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在大廟裡睡覺,不在小廟裡辦道」在現代社會心理學的意義

出家後常常聽前輩講:「寧可在大廟裡睡覺,不在小廟裡辦道。」這是什麼原因呢?

聖嚴法師有個解釋,說:「在大廟裡依眾、靠眾、隨眾,你不修行也要修行,再懶的人在團體裡面,人家上了殿,你不能不上殿,人家在念經,你嘴巴不動,耳朵也在聽,人家在拜,你也不得不拜,所以在團體裡面修行,要比一個人修行好,是助道,有道侶、道伴。」
其實這就是所謂「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的道理。

然而在大團體中,特別是修行的團體,除了學習包容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意見、與自己相左的行事作風,有時即便是自己持專業上的見解,也會因為某些倫理因素被刻意忽略,甚至連深暢己志也未能夠,因此這也讓某些人興起不如歸去的念頭。
然而,看事情還有別的面向嗎?

不可諱言,現代父母從小教育孩子,都講究尊重小孩的獨特性與養護他的自尊心,也就是越來越朝向「自我」、「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實現自我」等方向去建構出衡量事物的標準,再加上現代社會家庭結構中傳統大家庭制度越來越屈指可數,以及主流文化也都鼓勵人,認為自己是特別的、與眾不同的,這都讓人越來越自我,同時產生極度的自信。

再加上,現代蓬勃的經濟發展與金融信貸制度,讓人通常有資源去行使自由意志的選擇。因此我們會傾向於選擇「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之志同道合的環境,因為這裡會讓我們覺得舒服、覺得被肯定、覺得更有自信、覺得更有機會成功。所以,以前是「我」得要適應環境、與現實妥協,現在則不然,要求環境要符合「我」的需求,不然「我」就選擇逃離,另闢一個天地。

〝得到APP〞李翔「知識內參」專欄近日有一篇〈為什麼現在的人越來越自我〉,提到美國知名記者保羅.羅伯茨在他的書《衝動的社會》裡,結合社會學和心理學的研究,探討這個問題。

學者比爾.畢肖普(Bill Bishop)寫過一本書《大歸類》,這本書在美國政治界很有名。大歸類在美國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結果是,經過40多年的大歸類,保守的地方越來越保守,自由主義的地方越來越自由主義。這是因為人能輕鬆地選擇自己的鄰居,所以越來越多美國人選擇和自己觀點相近的人住在同一社區。

芝加哥大學法學教授卡爾.桑斯坦就說:「隨著我們的生活和經驗日益適應我們的偏好,人們越來越相信我們有權力躲避那些我們不想聽到的意見、遠離我們討厭的人,避免各種形式的不期而遇。」

然而這樣會產生甚麼問題?

書中提到兩個問題:一是人的看法就會變得越來越極端;二是影響人的自我認知能力。

前者係因為假如我們處在一個人與人之間差別非常明顯的團體中,我們自己的觀點常常有機會受到更多的挑戰與批評,這會讓我們調整並持有較中立溫和的看法;但是假如團體中成員擁有非常相似的價值觀,群體的肯定會再度強化我們對自己觀點的自信,慢慢地我們就越發固著與極端,並且對不同意見的容忍度也就越來越低。

後者藉康乃狄克大學哲學教授邁克爾.林奇的話說:「當我們拒絕接受與我們看法不同的人時,我們不僅拒絕了這些具體的人,還拒絕了〝他人〞這個抽象的概念;我們拒絕承認在自我之外還存在一個更廣闊的世界,這個世界不受我們控制,也不依賴於我們的自我而存在。而只有認識到自我之外還存在更廣闊的東西,我們才能真正理解自己是誰,以及自己不是誰。」

所以「寧可在大廟裡睡覺,不在小廟裡辦道」的意義,除了修行上的依眾、靠眾之外,在現代社會心理學裡,是有助於消弭人越來越自我、觀點越來越極端的現象,同時認識到自我之外還存在更廣闊的東西,真正理解自己是誰,以及自己不是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