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瑜伽師地論》中談五種感官認識活動—以眼識為例:色境的認識活動

上一篇我們談到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唯識無境」的世界觀,也就是「境無實體,唯識所現」(這個「境」包括人我,以及所有一切萬事萬物),可見「識」在整個唯識思想中的核心角色,所以,緊接著讓我們慢慢來了解「識」這樣一個概念。

「識」以了別為自性,換句白話說,「識」是〝認識活動〞。在我們的生活經驗中,人類的感官覺知可分為五種: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對應佛法分別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此外佛法還把意識列入,成為「六識說」,不過這是隨順我們世間一般人能夠理解的角度來說的。瑜伽行派更進一步提出「八識說」,即除了前述六識之外,還要加上第七識:末那識,以及第八識:阿賴耶識。由於這二識極是幽微難顯,因此以凡夫的智慧根本無法覺察到其存在,此乃聖智所證最勝真實境界,甚至說前七識都是由第八識阿賴耶識轉起的(註1)。

根據國立中央大學影像處理暨虛擬實境實驗室的一份資料中說明,人類的主要知覺功能,視覺佔80%、聽覺佔10%、觸覺佔5%、嗅覺佔3%、味覺佔2%。換句話說,視覺是人類最重要的知覺(註2)。因此在我們了解瑜伽行派有「八識說」之後,接著就從比較粗顯而重要的「眼識」談起。

在《瑜伽師地論》中,是從五個構面來觸及「眼識」是甚麼,這五個包括: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眼識,是一種功能、一種認識活動,基本上就是這五個構面之聚合,也就是說眼識基本上是這五法〝俱有而轉〞這麼個一件事,故稱為「相應」(註3)。因此在本論中一開頭就看到「五識身相應地」這個詞,即是意味用這五法來說清楚甚麼是眼識乃至身識。

識,是指認識活動或認識作用;眼識,是指認識「色法」的作用,也就是色境的認識活動。

色法是甚麼?
在本論中說色法的特質是「有見、有對」,「有見」是指色法具有明了顯現、可以被看見的性質;「有對」主要是指有質礙性,也就是色法在空間中佔有質量、體積,所以在同一時空中,色法與色法之間互為障礙。(註4)
色法可以從三種角度觀察:顯色(顏色、材質、質量)、形色(長短方圓寬扁等相對形狀)、表色(動作、動態)。然而,這裡要重申的是,不要認為色法是個實體的存在,色法依然是阿賴耶識的種子所現,以識為性。
色法作為眼識的所緣境,有兩種層次:疏與親(註5)。一言以蔽之,「疏所緣緣」或可說是外境或外塵,「親所緣緣」是指眼識之相分(內識之成像),這是因為認識活動是眼識中的見分直接去認知眼識中的相分,所以眼識的相分才會叫做親所緣緣。不過相分是來自於眼根取外境後,將外境一變為與它質性相似之眼識相分,因此這個外境還是相分的本質(本尊),所以叫做疏所緣緣。(註6)這些疏所緣緣 , 外在於眼識、與眼識相離之境(即外境、外塵),是眾生阿賴耶識自構或共構所現、因緣所生、依他起,是識的一種,叫相識,即是《攝大乘論》中說為「彼所受識」,然而即便它是因緣所生、幻有,卻是有自性、力用,就像石頭本身是因緣所生法,其存在是幻有,但不代表它的堅硬性是虛幻,石頭用來砸人還是會痛。所以,緣生法說的是這些法的存在是幻有,但是諸法各有其自性(在此的自性指的是svabhāva,the definitive nature of something)與力用,這可不是空無飄渺。

小結一下所緣色境,分兩種層次:疏所緣緣(或可說為外境或外塵)及親所緣緣(內識之成像)。前者是眾生阿賴耶識自構或共構所現,是因緣所生、依他起,是識的一種,叫相識;後者是個別眼識中的相分,不同分的眾生,成像會有差別,所以才會有所謂的「一境四心」,也就是人見到的是〝水〞的東西,天人見到的是瑠璃,魚見到的是窟宅,餓鬼見到的是猛火或膿血。(註7)

介紹完眼識的作用(即認識色法)與所緣境(即色法),現在回過頭來看看,眼識是在甚麼因緣下產生的?
在本論中提到,眼識的產生必須依賴三種因緣:阿賴耶識種子(種子依)、眼根(俱有依)、已滅的前一剎那眼識(等無間依)。

眼識一定是從阿賴耶識的自類種子識中生起,這就是唯識學所說「分別自性緣起」的道理,也就是每一個現行的法,在阿賴耶識中必然有其種子作為它生起的因緣,換句話說,一一諸法各有其各自的自性,各別有其種子,因果絕不紊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關阿賴耶識進一步的概念,請容後續文章再詳談。

其次,眼識的生起必須要有眼根。眼根是甚麼?在本論中,眼根是四大種(地、水、火、風)所造的淨色,唯清淨天眼可見,凡夫肉眼是看不見的,同時它也是有質礙性的色法。所以在本論中所指的眼根,並不是我們所認知的眼睛或眼球,接著我們會猜,那就是指視神經囉?也不盡然。有兩個理由,一者是瑜伽行派中對眼根也有不同說法:一種是現行的淨色根(編按:或許這個時候就比較可以比擬為視神經),一種就直指能發起認知的種子識,因為根(indriya)的定義是取境發識的〝功能〞,不一定是要現行的色法(註8);第二個理由是不同的智慧看到的層次不一樣,很難匹配。例如牛頓(1666)認為光是粒子所組成,到了十九、二十世紀一些科學家證實光是一種具有粒子之特性的電磁波。
眼根對眼識的重要性可從它是眼識的「俱有依」這個詞上看出來。什麼是俱有?白話說就是同生同死,眼根與眼識彼此俱損俱益,眼根壞了,眼識就不能生起;眼根好一點,眼識的作用也明利。而且眼根只能發起色塵的認識活動,對於聲塵、香塵、味塵、觸塵無法取境、無法發起認識,這種獨特性才讓色塵的認識活動依〝根〞立名,稱為「眼識」。

再來,依眼根、緣色境,使眼識從種子態轉為現行態,進行色法的認識活動,同時,一定會伴有其他的心理作用。前述眼識(或八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我們稱為「心法」,伴隨的心理作用我們稱為「心所有法」,因為它們「恆依心起,與心相應,繫屬於心,故名心所。」(註9)這些諸多心所有法,稱為助伴,根據《百法名門論》有51種,分為六類:一、遍行有5;二、別境有5;三、善有11;四、煩惱有6;五、隨煩惱有20;六、不定有4。心所有法的詳細內容,請容日後再敘。
這些助伴八識的心所有法,在阿賴耶識中各有其種子,它跟八識的關係是同時依根緣境,生起自己各自的見分、相分,當見分緣相分時,各起不同的作用(例如貪愛、慚愧等等)。八識與諸多相應的心所有法,同時緣境流轉、同時剎那生滅。(註10)心所有法既然叫助伴,可知不能獨立運作,必須伴隨心法起作用;心法運作時,一定也伴隨相應的心所有法。

所以「唯識無境」的「識」,其實是八識聚(compounds),也就是心法+心所有法之聚合。

眼識(色境的認識活動)有三種運作(operations),我們稱之為「作業」。
第一種運作,叫「唯了別自境所緣」。眼識的見分去認識相分,這稱為「了別」,而眼識的了別功能僅限於色境(色塵),像聲塵、香塵就不是它能了別的。而且只能了別〝現在〞所緣色境,無法了別過去與未來的色境。
第二種運作,叫「隨意識轉」,眼識隨第六意識轉。因為眼識力微,所以眼識活動時,要先由意識作意心所推動它,等它完成認識功能、第二剎那之後,第六意識會尋求、決定,分別取相,了知所緣是樹、花或是燈等,並發動善心或煩惱心,此時眼識也會跟著意識生起或善或煩惱之心所。接著第六意識決定發動任何善不善業,眼識也配合著意識發業而轉。所以眼識是個第六意識的追隨者(follower)。
第三種運作,叫「取果業」。因為眼識會跟著第六意識起善染心所、造善惡業,所以日後也會產生果報(註11),譬如輪迴六道眾生,眼識有闇頓或明利的差別,這跟他前世眼識的作業有關。

總結這一篇的要旨,以「眼識」為例,從佛法的角度說明五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五種感官認識作用。本論從五個構面來觸及「眼識」是甚麼,包括: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眼識基本上是這五法〝俱有而轉〞這麼個一件事,故稱為「相應」。
以眼識為例:
自性:依眼了別色,了別是識的自性。
所依:眼識依賴的因緣有三種,分別是:俱有依(眼根)、等無間依(前剎那已滅眼識)、種子依(阿賴耶識)。
所緣:色境或色塵,又可分為親與疏。疏所緣緣是眾生阿賴耶識中色法種子所自構或共構現行的外界色境;親所緣緣是眼識中的相分成像,從疏所緣緣變帶而來。
助伴:伴隨眼識同時起不同作用的心所有法,眼識的助伴有34種心所有法。
作業:眼識的運作有三,包括唯能了別色境、追隨第六意識的運作、能取果報。

 

註1:《瑜伽師地論》卷63:「勝義道理建立差別,我今當說。云何名為勝義道理建立差別?謂略有二識:一者阿賴耶識,二者轉識。阿賴耶識是所依,轉識是能依,此復七種,所謂眼識乃至意識。譬如水浪依止暴流,或如影像依止明鏡。如是名依勝義道理建立所依、能依差別。」(CBETA, T30, no. 1579, p. 651, b13-18)

註2:http://ip.csie.ncu.edu.tw/course/VR/VR1102p.pdf

註3:韓清淨《瑜伽師地論科句披尋記彙編》:「五識身相應地者,如下自釋,總有五種,說名相應。謂自性、所依、所緣、助伴、作業。當知此中,俱有而轉是相應義。若法自性可得,及與餘法同時流轉、有諸業用,如是一切,總名相應。」

註4:《大乘阿毘達磨集論》卷2〈三法品1〉:「云何有對?幾是有對?為何義故觀有對耶?謂諸有見者皆是有對。又三因故說名有對。謂種類故、積集故、不修治故。種類者,謂諸色法互為能礙、互為所礙。」(CBETA, T31, no. 1605, p. 667, c12-15)

註5:《成唯識論證義(第4卷-第10卷)》卷6:「言疎者,變帶仗託,附影而起故;言親者,如鉗取物,似日舒光故。」(CBETA, X51, no. 822, p. 45, c24-p. 46, a1 // Z 1:81, p. 432, d16-17 // R81, p. 864, b16-17)

註6:《佛光大辭典》「疏所緣緣:…與能緣之體相離,託仗他識所變之境及自身中別識所變之境以為本質,能起所慮託之相分,以其間接成所緣緣,故稱疏所緣緣。…」

註7:《圓覺經大疏釋義鈔》卷10:「一境四心者。人見是水。天見瑠璃。魚見窟宅。鬼見猛火或膿血等。」(CBETA, X09, no. 245, p. 687, c17-19 // Z 1:14, p. 433, c17-d1 // R14, p. 866, a17-b1)

註8:《佛光大辭典》「五根:…又依唯識大乘之說,護法等諸師別立現行之淨色為五根;難陀等諸師則認為五根唯是種子,而非現行之淨色。…」

註9:《成唯識論》卷5:「恒依心起,與心相應,繫屬於心,故名心所。如屬我物,立我所名。心於所緣唯取總相,心所於彼亦取別相,助成心事,得心所名。」(CBETA, T31, no. 1585, p. 26, c15-18)

註10:《大乘百法明門論解》卷1:「言心所有法者,具三義故:一、恒依心起;二、與心相應;三、繫屬於心。具此三義,名為心所故;要心為依,方得起故;觸等恒與心相應故。既云與心相應,蓋心不與心自相應故;心非心所故;他性相應,非自性故。相應之義有四:謂時、依、所緣及事皆同,乃相應也。觸等看與何心生時,便屬彼心之觸等,故如次為三義也。」(CBETA, T44, no. 1836, p. 47, a18-25)

註11:唯識學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思想就是熏習,由於熏習的作用,除了種子起現行之外,就在同時剎那,現行也會回熏阿賴耶識而留下同類的種子,從這個角度看來,現行是因,種子是果。這就是唯識學中所謂的「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三法展轉,因果同時」(所謂的三法是種子、現行、種子)。種子與現行的相互為因,擴大來說即是阿賴耶識(種子識)與一切法(現行法)間互為因果的關係。

 

2 comments

  1. 這樣的一種課堂回顧,對於事後複習非常的有幫助!
    感恩您的彙整和總結。
    有如此的同行善知識,是我們修學的福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