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瑜伽行派對一切存有的分類系統 – 五位百法

《瑜伽師地論》在〈五識身相應地〉中,用五個構面去說明甚麼叫眼識、耳識…乃至身識。這五個構面就是: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

自性 — 識的自性是了別(認識活動);

所緣 — 識能認識的(即所緣)是東西包括色境或聲境…或觸境,每一種識有它獨特的對應境(所緣境),譬如眼識的對應境是色境。

所依 — 前五識生起所依的因緣分成三種:俱有依、等無間依、種子依。俱有依是該識所對應之根,例如眼識的俱有依就是眼根;等無間依是前剎那已滅的自類識,作為開導之用;種子依就是阿賴耶識。對於阿賴耶識上一篇有專文簡單介紹過。

作業 — 前五識造作功能有三種:一是「了別業」— 只能了別自己相應境色,同時只能認識境〝自相〞(不能知道無常、空、無我等共相)、現在(五識不能了別過去與未來)、一剎那(只能一剎那了別,第二剎那之後的尋求心、決定心,乃至染淨心、等流心,都是意識的作業);二是「隨轉業」— 該識起染或淨,完全被第六意識的染淨心牽著走;三是「取果業」— 雖然跟著意識走,但是自己造業自受其果,例如未來轉生不同物種的眾生,其眼識就有明利或闇鈍的差別。

助伴 — 是指和該識依同根、緣同境,一起俱起、共同執行認識作用的「心所」(心所有法),心所的認識作用是細相,不像識的認識是總相。心所有法,就是接下來要闡述的主題。但是在進入主題之前,我們必須對心所有法的脈絡有所認識,所以本篇先介紹「五位百法」的分類系統。

一切存有,展現出如此多種的樣貌,而瑜伽行派用甚麼樣的標準對這一切存有化繁為簡、適當分類呢?

首先,將所有一切存有先區分為兩大類:〝有為法〞與〝無為法〞。

〝有為法〞即是有生有滅的現象界事物,在佛法中這些事物是因緣和合而生,實際上並非真實實有,是唯心所造,體是幻性。而〝無為法〞看不見,它是一切有為法的本質或實體,這個本質就稱為空性、法性、真如。能在有為法中放下所有執著(包括我執、法執),就可以體證到這個本質,因此,非是離了有為法還有一種叫無為法的東西,而是在有為法上達到無我時所顯之性叫無為法,這才是萬事萬物的實體。

接著在〝有為法〞裡再區分:有自性的法、沒有自性的法。
有自性(svabhāva,the definitive nature of something)的意思就像是元素週期表裡每一個原子,都有它自己獨特的性質而不相混,即是法的「任持自性」義,就是每一個法都有自己獨特性質,儘管它還是因緣所生。所以有自性的法包括:心法、心所法、色法;沒有自性的法只有一種:心不相應行法,它其實是假立於色與心或心所三法或生變化之分位上(像是水蒸氣、冰都是水的分位)。

因此整個分類系統中五大支類就成型如下:心法、心所法、色法、不相應行法、無為法。這就是「五位百法」中的「五位」。

一、心法:
心就是識,我們前面提到的五識身就是屬於這一類。瑜伽行派主張識有八種,就是眼耳鼻舌身五識,加上第六意識、第七末那識、第八阿賴耶識。所有現象界萬事萬物的顯現與認識分別,都是心/識的功能。心法有8種。然而心(識)運作時不會只單靠心(識),一定伴隨著心所,所以心現象的單位是心、心所的聚合。

二、心所有法:
心所有法,就是心所。為什麼叫心所?因為它依心所生、與心俱起、系屬於心(註1)。《成唯識論》中打個比方說,心就像畫師先畫出結構輪廓,心所就像畫師的徒弟著色填彩,兩者一起共同完成畫作的呈現。瑜伽行派把心所劃分為六類51種,不同的心(有八識,就是八種心)助伴的心所各有不同的性質與數量,有關於心所進一步的內容下一篇再敘。

三、色法:
從瑜伽行派的角度來說,一切都是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因此色法在唯心的立場上,是隨順世間人的認識而假安立。色法分成:四大種(地、水、火、風),以及依這四大種作為前導與增上而產生之四大種所造色(註2),分別是:根色(五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這五根即是眼等五識之俱有依)、境色(五境:色境、聲境、香境、味境、觸境,這五境即是眼等五識之所緣境),以及法處所攝色(是意識所緣境之一分)等三類11種。

四、心不相應行法:
安立這一類法的主要目的在描述重要的世間相,嚴格說來它只算是心法的分位,就像波依水,波並無實體,水才是實體,因此心不相應行法屬於假體法。瑜伽行派在此立了24法,以增加對世間諸行的認知,如下:
1. 指稱一切法之存在態、一切法之成立相:得;
2. 跟眾生的安立有關:命根(壽)、眾同分(眾生的共因)、異生性(凡夫本性);
3. 指稱有為法四相:生、老、住、無常;
4. 指稱有為法剎那生滅、前後相續、發生次序等概念:勢速、流轉、次第;
5. 指稱有為諸法彼此不違而聚集之性:和合性;相反地,彼此相違而不能聚集之性:不合和性(例如善、惡法相違,故剎那不能俱起);
6. 指稱善惡因果有別、有條不紊:定異;
7. 指稱善惡因果相稱性(善因生善果,惡因得惡果):相應;
8. 反映有為法由於互相之間的關連而顯現出時間、空間、數量的概念:時、方、數;
9. 指稱眾生共業所攝之語言習氣:名(詞彙)、句(句子)、文(單字);
10. 指稱凡夫暫伏前六識之世間定:無想定;在此狀況下所得之果報叫:無想報;(由於第六意識取相分別力用最強,能夠暫伏讓它不運作,稱作無想。凡夫之人多以為這就是解脫、涅槃,所以另立一法特別凸顯說明。)
11. 指稱聖者伏斷前七識所入之出世間定:滅盡定。

五、無為法
上述四個種類(心法、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應行法)轄下之諸法,共同的特質就是待緣而起、有變化、有造作,相對地,無為法的性質就是不待緣、無變化、無造作。是甚麼東西有這種特質呢?就是「真如」(tathātā)。
真如是甚麼?真如是指諸法真實有的當體(又叫法性,諸法的本性),也就是說諸法空去了眾生我、法我的執著之後,尚有無法空掉的真實者,即是真如。就唯識學的立場來說,在依他起性上遠離遍計所執性所顯之性 – 圓成實性,就是真如。這真是太抽象了!實在因為真如體性,離凡夫所能觸及、認識分別的種種相貌,也不是凡夫思維所能把握,更不是言說可以表述的(註3),唯一能夠證知它的只有聖者的無分別智。
在瑜伽行派無為法下分成六種,其中「真如無為」(一切法無眾生我、無法我所顯之平等實性)是其他五種之體,換言之,其他五種基本上是「真如無為」在不同遇緣所顯現的側面,或叫做異名,包括:虛空無為、擇滅無為、非擇滅無為、不動無為、想受滅無為。(註4)

了解了瑜伽行派對一切存有的分類之後,下一篇我們擬就其中的「心所有法」來探討,以呼應五識身相應中的「助伴」。

參考文獻
1. 周貴華(2009)。《唯識通論︰瑜伽行學義詮(上)》〈第二編 法相學 第一章法事通論~第三章法事別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頁181-241。
2. 《大乘百法明門論解》T 44 , No. 1836。

註1. 《成唯識論》卷5:「恒依心起、與心相應、繫屬於心,故名心所。如屬我物立我所名。心於所緣唯取總相,心所於彼亦取別相,助成心事,得心所名。如畫師資作模填彩。」(CBETA, T31, no. 1585, p. 26, c15-18)

註2.《瑜伽師地論》卷3:「今當先說色聚諸法。問一切法生,皆從自種而起,云何說諸大種能生所造色耶?云何造色依彼、彼所建立、彼所任持、彼所長養耶?答:由一切內外大種及所造色種子,皆悉依附內相續心,乃至諸大種子未生諸大以來,造色種子終不能生,造色要由彼生,造色方從自種子生,是故說彼能生造色,要由彼生為前導故。由此道理,說諸大種為彼生因。」(CBETA, T30, no. 1579, p. 290, a1-11)

註3.《解深密經》卷1〈勝義諦相品2〉:「內證無相之所行,不可言說絕表示, 息諸諍論勝義諦,超過一切尋思相。」」(CBETA, T16, no. 676, p. 690, a26-27)

註4.《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2:「言虛空無為者,謂於真諦離諸障礙,猶如虛空,豁虛離礙,從喻得名。下五無為,義倣此說。擇滅者,擇謂揀擇,滅謂斷滅,由無漏智,斷諸障染,所顯真理,立斯名焉。非擇滅者,一真法界,本性清淨,不由擇力,斷滅所顯;或有為法,緣闕不生,所顯真理。以上二義,故立此名。不動者,以第四禪離前三定,出於三災、八患,無喜樂等動搖身心所顯真理,此從能顯彰名,故曰不動。想受滅者,無所有處想受不行所顯真理,立此名爾。」(CBETA, T44, no. 1836, p. 52, a6-15)

One comment

  1. 感恩您耐心的整理,抽絲剝繭的將所學分類,也是非常耗腦細胞的!
    感激您的貢獻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