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感官所知境之本質以及認識作用—從佛法的角度探討

我們日常生活中五種感官的所知境—眼所見之「色」、耳所聽之「聲」、鼻所聞之「香」、舌所嚐之「味」,以及讓皮膚產生感覺(註1)的「東西」— 它們的本質是什麼?我們是如何識知到它們的?到底這些外境存不存在?抑或是我們根本生活在一個虛擬世界(好像電影駭客任務中的Matrix)?我們對於感知到的物質世界,應抱持著什麼樣的知見與態度才是正確的?讓我們來看看佛法是如何討論這些問題。

問題一、 我們所感知到的物質世界到底存不存在?它的本質是甚麼?

這個答案,我們分別從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經量部,以及大乘佛教瑜伽行派的視角來探討。

(一) 部派佛教中,說一切有部(以下簡稱有部)的立場
有部支持外境實有論,認為我們感知到的物質世界是實有的,並且以「極微」– 基本粒子,做為外境實有的基礎。
「極微」是指我們的根身(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與器世間(色、聲、香、味、觸等外境)這十種色法之最小、不可再分割的最細色,用現代話來說,就是組成物質最基本的單位 – 基本粒子(註2)。有部認為極微是物質體,而所有一切可感知的物質/色法皆由此極微〝積聚〞而成。然而,如何從「極微」積聚到我們可感知的巨觀粗顯色法,可以從四級層次來分析:
第一級:「能造色」。此指地、水、火、風四大種。在此,地、水、火、風分別代表著堅、濕、暖、動等性質以及持、攝、熟、長等作用,因此這裡的意思不同於我們日常所觀察、經驗到的,粗顯之地水火風,而單指性質與作用。然而它們的性質與作用並非個個獨立分開,而是和合不相離,所以,以 「一四大種」稱之。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關於有部是否將四大視為極微此一問題,有待更進一步探究確認之)
第二級:「造色極微」。這時候基本粒子 – 極微就登場了!一組四大種輾轉和合,能夠造出根身或器世間等外境的最基礎單元 –「造色極微」,而十色處各有其極微。此「造色極微」是離於四大種之外,別有體性的實體。這就是所謂「一四大種造一造色極微」。
第三級:「微聚」。由極微積聚而成的初級集合體叫「微聚」。譬如,欲界中最小的微聚叫色處微聚,此色處微聚=色極微+香極微+味極微+觸極微,而其中的每個極微係由一組四大種輾轉和合而成,所以一單位的色處微聚,可以說是具備了地、水、火、風四大種,以及色、香、味、觸四種極微,這就叫「八事俱生」。
第四級:「巨觀粗顯色法」。由這些微聚為基礎,再由積聚的作用,形成可感知到的根身(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與器世間(色、聲、香、味、觸等外境)這十種色法。
這樣看來,有部認為物質世界是由實有的基本粒子組合而成的,基本粒子實有,外境也是實有。

(二) 部派佛教中,經量部(以下簡稱經部)的立場
經部也是外境實有論的支持者,也能接受「極微」的概念,但是經部認為極微是意識所推度出來的概念。此外,經部認為先有〝色、香、味、觸〞,然後〝和合〞成為地、水、火、風,在這裡地、水、火、風不再是前述之性質、作用的概念,而就只是世俗上所認知的地、水、火、風等粗顯色法。在這裡我們特別注意到〝和合〞這個詞,對於從極微到巨觀色法,經部認為這過程並非如有部所說的,經由〝積聚〞(像樂高積木一個個堆疊起來)過程,而是一種〝和合〞作用(像吹泡泡時,幾個小泡泡融合變成一個整體的大泡泡)。色、香、味、觸和合形成了地、水、火、風,而地、水、火、風再度和合形成了眼、耳、鼻、舌、身五根。(註3)值得一提的是,經部提出色法生成的原因,是業、煩惱、飲食、婬欲,所以色香味觸、四大、五根之間的關係僅僅像是指出和合體之成分分析,就像麵粉、蛋、糖、奶油是蛋糕的成分,卻不是它的生因一樣。

在部派佛教,有部與經部皆認為外境實有,也都接受極微說,但是兩派對於探討物質世界時強調的重點不一樣:有部主要在現象界這個層次上談物質的形成,由四大、極微、微聚等,層層堆疊至巨觀的粗顯色法;經部關心的則是物質形成的原因,這是隱藏於表象下的潛在勢能這個層面,它指向與心行有關的業、煩惱、飲食、婬欲等。再者,關於物質世界的基底,兩派也有不同的看法,有部認為是地水火風,經部認為是色香味觸。接著,兩派對於從極微到巨觀色法之間主張不同,有部認為是積聚作用,經部認為是和合作用。

(三) 大乘佛教瑜伽行派的立場
瑜伽行派對於我們所感知到的物質世界的解釋,一舉突破超越了「極微境」,來到了「唯識境」。
首先來看唯識學對基本粒子 – 極微的幾點主張:
1. 不應該認為物質中有許多單獨、有自性的極微存在,因為極微是名言假立的,沒有實在這樣的東西。
2. 不應該認為極微有生有滅,因為它是假安立法。
3. 不應該認為極微與極微之間有聚合或離散的作用。
4. 不應該認為物質是由眾多極微積聚或和合而成。
5. 不應該認為極微能夠生成各式各樣的物質,因為這都是將極微視為實有都是自體所引生的虛妄分別。

依據《瑜伽師地論》的說法,我們五官所緣的物質世界或稱色法,是從阿賴耶識自類種子中,遇緣頓時而生,不是由極微這種基本粒子聚積或和合而成。進一步來說,眼耳鼻舌身等五根有其各自的種子,色聲香味觸等境亦有色等境的種子,根與境之種子不相雜。先由業力引發五根身種子生成五根,再由五根勢力引發境界種子生成境塵。所以根身與器世間都是「阿賴耶識」功能的顯現。但是該論並未否認四大能造色建構所造色之說,它認為地水火風四大,由其自類種子生起後,先行佈局,建立一個「場」,所造色依止於此「場」的範圍、勢力,而由所造色自類種子顯現而遍滿。四大對於所造色雖然不是生因,但是對於所造色有提供依止、建立、任持、長養之功。(註4)一言以蔽之,在《瑜伽師地論》中,色法之形成,由依於相續心之種子而生大種色,然後引生內五處,又再引生外境。

從《瑜伽師地論》再擴大到整個初期唯識思想,當探討我們五官所感知的物質世界 –「境」的問題時,會發現「境」不過是「識」舉其全體似現而成。因為「識」的本質就是會〝似現為境〞,識的自性就是這樣,在因緣促發下會一直〝似現〞為某種境(即六根、六塵、六識等一切法之一),所以在《攝大乘論》中把一切存有歸類為十一種識(註5)。換言之,由於境是識舉全體似現而成,所以識、境是同一體,識外無境、境外也無識,只是境顯現時則識隱,識顯現時則境隱,兩者一隱一現,一有一無(一方成為無以包攝另一方)。因此,一切的境是識所顯現而成,所以才說「唯識無境」、「諸法唯識」。(註6)而作為識之境的「我」和「法」二種塵,是虛妄不實的。

就後期唯識思想來說,護法論師對於〝識轉變〞的解釋在《成唯識論》中,是指三能變識(阿賴耶識、末那識、了別識)及彼心所,皆能變似見、相二分,見分是能分別(能取),相分是所分別(所取)。眾生五官所感知的物質世界(境),不外是〝識的相分〞罷了。(註7)也就是說,識轉變為相分(內在於識的境)與見分(能識),當見分緣相分時起了虛妄分別,即成了遍計所執性的「我」和「法」似外境。(註8)

總而言之,不管是一切法由〝識顯現〞(識舉全體似現為境 ─ 初期唯識說)或者是由〝識轉變〞(識轉變為見、相二分說 — 後期唯識說),「境」不是自身實在,它不外乎就是「識」,這就是唯識學的立場。因此我們所感知到的物質世界,其本質是因緣所生、也就是依他起的識,這個識以了別(成像與分別)為自性,當它錯誤分別時,就會導致以為實有外境的存在。

問題二、 我們是如何認識外境的?

有部認為我們所感知到的物質世界是實有的,而五根可以直接緣取這個物質世界成為認識,吾人所認知到的就是外境實有的相貌,如鏡照物,鏡中像為外物的如實顯現。這叫直接知覺。

經部也認為我們所感知到的物質世界是實有的,但是識所親緣的是內顯於心的內境,再由意識推度為外境實有的相貌。如相機攝物,五識攝取外物,顯像於底片,而意識見此像進而推度外物的樣貌。這叫間接知覺。
這種說法非常類似於現代科學對於六識生起的解說,譬如眼睛的視覺功能,是因為光線照射到物體反射後(或光源所發出的光線)進入我們的眼睛,成像於視網膜上,再經過視神經將訊號傳送到腦海中。然後我們的腦根據過去的經驗,讓我們感覺到所看見的影像。因此完整的視覺牽涉到物理的光學機致、生理的感應與腦海中(心理)的詮釋過程。

對瑜伽行派來說,根本上就不認為實有我們五官所緣的外境存在,因此它的認識論簡單用一句話來說,就是「識所緣,唯識所現」(註9)。我們能認識的五種感官、所認識的種種外境,都不是獨立於識之外的實有,都是自識所顯現的內境,本質上不外就是識顯現或識轉變。所以唯識學的認識論就像是投影機,現象的資訊都儲存於投影機,沒有外在實有的根與境,投影機包辦了能緣識與所緣境。

由以上的說明,我們看到了在佛教不同派別中,對於感官所知境的本質,有不同的詮解,而在不同的理論下,修行所要證得的目標與修行方法自然也就有所不同。在聲聞佛教,由於承認外境實有,所以修行主要是證得人無我,也就是我空,方法主要是析空觀;在大乘佛教,不承認外境實有,所以修行的目標是證得人無我以及法無我,也就是人空、法空,採用的方法就瑜伽行派來說就是唯識觀(觀唯識三相),這又是另一個複雜深刻的議題,留待以後有因緣再來說明。

參考資料:
黃文吟(2014)。《境之探究――從極微境到唯識境》。臺北:法鼓文理學院碩士畢業論文。

註1:現代說法是:觸覺、壓覺、振動覺、痛覺、冷覺和溫度覺,佛教說法是:堅、濕、煖、動,與滑、澀、重、輕、冷、飢、渴等十一種。

註2:在粒子物理學中,基本粒子是組成物質最基本的單位。隨著物理學的不斷發展,人類對物質構成的認知逐漸深入,因此基本粒子的定義隨時間也有所變化。目前在標準模型理論的架構下,已知的基本粒子可以分為費米子(包含夸克和輕子)以及玻色子(包含規範玻色子和希格斯粒子)。由兩個或更多基本粒子所組成的則稱作複合粒子。
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物質由原子所組成。過去原子被認為是基本粒子,原子(atom)這個詞來自希臘語中「不可切分的」。直到約1910年以前,原子的存在與否仍存在爭議,一些物理學家認為物質是由能量所組成,而分子不過是數學上的一種猜想。之後,原子核被發現是由質子和中子所構成。20世紀前、中期的基本粒子是指質子、中子、電子、光子和各種介子,這是當時人類所能探測的最小粒子。隨著實驗和量子場論的進展,發現質子、中子、介子發現是由更基本的夸克和膠子所組成。同時人類也陸續發現了性質和電子類似的一系列輕子,還有性質和光子、膠子類似的一系列規範玻色子。這些是現代的物理學所理解的基本粒子。物理學的標準模型所涵蓋的基本粒子:費米子,又可分為夸克和輕子;規範玻色子;希格斯玻色子。(資料來源: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F%BA%E6%9C%AC%E7%B2%92%E5%AD%90)

註3:《成實論》卷3〈色相品36〉:「色陰者,謂四大及四大所因成法,亦因四大所成法,總名為色。四大者,地水火風。因色香味觸故,成四大。因此四大成眼等五根。此等相觸故有聲。」(CBETA, T32, no. 1646, p. 261, a8-11)

註4:《瑜伽師地論》卷54:「色蘊生時誰為先首據其處所?依此處所餘色轉耶?當知大種先據處所,後餘造色依此處轉。唯諸大種於此處所現前,障礙所餘造色自相遍滿。當知由彼勢力任持有所據礙。」(CBETA, T30, no. 1579, p. 599, a15-19)

註5:黃文吟《境之探究――從極微境到唯識境》論文中對十一識整理了一個表並說明如下:

為了彰顯根身、器世間唯是識,所以,十一識的名稱,都在一般吾人習慣為實有的五根、 五塵、六識等用語之後,多加了一個「識」字,以表示這些都是識所顯現。在 唯識學中,不論根與境皆為是識(vijñapti),因此,屬於身識的「眼根」,也可說為「眼根識」。而「眼識識」則為一般所稱的「眼識」。

註6:上田義文 著;陳一標 譯,〈所謂唯識思想〉,《大乘佛教思想》,民 91,頁87-104。台北市:東大圖書。

註7:上田義文 著;蔡瑞霖 譯,〈瑜伽行哲學的兩大流派〉,《國際佛學譯粹》n.1,1991.06.01,pp 45-58。臺北: 靈鷲出版社。

註8:上田義文 著;陳一標 譯,〈初期瑜伽行派的「知」─能知與所知的關係〉,《大乘佛教思想》,民 91,頁105-142。台北市:東大圖書。

註9:《解深密經》卷3〈分別瑜伽品6〉:「善男子!我說識所緣,唯識所現故。」 (CBETA, T16, no. 676, p. 698, b1-2)

 

One comment

  1. 您的這一篇肯定是耗費了不少心神精力,為我們去蕪存菁、提煉精粹。
    做為讀者,著實感恩,很開心能夠進補到這般的濃縮菁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