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如何治病?(二)

《摩訶止觀》第八卷〈觀病患境〉,開宗明義即說「有身即是病」。

佛教主張,我們的色身是地、水、火、風四大所構成(四大乃佛教之元素說:一、地大,性堅,支持萬物;二、水大,性濕,收攝萬物;三、火大,性煖,調熟萬物;四、風大,性動,生長萬物。此四者,以造作一切之色法,故謂之能造四大),而這四大譬若「四國為隣,更互侵毀」、「地水火風共相殘害,猶如四蛇同共一篋」,「力均則暫和,乘虛則吞併」,當四大暫時處於〝勢均力敵〞時,我們的身體就呈現出健康的樣子;一旦強弱懸殊、失去平衡,我們的身體就會生病。因此,由四大構成的身體,在無常的本質上,生病豈不是自然?

然而〝生病〞真是一件不好的事嗎?

「平健悠悠,徙倚懈怠,若病急時,更轉用心,能辦眾事。又機宜不同,悟應在病。即是四悉檀因緣,應須病患境也。」平素健康時,追逐聲色名利,一旦病急時,才會收心內省,俗話說「修行須帶三分病」,這個時候,疾病反倒成為一種助道因緣。因此一旦有病,心念該如何思察這個病,是非常重要的修行課題。

《摩訶止觀》〈觀病患境〉中,教導我們從五個面向來「觀病」。一、明病相;二、病起因緣;三、明治法;四、損益;五、明止觀。

在明病相上,中國古代醫學以脈象和臨床表徵來診斷疾病,而在現代社會中,西方實證醫學是當代主流醫學,是故甚麼樣的脈象與表徵代表甚麼病,在此就不予細述。

在罹病的因緣上,智者大師提出有六種:
一、四大不順故病;二、飲食不節故病;三、坐禪不調故病;四、鬼神得便;五、魔所為;六、業起故病。
四大不順,主要指外在環境的因素誘發人體致病,譬如寒、熱、風。
飲食不節,講述的是病從口入的觀念,譬如「酸味增肝而損脾,苦味增心而損肺,辛味增肺而損肝,鹹味增腎而損心,甜味增脾而損腎。若知五藏有妨,宜禁其損而噉其增,以意斟酌。」
坐禪不調,係指修行人坐禪時所用止觀方法不當因而致病。
鬼病,係指靈界眾生侵入我們的身體而致病,然而「鬼亦不謾病人,良由人邪念種種事,或望知吉凶」、「當知邪鬼得入者,皆由邪念」。引鬼上身不會無緣無故,常常是因為我們對它們有不當的希求而產生感通,進而被侵入操控。
魔病,是指「由行者於坐禪中,邪念利養,魔現種種衣服、飲食、七珍、雜物,即領受歡喜,入心成病。此病難治。」
最後提到業病,有三種,前二種是「或專是先世業;或今世破戒動先世業,業力成病。」第一種是往昔所造之業今日異熟感果,第二種是今世破戒致使啟動了往昔業力發起;第三種持相反的角度,是「若今生持戒亦動業成病。故云,若有重罪頭痛得除,應地獄重受人中輕償。此是業欲謝故病也。」簡單講就是業力重罪輕報,為什麼可以重罪輕報?不外乎持戒行善。

針對以上不同的病起因緣,智者大師提出對應的治療方式:

若行役、食飲而致患者,此須方藥調養即差。
 若坐禪不調而致患者,此還須坐禪,善調息觀乃可差耳,則非湯藥所宜。
 若鬼、魔二病,此須深觀行力,及大神呪,乃得差耳。
 若業病者,當內用觀力、外須懺悔,乃可得差。

換句話說,包括醫藥、坐禪調息、調心、咒術、懺悔都是療病的方法,但是「眾治不同,宜善得其意,不可操刀把刃而自毀傷也。」對於不同的病因,要用適當的方法去治療,否則適得其反。

《摩訶止觀》特別就坐禪時,如何調整身、心以療病,揭示了六種方法(六治):止、觀、氣、息、想、術。
簡單地說,在身法部分,主要運用呼吸(十二息:上、下、焦、滿、增長、滅壞、冷、煖、衝、持、和、補)與脣吻吐納(六氣:吹、呼、𡁱、呵、噓、𡀗)的方式;在心法部分,有「止」、有「想」、有「觀」。「」的部分譬如繫心在「臍」,或止心於「丹田」、於「足」,或「隨諸病處,諦心止之」;「假想」法譬如「高麗辯師治癭病法,假想此癭如露蜂窠,蜂子在窼須臾蜂子穿窼而出,膿潰膏流蜂子俱去,眾孔婁婁如空蜂窼,想心成已癭病消差。」然而此假想法在湛然大師《止觀輔行傳弘決》中說:「以想為治,乃非末代鈍根所宜。」「觀心」法主要是「直觀於心,內外推求,心不可得,病來偪誰,誰受病者。」「術」,此指方術,但是對於使用方術治病,佛家並不鼓勵。

運用以上這些治病方法時,智者大師提到「若能十法具足,用上諸治,益定無疑。我當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虛也。」也就是這些治病方法運用之妙,在於『信』、『用』、『勤』、『恆』、『別病』(要診斷正確)、『方便』(知輕重緩急)、『久』(若用未益,不計日月習不休廢)、『知取捨』(益則勤用,損則改治)、『知將護』(善識禁忌,行來飲食不使觸之)、『識遮障』(是指治療有起色時不要大肆誇口喧嚷,這會讓還沒治好的病治不好,就算治好了會讓它再發,若欲再治好,得事倍功半)。

以上就是智者大師教導行者應當善識病源、症狀、分別病因,除了以禪定治病外,也使用湯藥、持咒、懺悔、方術等多種方法來對症施治。在說明了病相、病起因緣、治法及明損益之後,接下來即將闡述止觀修行,引導眾生於「觀病患境」而因病得悟,徹底解脫生死病苦為其究極理想。

參考資料:

  1. 《 摩訶止觀 》 , 大正藏第 46 冊, No. 1911。
  2. 《止觀輔行傳弘決》,大正藏第 46 冊, No. 1912。
  3. 釋印隆(2014)。〈天台醫學思想之融會與吸收──以智者大師止觀論述為例〉。《中華佛學研究》15,117-189。

 

One comment

  1. 想到 《佛遺教經》裡的一段話:
    我如良醫,知病說藥, 服與不服,非醫咎也。
    又如善導,導人善道, 聞之不行,非導過也。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