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菜洗出的心得 – 看待公事如己事

昨天銷假回到常住,一如往常負責洗菜的工作。常住一日兩餐,備餐份數光算住眾就有三十到五十多人不等,若當天有活動,必須再加上來賓人數。
老實說,在我們這種規模不大不小的中型道場,制度規範不完全是法治,也不完全是人治,光是在洗菜一事上就能體現:不可能有標準作業流程(SOP),但是也絕對不會放任你亂洗一通,通常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特殊的手法。譬如在初步水洗浸泡中,是要加小蘇打粉呢,還是加醋,或是加鹽巴來幫助去除農藥,英雄所見〝不同〞;在檢視蔬菜瓜果不宜食的部分時,要挖掉、切掉、撕掉、摘掉多少,每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 – 有人懷著絕對不能浪費一絲一毫的勤儉美德,有人抱著健康至上、預防為先的理念大刀闊斧斬草除根;之後,葉菜在水中要一葉一葉的刷洗、剝洗,還是用水波震動的方式批次沖洗,也沒個一定。即便同一種菜,不同的戒長(戒臘高的比丘尼),有時也會有不同的想法、作法。這樣子一來,當然囉,現場難免有擦槍走火的時候,我嫌你浪費、你嫌他洗不乾淨、他嫌我動作慢,鬧過一陣後,回去反省反省,下次洗菜的方式又會出現一種妥協的新面貌。至於我們這些新戒(晚出家的)該聽誰的、該怎麼做,就自己斟酌著辦。

剛開始,我很不適應這種文化,現在網路這麼發達,上網查一查專家怎麼說,照著做不就好了嗎?這裡暗藏著一個衝突:專家理論與經驗法則的扞格,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專家說把所有要煮的青菜通通放進一個大水盆,用大量流動的清水沖洗,沖洗2、3次後,接著再把水盆裝滿水,用非常細小的水量慢慢溢流,溢流12~15分鐘蔬菜就很乾淨安全。可是,馬上有聲音出來「什麼!怎麼可以這麼浪費水,台灣都快缺水了!浸久一點就好了!」

這次手術出院後,我向常住請假自己在外居住調養,自己料理三餐,雖然簡單,可是每天花在撿菜、洗菜也要一些時間,因為自己的病灶是在肝臟,所以更注重吃進去的食物乾不乾淨。今天在常住洗菜時,我突然有感,我是不是像在家裡洗給我自己吃的時候那麼的用心?有沒有這種平等心?給別人吃的跟給自己吃的,準備是一樣的?

因緣所生法沒有定法,所以洗菜也沒有定法,撿菜、洗菜一定有自由心證的部分,即便有SOP也沒有辦法規範到這麼細。因此,唯一的裁判就是我們是不是用心盡力了,我們是不是像準備給自己吃的這種心情,準備給大眾僧吃?或者比為自己準備的還要更高一層的用心?

每個人的習性天差地別,有人不拘小節大而化之,什麼都無妨;有人敬小慎微、一板一眼,只差說是潔癖了。這樣子天壤之別的兩類人一起共事時,做事的手法要互相認同、欣賞,我看是很難的。但是,我覺得每個人自己都要反省,假如這是替我自己做的,我也是這麼做嗎?還是,處理公事時,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可以過就好了?再換個角度,假如跟你一起的共事者,在他們的因緣條件下都已經看待公事如己事,對於呈現不同的結果你還要斤斤計較、喝斥嗎?

看待公事如己事,假若能有這樣的平等心,自己的心態會鍛練地更好,對別人也能有更包容的胸襟。

 

2 comments

  1. 嫌浪費和注重健康的人在洗菜時,相信他們都知道自己是要吃到的。
    所以,相信這就是各人價值觀的不同了。
    各人以自己的價值觀在處理公事時,很可能便認為這就是對待己事一般的用心(因為此乃其價值觀,無公私之分更讓其認為自己已平等對待)。
    是以,
    以平等觀調和自心之處,或許是平等看待他們各人因不同背景所產生出的價值觀了。

  2. 哈 ! 心有戚戚焉! 剛出家的確常會有這樣陷入兩難的局面,不知如何是好的困境?左右為難阿 ! 思索考量在這不同的價值觀與做事原則裡,這時需要更多正念與道心的提攜,以及像您這樣善知識的引導,否則會被這些人事所淹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