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大乘佛教瑜伽行派的世界觀

「唯識無境」,是大乘佛教瑜伽行派的世界觀。

回到《瑜伽師地論》,如前一篇文章所述,它的要義在指導佛教修行人,根據不同的根器(註1),對修行之思想準備、修行實踐,以及對如此修行之後可以證得甚麼樣的果位,做出系統地詳盡而完整的說明,所謂「欲說彼師所依地法,令順修學成彼師故,證彼地故。」(註2)因此,在這樣的結構中,最先要提出的當屬於思想部分,才符合〝觀「境」起「行」,方證「果」故。〞(註3)之「境、行、果」次第。

那麼,在瑜伽行派中的根本思想是甚麼?
答案是:除了佛教鮮明的共同標誌 – 緣起法 – 之外,瑜伽行派的世界觀是「唯識無境」。

這其實很顛覆我們一般人的想法,因為「唯識無境」告訴我們的是:沒有〝實質外境〞的存在,我們日常所覺知到的,像是在虛擬實境中〝彷彿身歷其境〞一般,而一切僅僅唯有〝因緣和合〞的「識」暫時存在,連「我」都不是實質的存在。

可是,我們怎麼會如此真實地感知到外境呢?

唯識學解釋,當「識」(編按:「識」的詳細概念請容後續文章再慢慢介紹)從潛勢狀態轉變為現行狀態時,外境就被顯現、被感知到。譬如現在,筆記型電腦在眼前而能夠被看見、被顯現。請特別注意,在此,並不是主體在先(例如:我),然後主體透過他的感覺器官(例如:眼睛)之活動,進而對外界生起認識(認知到這是筆記型電腦)。也就是說,不是「我」看見筆記型電腦,而是筆記型電腦是可以被看到、或能被看見、或被顯現的。

換句話說,「識」就是〝認識活動〞自身而已,也就是某物顯現、被見的這個事實,而不是問是誰見到了什麼。這麼一來,我們還是會很狐疑地問:那麼認知的主體是誰?是誰見到?

在佛教思想裡,是「無我」的,否認「我」之主體的存在。從護法(註4)的解釋來看,「識」是〝認識活動〞,〝認識活動〞意味著「識」一旦成為現行狀態,就同時具備了兩種功能:一是成像,二是分別。前者我們稱為相分(又叫所緣),後者稱為見分(又叫能緣),此二者都是「識」自身。所以〝認識活動〞其實是見分認識到相分,本質上是「識見到識」。然而,由於「識」受到無始以來無明的染污,因此我們把「識」的二分執著為「我」、「外境」,就以為是我們感知到外境。

對一般人來說,這種思想還真有點科幻小說的味道!那就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探討什麼是「真實」吧!

對於要構建正確的世界觀來說,判斷信念是否是「真理」非常重要。現代文明對真理的認知是:真理是〝科學〞通過眼前的事實創造出來的。具體而言,判斷真理有兩個標準,分別是“真理符合論”和“真理連貫論”。前者是說,真理是與現實情況一致的信念,後者是說真理是能夠和其他“真理”連貫一致的信念。然而,受到了當代之觀察手段、科學方法和科技技術的限制,觀察、推測出真正客觀的事實也是有所侷限的(註5)。譬如說,在古代西方,人們相信的是亞里斯多德世界觀,他的世界觀的核心內容包括: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地球是靜止不動的,以及行星、月亮、太陽圍繞著地球公轉。在亞里斯多德的時代,當時最好的科學資料,都有力地證明了“地球在宇宙中心”這個觀點。後來,哥白尼於1543年在他的科學著作《天體運行論》一書中,提出他的革命性學說–「日心說」,日心說指出,地球是繞著太陽運行。這個理論顛覆了1000多年以來亞里斯多德的世界觀,但是當時的科學家大多不願接受這個理論,這種情況長達數十年,甚至延續到伽利略以望遠鏡進行劃時代的觀察之後。

從這個例子來看,「唯識無境」的世界觀或許目前無法用現代的科學理論與技術來驗證,但是它的提出乃來自於「瑜伽師」現量所證(編按:〝現量〞在此是指真現量,係指未受幻相、錯覺等所影響,且尚未加入概念分別作用之直接經驗 – to have direct awareness of something without interference from conceptualization or predispositions.  – 引自CKJ Buddhism Dictionary),換句話說,是佛教中認為之最高智慧的覺者所體證到的真理,而我們因為尚未具備這種智慧所以無法證得。類似的概念在You Tube上有個卡通影片「這個短片讓你立刻秒懂宇宙次元空間的概念」,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點擊以下的影片。

 

總結以上的論述,瑜伽行派的世界觀,一言以蔽之就是「唯識無境」,其中的「識」乃是因緣和合的認識活動。由此可知,在我們學唯識的過程中,「識」的概念是非常重要而基本的,因此《瑜伽師地論》在最主要的篇章中即先闡述「識」,讓我們從下一篇起逐次認識與學習。

 

參考文獻:
長尾雅人(1968)。蔡伯郎譯。〈作為唯識義之基盤的三性說〉。《鈴木學術財團研究年報》四。

註1.《瑜伽論記》卷1:「此論所為有何等耶?如《釋論》明,有十番兩緣。…二、…有情界中,有種姓者出生死,無種姓者脫惡趣故;…四、為成熟菩薩性人,唯依大教遍於諸乘文義行果,生巧便智,斷障得果,自他俱利;及二乘、無性亦依大教,各於自乘文義行果,生智斷伏,得自乘果,離惡趣故。」(CBETA, T42, no. 1828, p. 311, a9-17)

註2.《瑜伽論記》卷1:「欲說彼師所依地法,令順修學成彼師故,證彼地故。」(CBETA, T42, no. 1828, p. 313, a16-18)

註3.《瑜伽論記》卷1:「觀境起行,方證果故。」(CBETA, T42, no. 1828, p. 315,b11)

註4.  丁福保佛學大辭典:護法 Dharmapāla,菩薩名。佛滅後一千年出生於南印度達羅毘荼國之建志補羅城,大臣之長子,梵名達磨波羅。見西域記十。極瑜伽唯識之旨,與清辨菩薩爭有空之義,造世親菩薩唯識論三十頌之解釋,而弘其正宗,傳法於戒賢論師,年三十二,寂於摩竭陀國之大菩提寺。臨終之日,空中有聲曰:此是賢劫千佛之一佛也。見唯識述記一本。另,佛光大辭典中有「玄奘所編譯之成唯識論十卷,系以護法之釋論為中心」。

註5.  美國費爾菲爾德大學哲學系教授理查.德威特所著《世界觀》一書,內容重點首先釐清什麼是世界觀、什麼是真理,進而運用這些概念,觀察一段科學史,看看亞里斯多德世界觀是如何發展到牛頓世界觀的。探究哲學在科學發展、挑戰傳統世界觀的過程中起到了怎樣重要的作用。(以上來自「得到APP每日聽一書」《世界觀》轉述)。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