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阿賴耶識是甚麼? – 攝持種子相應識

之前,我們談到眼識 — 色境的認識活動,明瞭眼識的產生必須依賴三種因緣:阿賴耶識(種子依)、眼根(俱有依)、已滅的前剎那眼識(等無間依)(註1)。什麼是種子依?「種子依,謂即此一切種子執受所依、異熟所攝阿賴耶識。」這句話的重點就在「阿賴耶識」。什麼是「阿賴耶識」?本篇就讓我們對它做進一步的了解。

回到佛教最基本的思想,「緣起」是佛教思想最鮮明的特色,為大小乘所共。佛教用「緣起」來交代現象世界的生起,主張一切事物乃是眾多因緣的聚集才能生起,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不是隨機、不是宿命、不是創造主所設所造,而是由種種條件、因素、關係聚合而產生、出現。而瑜伽行派一個重要的特色就是在緣起論方面有深入的開展,揭示了諸法生起的因緣結構。其中,「因」成為其理論分析與建構的重點,提出了含藏一切〝種子〞的「阿賴耶識」之概念。「阿賴耶識」成為一切法緣起的因體,換言之,它即是一切法生起之發生因、親因、直接因。

阿賴耶識的概念在《瑜伽師地論》中著墨有限,今以《攝大乘論》(以下簡稱《攝論》)為本進行說明,擬從《攝大乘論》〈所知依分〉(編按:所知依 – 所應該知曉的、染淨一切法之所從出)一節中,展開「阿賴耶識」的描繪。這裡簡要介紹一下《攝大乘論》,《攝大乘論》也是無著所造,以簡要的十種殊勝,廣攝一切大乘法,展現出大乘法門的宗要,同時它也代表無著的唯識思想。印順導師說「這部論是唯識學中扼要而最有價值,為治唯識學者所必須研究的聖典,這是誰也不能否認的。」(註2)

在《攝大乘論》〈所知依分〉,開宗明義即宣稱:

此中最初且說所知依,即阿賴耶識。
世尊何處說阿賴耶識名阿賴耶識?謂薄伽梵於阿毘達磨大乘經伽他中說:
「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

這一段文字指出現象界一切存有,其「因」就是阿賴耶識。阿賴耶識的概念是唯識學派所創立的。談到阿賴耶識,首先就要了解它的體相,《攝論》是如何說明阿賴耶識呢?

此中安立阿賴耶識自相者,謂依一切雜染品法所有薰習為彼生因,由能攝持種子相應。此中安立阿賴耶識因相者,謂即如是一切種子阿賴耶識,於一切時與彼雜染品類諸法現前為因。此中安立阿賴耶識果相者,謂即依彼雜染品法無始時來所有薰習,阿賴耶識相續而生。

這一段文字用白話解釋就是,一切善法、惡法、不善不惡法產生時,當下除了發揮它們本身的功能作用外(例如因為自私、貪婪、慈悲、無我等所造作的語言、行為),同剎那也會將一模一樣的功能作用再度蓄積成勢,成為看不見的種子型態(亦即未來可以生出現象之潛在功能)而保留下來,這就叫做「攝持種子相應」(攝持是保留、保存,相應是指同類,就是保存同類功能作用的種子)。這些種子們日後待緣成熟,可以再度生出同類功能作用。而這些種子們之聚集,就是阿賴耶識。所以阿賴耶識含藏以前的一切現象所留下的勢力,這勢力是未來一切現象生起的可能性;而一切現象的生起同時,也會反饋一模一樣的新勢力融入阿賴耶識。前者我們說是〝種子生現行〞,後者則是〝現行熏種子〞,而這個種子識在《攝大乘論》中即是阿賴耶識。(註3)

讓我們發揮想像力,用一個例子來類比。設想「勢」(power)這一個概念,它有隱匿與顯發兩種狀態,我們把隱匿的狀態比作〝種子〞(類似潛能 – potential 的概念),把顯發的狀態比作〝現行〞(類似外在現象 – outward appearance 的概念)。所謂〝種子生現行〞,就是「勢」從隱匿的潛能轉變為可以被感知到的外在現象;而〝現行熏種子〞,就是在這個外在現象展現同時,又留下一個新的、跟它一模一樣的隱匿潛能,等待下一回合、在適當的時機再度顯發。而這些各式各樣隱匿的潛能之聚合,就好比是阿賴耶識。所以《攝論》中說:

由攝藏諸法,  一切種子識,
故名阿賴耶,  勝者我開示。

歸結以上的說明,阿賴耶識是能生起諸法的因,而諸法現行又能熏回同類勢力、新的種子融入阿賴耶識。再次重申,在《攝大乘論》中,阿賴耶識即指這些種子們聚合而成之識 – 種子識。

接下來我們進一步來分析阿賴耶識跟前六識的關係。《攝論》中說:

如是二識更互為緣,如《阿毘達磨大乘經》中說伽他曰:
 諸法於識藏,  識於法亦爾,
 更互為果性,  亦常為因性。

在這裡,〝諸法〞指的是前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因為瑜伽行派主張萬法唯識,主張一切現象(諸法)不外乎就只是認識作用而已,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諸法〞或稱一切現象,等於就是前六識,或者說六種感官的覺知作用。假如我們覺得這樣的想法太抽象了,不妨用夢來比喻。夢境,沒有實境,夢裡所呈現的山河大地、人物花鳥,不過是我們內心認識活動之餘的成像。其次,這句話中的〝識〞指的是種子識或者說阿賴耶識。整句話的意思強調阿賴耶識與前六識展轉相生的關係:阿賴耶識恆時為諸法生起的親因,諸法亦為阿賴耶識的生因。

此外,在無性菩薩所造《攝大乘論釋》中,說:

又如《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中說,阿賴耶識與諸轉識作二緣性:一、為彼種子故;二、為彼所依故。…復次諸轉識與阿賴耶識作二緣性:一、於現法中能長養彼種子故;二、於後法中為彼得生。(註4)

第一段話是說阿賴耶識是前六識(編按:其實前七識都是)的種子識,而且前六識生起所需要的俱有依(眼根、耳根…意根等)也是從阿賴耶識生起的。第二段話是說前六識在運作同時,會熏成同樣的勢力(新種子)融入阿賴耶識,而種子們所組合成的阿賴耶識也一直在〝前滅後生、相似相續、非常非斷〞的動態變化當中,成熟之後作為後世有情總報之果體(真異熟)。這就是前六識與阿賴耶識的關係 – 互為因果。(編按:世俗中互為因果常見的例子就是:蛋生雞、雞生蛋、蛋又生雞)

綜合以上所說,我們學習到以下三點:

  1. 阿賴耶識本身是「一切染法熏習已,為彼得生因,攝持種子相應識。」(註5)換句話說,由於諸法的熏習作用而產生、且能保留與這些法相同的功能作用之種子們的聚集,就是種子識、阿賴耶識。它讓諸法功能作用生生不息、輾轉傳遞下去,未來遇緣現行。
  2. 諸法皆有其自身的種子 – 有多元的種子作為多元現象的所依,也就是說每一個現行的法,在阿賴耶識中必然有種子作為它生起的因緣;而且諸法現行也回熏產生同勢力新種子融入阿賴耶識。阿賴耶識是一切諸法現行的親因、直接因,然而諸法也是阿賴耶識生成的親因、直接因,兩者展轉更迭,形成生生不息的循環,或惡或善,直到對治道生起。這就是阿賴耶識與諸法(前六識)的關係。
  3. 阿賴耶識緣起,說明心識之存在為緣起法生起之前提,這就是〝緣起的唯識性〞,是瑜伽行派關於緣起說的特色。

參考文獻:

《攝大乘論本》,CBETA, T31, no. 1594。

註1:《瑜伽師地論》卷1:「云何眼識自性?謂依眼了別色。彼所依者:俱有依謂眼,等無間依謂意,種子依謂即此一切種子、執受所依、異熟所攝阿賴耶識。」(CBETA, T30, no. 1579, p. 279, a25-28)

註2:釋印順(1992)。《攝大乘論講記》。妙雲集 (上編之6)。台北:正聞出版社。

註3:《攝論》是〝一種七現〞的概念,不似《成唯識論》〝八識別體〞的概念。前者,阿賴耶識就只是種子識;後者,阿賴耶識有種子識與現行識。

註4:《攝大乘論釋》卷2:「此中為顯阿賴耶識與諸轉識更互為緣,引阿笈摩,令其堅固故,說諸法於識藏等。又如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中說,阿賴耶識與諸轉識作二緣性。」(CBETA, T31, no. 1598, p. 390, b23-26)

註5:《攝大乘論釋論》卷2:「即此自相,一切染法熏習已,為彼得生因,攝持種子相應識。」(CBETA, T31, no. 1596, p. 276, a25-26)

2 comments

  1. 這種形而上的概念,確實很不容易掌握。若採用譬喻的方式,得先要有一些科幻的想像力。
    想像有一台超高科技、兼具放映跟攝錄功能的機器,它放映跟攝錄所涵蓋的範圍包括3D影像、聲音、味道、觸感、心情…等等全部都被網羅在內。而且它是放映與攝錄同步運轉,意味著放映出來的東西當下馬上又被自己攝錄進去,儲存在記憶體中,下次可以再放映出來(至於何時再放映出來的問題等下回再談)。還有,它是全年無休、每一剎那都在運轉,就像相機快門閃個不停、放影機play鍵從沒按暫停過。
    阿賴耶識就像是這樣的機器,每一時每一刻都在放映出花花世界森羅萬象、愛恨情仇,還可以同步錄製下來,儲存在記憶體中保存,等待下次因緣成熟,原音、原影、原味可以再現。
    可是這樣就永遠不會有變化囉?不對!放映出來的東西中有可以被調節的部分,這部分就是愛恨情仇,而這個調節鈕就是意識,意識可以調整原先放映出來的愛恨情仇感受,譬如把瞋恨轉弱一點、慈愛轉強一點,如此這台機器再攝錄進去的東西也就跟原先的有了差別。
    這樣比擬,不知道會不會清楚一些、具體一點?

    1. 經過您微妙的詮釋,唯識學不再只是艱深理論,瞬間貼近了生活,而且對於 “製造種子” 產生警覺,讓學術理論活出功能應用性。
      真是謝謝您的努力和貢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