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瑜伽師地論》作意生起之四因

曾經有念佛或禪修或冥想之經驗的人都知道,一般人要把心專注繫於一句佛號或一個方法上,在剛開始練習的時候,常常堅持不到十分鐘就破功,意識裡一下浮出家裡的事,一會是工作上的事,簡直控制不了自己,有經驗者會讓這些意識隨它去、不管它,但是新手則是很容易隨它〝去了〞!為什麼我們的心這麼的心猿意馬、無法專注?今天就《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中意地第二之三〉來看看〝依根緣境而生識〞的道理中,「作意心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影響它的因素。

《瑜伽師地論》中說:「根不壞,境界現前,能生作意正起,爾時從彼識乃得生。」白話來說,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等六識的生起,必須具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這三個條件是:根不壞、境界現前、第六意識之「作意心所」生起 – 它會促使識取得所認識的境相。

前述第一個條件就是我們在〈03《瑜伽師地論》中談五種感官認識活動—以眼識為例:色境的認識活動〉中所提到的俱有依 – 根身。對眼識來說就是眼根,對耳識來講就是耳根…乃至身根、意根(第七末那識)。根身必須有一定的明利程度,才可以感知所緣的境界,試想若是眼睛或視神經細胞受損壞掉,又或是弱視、高度近視、嚴重白內障等,視覺(眼識)一定受很大的影響。

第二個條件就是所緣境界要現前。在佛法中,雖然境界是幻有,但是就像做夢一樣,要有夢境,才會產生覺知、分別。在念佛法門裡,所緣境界就是外境的佛號音聲(持名念佛)或佛像(觀像念佛),或心中浮現的佛號、佛像、清淨莊嚴的極樂世界等。

第三個條件是很關鍵的,就是第六意識的「作意心所」,因為必須由「作意心所」來警動應起的心識去認識境界,也就是鼓動心識去見聞覺知。在本論〈攝決擇分中五識身相應地意地之五〉對作意有進一步的說明:「作意為何業?謂於所緣,引心為業。」《成唯識論》說:「作意謂能警心為性,於所緣境引心為業。謂此警覺應起心種,引令趣境,故名作意。」簡單地說,作意就是把心喚起,推動它去了別境相。一個人要能見聞覺知,除了感官明利、境界現前,還有就是因為心裡有作意的推動,才能見色聞聲等。不知道您有沒有這個經驗,當玩電腦遊戲玩到入迷、或思索一件事想到出了神,不管人家怎樣叫您喊您,您完全沒有聽到,這不是耳朵或聽神經壞了,而是您的第六意識的「作意心所」沒有引心去注意這個訊息、忽略掉這個訊息,所以完全聽不到人家在叫您。

因此,對於一個念佛人來說,念佛念得悠悠蕩蕩、飄飄浮浮,一點也不得力,其中之一的問題就是在佛號上的作意心所不夠力,或者反過來說,是作意心所很容易被別的境界吸引帶走,繼而鼓動別的意識出現。

那麼,如何培養對於佛號有高敏感度的「作意心所」呢?一聽到外境有念佛聲,或看到佛像,甚至看到萬事萬物,無不立即產生一念佛號呢?

本論中繼續中說:「云何能生作意正起? 由四因故:一、由欲力。二、由念力。三、由境界力。四、由數習力。」也就是「作意心所」的生起受到這四個因素的影響。換句話說,不是對於每一個境相,一切時都會生起作意,要看當時心裡有沒有欲力、念力、境界力、或者是數習力,具備的話才會生起作意。

一、 欲力:這是指我們對這個情境的好樂心。譬如有些女性喜歡烹飪、食物、時尚、購物,身處在每天龐大且混雜的信息量中,她都能很快地會將這些信息篩選出來,也就是說她對這些東西很敏感。「作意心所」很容易獨獨注意到自己情有獨鍾的境界,而忽略掉別的信息。

二、 念力:就是對於自己所經驗過的某事某物明記不忘、念茲在茲,有著〝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魂縈夢牽。譬如佛七的時候,當您念佛得力時,即便在沒有共修唱念的時段,您心中自然也會起佛號,一句接著一句唱念,像是餘音繞梁般,此時對於外境遠處微弱的佛號聲,也會有特別的敏感度,好比是共振效應,這就是念力引生「作意心所」的力量。

三、 境界力:這是指所緣境令人驚懾或震撼人心,使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譬如一個大地震,就算您當時沉迷於打電動或電影劇情,也會驚覺到發生地震。又譬如臨命終人假如見到佛菩薩、極樂世界現前,或恐怖的變怪相現前,前者會讓此人發起殊勝念佛之心,後者卻有可能轉此人念佛之心變成其他妄想。而助念,也是一種境界力。

四、 數習力:在一次次薰習之後,我們對於某個所緣境產生了親密感或慣性,讓我們一接觸到境界馬上因為熟悉而引心趣向。

歸納以上的說法,生起作意的原因有四種:
一、由欲力,內心有動機想要,希望緣取此境;
二、由念力,對於境界明記不忘的力量;
三、由境界力,境界本身的吸引力;
四、由數習力,數數串習境界的力量。

因此,淨土行者假如想要能夠時時引心趣向佛號、強化對佛號的作意心所,除了營造念佛的所緣境(譬如去參加念佛共修)之外,還有幾種作法可以努力的,例如:發起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菩提心,以及往生極樂世界的好樂心(欲力);常常讀誦淨土經典,讓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時時縈繞於己心(念力);更重要的是祖師大德們常說的要有定課,就是自己給自己規定每天要念多少佛號,這是養成數習力的基礎(數習力),不過這種念,最好是符合有效練習或刻意練習的原則(註),效果會更好。這三種力其實也就是淨土宗在在強調的「信、願、行」– 深信、切願、篤行。而當我們從瑜伽行派唯識學的角度來探究,發現真的不外乎殊途同歸啊!

 

註:《刻意練習》一書作者,安德斯‧艾瑞克森(Anders Ericsson)是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他在書中舉出許多科學研究與實例說明:光有練習的「量」是不夠的,還必須兼具練習的「質」,亦即必須「刻意練習」,才是決定個人成就高低的關鍵所在。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