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心所有法

人本主義心理學的創始者之一,美國心理學家卡爾·羅傑斯(Carl Ransom Rogers,1902-1987)認為,〝我〞,就是一個人在過往時空裡一切體驗的總和(〝我〞是過去一切體驗的總和)。那麼,大乘佛教瑜伽行派是怎樣來看待〝體驗〞這回事呢?

上一篇我們提到瑜伽行派對一切存有的分類系統 – 五位百法,五大分類是:心法、心所有法、色法、不相應行法、無為法。其中第一種,心法,就是心,或稱為識,一共有八種: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等五識,加上第六意識、第七末那識、第八阿賴耶識。

從唯識的角度,「心/識」是認知的主體,所謂認知乃係「心/識」同時具備了成像與分別的功能,前者我們稱為相分(又叫所緣),後者稱為見分(又叫能緣),此二者都是「心/識」自身,而認知就是「心/識」自己的見分認識到「心/識」自己的相分。然而,嚴格說來「心/識」認知作用或真正的心理作用單位,是「心/識」加上「心所」這樣的聚合體,才能做到完全的認知或體驗。所以本篇將繼續說明「心/識」的助伴 —「心所」。

既然要一同協作進行某種認識作用,「心所」必然是與「心/識」同時俱起、緣同一境,而且二者必然得依同根(例如,眼識及其助伴心所必是同依眼根)。那麼,「心所」在認知上發揮哪些作用呢?這些作用又是怎麼分類呢?

依據佛教倫理學「善性」及「不善性」的概念,「心所」分為三大類:善性心所、不善性心所、不定性心所。其中,不善性心所再分為:根本不善(煩惱心所)、隨分不善(隨煩惱心所)兩類;不定心所則分為:遍行、別境、不定等三類。所以基本上「心所」依其善不善性,分成六類:遍行心所、別境心所、善心所、煩惱心所、隨煩惱心所、不定心所。以下逐一敘述。

一、 遍行心所,有五種:
此類心所為何稱為遍行?乃因為它們與心的結合是一切性(不管性質是善、不善、無記之心)、一切地(欲界、色界、無色界,及見道等地之心)、一切時(遍於八識緣一切境時)、一切俱(五種遍行心所一定相俱)。也就是不管何時何處,只要有心起,這五種心所一定俱起。這五種心所如下所列(註1):
1. 作意:使心未起時令起、已起時能趣境。白話說就是喚醒心去緣境。所以當我們說〝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就是作意心所沒有生起。
2. 觸:把心喚醒之後,觸心所接著促成感官、境塵以及心,三者觸碰一起。
3. 受:三者碰觸之後,受心所會引發主觀的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等三種感受。
4. 想:在感受之後,想心所會對所觸境〝取相分別〞,發揮認識功能。特別是跟意識結合的想心所,會對所取相建立一個〝這是甚麼東西〞的概念。譬如走路時踢到一個東西,想心所一旦取相、比對記憶儲存區之後,認知到這個東西原來是一塊石頭。所以說與意識俱起的想心所,有〝取相分別、安立名言〞的功能。
5. 思:認識之後,思心所會發揮思維、判斷的功能(審慮思),並且發起意志(動發思),此時就會有想法成形,進一步還可能帶動身體或語言的反應。譬如知道這是一塊石頭後,有的人會起〝不要讓它繼續留在這裡讓人踢到〞的想法,接著就會去把它挪開。

歸結五遍行心所的心理作用就是:
警心趣境 → 令心境合一 → 產生感受 → 取相分別 → 審慮決定並令心發動造善造惡。這五個心所,在任一心緣任一境時,都俱時相應生起同緣此境,一起協作發揮認識功能。

二、 別境心所,也有五種:
這裡的五種心所,因為所緣境各自不同,所以不會五個一起俱起。此外,它們皆通善、不善、無記三性,譬如定心所的作用有正定、邪定,慧心所的作用有正見、邪見。在《大乘百法明門論解》(以下簡稱《論解》)中,針對這五種心所,從它各自的獨特對境、本質(自性)、活動功能(業用)等三個角度來解析(註2),簡略如下:
1. 欲:此心所對〝所樂境〞才會作用,它能產生對所樂境愉悅嚮往的心理作用。
2. 勝解:此心所對已決定信解之境(叫〝決定境〞),產生堅定的接受與固著的心理作用,沒有一絲毫的猶豫或妥協空間。然而這個決定境可能是正或非正,假如指鹿為馬對某人來說已經是決定境,那麼他對於指鹿為馬的堅定不移,也算是勝解心所的作用。
3. 念:這個心所跟時下流行的〝正念〞有關。它促使心對於曾經習受之境(叫〝曾習境〞)能夠反覆憶持而明記不忘。這個曾習境假如符合正道,這個念心所才是正念,相反地,念心所也可以在作惡上頭反覆憶持、明記不忘,這就很可怕了!
4. 定:又叫做三摩地、等持、止。這個心所的作用是於〝所觀境〞能令心專注不散,也就是專注一境而不移,所以稱〝心一境性〞。定有正、邪,端賴其所觀境是甚麼。定心所的基礎是念心所,也就是說,在這個所觀境上(例如一句阿彌陀佛名號)必須先能夠反覆憶持不忘,然後才可能進一步集中專注在這個所觀境上。
5. 慧:即是般若。在〝所觀境〞上發揮揀擇的作用,也就是觀察、分析、判別而能斷疑、得決定之作用,換句話說,慧心所乃作為確定的認知,能斷疑惑。慧同樣也有正、邪之別。

三、 善心所,有十一種:
佛法裡的善法、不善法、無記法,是從解脫道與菩提道的角度來判定,並非從世俗社會的角度。善法,是指現在、未來皆能使自、他趨向解脫、證得菩提之諸法。《論解》中對這十一種善心所,分別從它的本質(自性)、對治、活動功能(業用)等三個角度來解析(註3),簡略如下:
1. 信:這裡的心所「信」,是有助於解脫與菩提的「信」,是指對諸法實事理(實)、三寶之功德(德),以及一切善法對善果之助成(能),能起勝解而令心澄淨。「信」以勝解為因,也就是對實、德、能的堅定與固持,由後令心澄淨。所謂〝信為道元功德母〞,除此之外,在筆者看來,這個心所「信」,對於淨土法門修學者非常重要,特別是在人生最後一刻臨命終時,這個「信」心所發揮令心澄淨的功能,可以讓臨命終人不驚慌害怕、混亂動盪,能清清楚楚意志堅定求生西方。可是如何培養這個心所呢?從阿賴耶識緣起論來看,就是讓它數數薰習、常常現行,操作上需要自己刻意營造一些因緣,譬如誦經、研經、聽經聞法、念佛共修等,讓自己對三寶的實、德、能,生起勝解而產生內心澄淨的感受。屢屢去體驗、經驗這種感受,讓這個體驗回薰到阿賴耶識,產生更多、力量強大的「信」種子,之後遇緣就容易現行,幫助我們在遇到急難時能夠維持澄淨的心理作用。
2. 慚:由於自省力與善法力,對於作惡一事產生羞恥心。
3. 愧:由於畏眾人,對於作惡一事產生羞恥心。
4. 無貪:對於一切人事物能不貪惜、不執著。
5. 無瞋:面對違逆我意的情境,能不恚怒發飆。
6. 無癡:對於佛法能明解。
7. 精進:對於修善斷惡之事,能勇悍不懈去實踐。
8. 輕安:身心調暢,堪能為性。所謂堪能性就像古人說「君子如水,隨方就圓,無處不自在。」
9. 不放逸:對於應修善、應斷惡之事,能修(善)、能防(惡)。
10. 行捨:由於無貪、無瞋、無癡,以及精進,令心能夠平等、正直、靜住、無功用行任運自在。
11. 不害:不害是依無瞋一分假立,即不損惱眾生。

四、 根本煩惱,有六種:
煩惱會惱亂身心,令其不寂靜,何況這個不寂靜還會產生漣漪效應,就是由這個煩惱心所勾發另一個煩惱心所,相續而轉。除了讓身心不寂靜之外,煩惱還會障礙善心所生起、發起惡行、感得現在苦果與未來苦報,讓眾生在輪迴中不得解脫,同時也障礙智慧的生起。所以煩惱是不善法(造惡業的增上動力),或至少是有覆無記性。(註4)
一般將煩惱分為根本煩惱(直接稱為煩惱)與枝末煩惱(稱為隨煩惱),根本煩惱有六種,《論解》中對這六種心所,分別從它的本質(自性)、能障、活動功能(業用)等三個角度來解析(註5),簡略如下:
1. 貪:對於一切有為法、及其生起的因緣,浸染愛著、迷戀執著。
2. 瞋:對於苦、生起苦的因緣,覺得憎惡恚怒。
3. 癡:即是無明。於解脫道、菩提道之道理迷闇無知,沒有如實知見。
4. 慢:把自己與他人相較之餘而起輕視他人的自恃之心,心不謙下。
5. 疑:於佛法正理疑惑猶豫,障礙發起佛教的正信。
6. 惡見:從佛教的角度來講即是顛倒錯誤的知見,有五種,包括:我執(執著有我,即是〝薩加耶見〞)、執我為常或斷(譬如執著我有不滅的靈魂 – 常,或人死如燈滅,一了百了 – 斷。這就是墮於兩頭的〝邊見〞)、執取否定佛法正理之謬見(〝邪見〞)、執著種種不符合佛法正理之劣法為最勝(〝見取見〞)、執著因戒禁(戒律、禁制)等而起之謬見,把一些無意義的行為認為可以導致解脫,也就是把非因計為因之邪見(〝戒禁取見〞)。以上這五種見都是基於錯誤的判斷而生的染污慧。

五、 隨煩惱,有二十種:
隨煩惱是根本煩惱之等流或分位安立。對於這二十種隨煩惱的說明,依《論解》,從自性、能障善法、業用等三個角度,整理如下。
1. 忿者,依對現前不饒益境,憤發為性,能障不忿,執仗為業。瞋一分攝。
2. 恨者,由忿為先,懷惡不捨,結冤為性,能障不恨,熱惱為業。瞋一分攝。
3. 惱者,忿恨為先,追觸暴惡,恨戾為性,能障不惱,蛆螫為業。瞋一分攝。
4. 覆者,於自作罪,恐失利譽,隱藏為性,能障不覆,悔惱為業。貪、癡二分攝。
5. 誑者,為護利譽,矯現有德,詭詐為性,能障不誑,邪命為業。貪、癡二分攝。
6. 諂者,謂罔他故,矯設異儀,諂曲為性,能障不諂,教誨為業。貪、癡二分攝。
7. 憍者,於自盛事深生染著,醉傲為性,能障不憍,染依為業。貪一分攝。
8. 害者,於諸有情心無慈悲,損惱為性,能障不害,逼惱為業。瞋一分攝。
9. 嫉者,徇自名利,不耐他榮,妬忌為性,能障不嫉,憂戚為業。瞋一分攝。
10. 慳者,耽著法財,不能惠捨,祕悋為性,能障不慳,鄙畜為業。貪一分攝。
11. 無慚者,不顧自法,輕拒賢善為性,能障於慚,生長惡行為業。
12. 無愧者,不顧世間,崇重暴惡為性,能障礙愧,生長惡行為業。
13. 不信者,於實德能,不忍樂欲,心穢為性,能障淨心,墮依為業。
14. 懈怠者,於善惡品修斷事中,懶惰為性,能障精進,增染為業。
15. 放逸者,於染淨品,不能防修,縱蕩為性,障不放逸,增惡損善所依為業。懈怠及貪瞋癡四法各一分攝。
16. 惛沈者,令心於境,無堪任為性,能障輕安、毘鉢舍那為業。
17. 掉舉者,令心於境,不寂靜為性,能障行捨、奢麼他為業。
18. 失念者,於諸所緣,不能明記為性,能障正念,散亂所依為業。念及癡各一分攝。
19. 不正知者,於所觀境,謬解為性,能障正知,毀犯為業。慧一分攝,是煩惱相應慧故。慧及癡各一分攝。
20. 散亂者,令心流蕩為性,能障正定,惡慧所依為業。

六、 不定心所,有四種:
如前所述,心所原是依據佛教倫理學「善」(有助於解脫道、菩提道)「不善」(有礙於解脫道、菩提道)來區分,因此,在此不定的意思是指善、非善的不定。當這四種不定心所與善法相應轉時,它就為善性;與不善法相應轉時,它就成為不善性;與無記法相應轉時,它就是無記性。四種不定心所在《論解》中僅從本性、業用這兩個角度來分析,就沒有對治(因為善法才有對治)、能障(因為不善法才有能障)的角度(註6)
1. 睡眠:現代普遍認為睡眠能幫助恢復體力、腦力和精神,並能舒緩壓力,增強學習能力,從而保持身體健康。人若缺少睡眠,神經系統就會出現紊亂,內分泌系統和精神活動都會出現障礙,甚至死亡,但是睡眠過多也會影響健康。在睡眠時,五種感官活動及身體的物理運動會停止,頂多只剩意識在運作而無前五識(然而深度睡眠時,連意識都不會活動)。所以在睡眠的狀態下,心極暗劣,障礙我們修觀。
2. 惡作:即是惡所作。(註7)就是後悔自己之前的造作。假如是追悔不該做而做了、或該做而沒有做的,例如懺悔,是善法;對於該做的做了(例如布施)、或不該做的沒做(例如趁機揩油),反倒生起反悔,就是不善法。因為這種心相是奔騰躍動,所以障礙修止。
3. 尋:尋求。以思心所、慧心所一分為體,所以有取相、揀擇的功能,它可以快速急遽掃描分析意識之所緣境,但是只能知道粗相,譬如馬上知道它是甚麼東西。
4. 伺:伺察。它跟前者尋求心所同一種性質,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它能夠推究意識所緣境之細相,譬如它可以知道更細節的特徵。換句話說,尋、伺在推度的深度是不一樣的,但是二者都只能是與意識俱起,不能跟前五識相應。

看完了五位百法中「心所法」的部分,了解「心所」分為六類:遍行心所、別境心所、善心所、煩惱心所、隨煩惱心所、不定心所,下攝共計51種心所法。學了這些,讓我們來想想三個問題:
一、我們學了這麼多的心所法,對我們生活中有甚麼用處呢?
二、它跟我們在第一段提到的人本主義心理學家卡爾.羅傑斯認為「〝我〞是過去一切體驗的總和」這個觀念,能有甚麼連結的省思?我們應該增加甚麼樣的體驗或把甚麼樣的心所養大、養壯?
三、如何增加善的體驗,或是如何養成善心所?用甚麼方法?

這三個問題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同時歡迎在迴響欄發表您的看法。

註1:《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
作意者,謂警覺應起心種為性,引心令趣自境為業。
觸者,令心心所觸境為性,想、受、思等所依為業。
受者,領納順、違、俱非境相為性,起欲為業…。
想,則於境取相為性,施設種種名言為業,…。
思,則令心造作為性,於善品等役心為業,…。」(CBETA, T44, no. 1836, p. 48, a2-11)

註2:《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
言欲者,於所樂境,希望為性,勤依為業。
勝解者,於決定境,印持為性,不可引轉為業。…
念者,於曾習境,令心明記不忘為性,定依為業。…
三麼地者,此云等持,於所觀境,令心專注不散為性,智依為業。…
言慧者,於所觀境,揀擇為性,斷疑為業。…」(CBETA, T44, no. 1836, p. 48, a13-26)

註3:《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
言信者,於實德能,深忍樂欲,心淨為性,對治不信,樂善為業。…
言精進者,於善惡品修斷事中,勇捍為性,對治懈怠,滿善為業。…
言慚者,依自法力,崇重賢善為性,對治無慚,止息惡行為業。…
言愧者,依世間力,輕拒暴惡為性,對治無愧,止息惡行為業。…
言無貪者,於有、有具,無著為性,對治貪著,作善為業。…
言無瞋者,於苦、苦具,無恚為性,對治瞋恚,作善為業。…
無癡者,於諸事理,明解為性,對治愚癡,作善為業。
言輕安者,遠離麁重,調暢身心,堪任為性,對治昏沈,轉依為業。…
言不放逸者,精進三根,於所修斷,防修為性,對治放逸,成滿一切世出世善事為業。…
言行捨者,精進三根,令心平等、正直,無功用住為性,對治掉舉,靜住為業。…
言不害者,於諸有情不為損惱,無瞋為性,能對治害,悲愍為業。」(CBETA, T44, no. 1836, p. 48, b1-c26)

註4 《佛光大辭典》〝有覆無記〞。又作有覆心、有覆。為無記之一種。其性染污,覆障聖道,又能蔽心,使心不淨,故稱有覆;然因其勢用弱,不能引生異熟果,故稱為有覆無記。至于不善等法,雖亦能障蔽聖道,然以其勢用強,可招感異熟果,故不稱為有覆無記。

註5《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
言貪者,於有、有具,染著為性,能障無貪,生苦為業。…
瞋者,於苦、苦具,憎恚為性,能障無瞋,不安、惡行所依為業。…
慢者,恃己於他,高舉為性,能障不慢,生苦為業。…
無明者,於諸理事,迷暗為性,能障無癡,一切雜染所依為業。…
疑者,於諸諦理,猶豫為性,能障不疑、善品為業。…
惡見者,於諸諦理,顛倒推度,染慧為性,能障善見,招苦為業。…」(CBETA, T44, no. 1836, p. 48, c28-p. 49, a15)

註6《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2:「
睡眠者,令身不自在,昧略為性,障觀為業(即毘鉢舍那)…。
言惡作者,惡所作業,追悔為性,障止為業(即奢麼他)…。
言尋伺者,尋謂尋求,令心怱遽,於意言境麁轉為性。
伺謂伺察,令心怱遽,於意言境細轉為性。二法業用,俱以安、不安住身心分位所依為業。」(CBETA, T44, no. 1836, p. 50, a17-b8)

註7《大乘廣五蘊論》卷1:「云何惡作?謂心變悔為性。謂惡所作,故名惡作。」(CBETA, T31, no. 1613, p. 854, a5-13)

 

2 comments

  1. 將唯識學與人本主義心理學比對觀察,是相當有趣、實用又貼近生命的研究方式!
    因為,除去了能體驗的功能,這一生的生命或許就可以算做是結束了。
    然而,如果是阿茲海默症患者,他們可能某種程度的忘記了今生的許多重要體驗。
    突然想到,Carl Ransom Rogers 所說的:"〝我〞,就是一個人在過往時空裡一切體驗的總和。",若應用在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身上,我們應該如何思惟這樣的情形呢?

  2. 學了這麼多的心所法,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增加我們對自己的起心動念有更多詳盡的覺察,透過這些認識更加了解自己大多容易處於何種心所,是造了善業或惡業,進而提醒自己要常常如理思維善心所,不要被不好的習性慣性帶著走,剛開始需要刻意去造作,扭轉壞習慣,慢慢薰習增長,習慣後就自然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