論二卷八頁說)

註6: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四者懺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恒順眾生,十者普皆迴向。

註7:《瑜伽師地論》卷3:「或立四種,謂:順福分善、順解脫分善、順決擇分善,及無漏善。」(CBETA, T30, no. 1579, p. 292, a15-16)
《披》順福分善等者:云何順福分善?謂能引攝生天樂異熟果,及於人中生富貴家。云何順解脫分善?謂修習涅槃資糧。云何順決擇分善?謂加行位,信等善根順趣現觀入見道故。云何無漏善?謂永斷貪欲、永斷瞋恚、永斷愚癡、永斷一切煩惱,及能發起勝品神通等世出世共不共功德。

註8:《瑜伽師地論》卷3:「或立十種,謂:有依善、無依善;聞所生善、思所生善;律儀所攝善、非律儀非不律儀所攝善;根本眷屬所攝善、聲聞乘所攝善、獨覺乘所攝善、大乘所攝善。」(CBETA, T30, no. 1579, p. 292, a26-b1)
《披》根本眷屬所攝善者:十善業道最後究竟,是名根本所攝善;先起加行,是名眷屬所攝善。

註9:《瑜伽師地論》卷3:「又立十種,謂:欲界繫善,初、二、三、四靜慮繫善,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繫善,無漏所攝善。」(CBETA, T30, no. 1579, p. 292, b1-3)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