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遺憾:尊者達賴喇嘛對生死的建議

最近,在You Tube上看到DalaiLamaWorld在2016年2月25日發佈的一段影片,有關於尊者達賴喇嘛2008年在澳洲Karuna Hospice Service 的一個演說,題目是No Regrets: Dalai Lama’s Advice for Living & Dying(莫遺憾:尊者達賴喇嘛對生死的建議),這段演說中,尊者不只從佛教徒的角度來解析死亡,也探討無信仰者以及造物主(譬如上帝)信仰者如何面對死亡。影片網址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Z6XLO9YlPQ

尊者指出,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人,當死亡來臨時,不管有信仰或者無信仰,基本上還是固著在有「我」的心態,這個時候每個眾生都會經歷像是「我不會存在了」的感受,而這種強烈的感受 – 感覺有這個「我」,然而卻是「我已經將要不存在了」– 會帶給人恐懼害怕,甚至驚惶無助。

對於沒有信仰者,這個時候真的很難幫助他們,不過在這之前,在日常生活中、死亡發生前,人們最好必須接受死亡遲早會來臨的事實 – 死亡遲早會來臨,因為這就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是自然的一部分,凡有開始就有結束。這就是真相,逃避沒有用,最好的態度是去面對、接受它。這種無論好壞、實事求是的態度、接受實際的作法,才能幫助減輕額外的心理焦慮或恐懼。我記得印度好像有一句話是說,世界上最奇怪的事,就是人人都會死亡,但是每個人都假裝自己不會死亡。

其次,在死亡的當下,避免害怕或後悔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我們還活著的時候,把我們的精力與時間用在有意義的地方 – 服務他人,這是最有意義的。一個人獨自存活,這連動物也做的到,然而服務他人卻是人類獨有的;母子間無私的連結,動物也是有的,但是這種感受是短暫的。但是,由於我們人類獨特的智慧,藉由服務、幫助他人,可以將這種感受延至我們的一生。所以,正確地運用我們的能力去服務他人,最終你才不會遺憾。盡你所能去過有意義的人生,等到生命終結的時刻,或許會有些憂傷,但是不會有遺憾與悔恨。

對於相信造物主或上帝的人,深信我們的生與死是上帝的安排,有些死亡看起來似乎完全沒有道理可言,但是一定有上帝的意旨,我們可能沒辦法理解,而將自己完全奉獻給上帝,這種想法在臨終時最有幫助。

對於離造物主論的宗教,譬如佛教,我們相信每件事的發生都有它的因果法則,有的也接受輪迴的說法,臨終時想「我會有來生」,這種想法可以幫助減低「我不會存在」的恐懼。

藏傳佛教有個說法,當頂尖的修行者面對生命快要終結時,他們實際上是快樂的,因為生命的結束讓他們有機會換一個新的身體,去到更好、更清淨、少煩惱的地方或神聖的境界;而中層的修行者因為已經對死亡做好準備,也不會有厭惡或不情願;大部分的修行者,面對死亡沒有愉悅、歡樂、遺憾,因為在世時我已經盡我所能做到最好、過有意義的人生,現在時間到了,也無怨無悔,這就是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

尊者說,即便在面對死亡的那一刻,你還是可以運用甚至培養你的智慧,就像是正向的想法或菩提心。尊者說他自己每日所做的觀想修行,或許有不同的流程,但也是為了他自己的死亡而做準備,然而他不確定這些做法是否能兌現、是否準備完善、是否令人滿意,他自己也懷疑。但是他很確定的是一件事就是,當死亡來臨時,他仍然記得並觀想菩提心,而且會記得下一世必須成為有意義的人生,可以利益他人。

「菩提心、利益他人,到最終的一刻還是這個念頭」,這是佛教修行者的思考模式,尊者說,這是很有效的輔助,可以幫助我們自身減緩死亡悲傷的情緒。

尊者也解釋了佛教對死亡的看法。

在微細心識不斷延續的基礎上,我們相信有前世今生。過去世沒有開始,乃至無明未斷前,生命的輪轉會一直延續下去。從這個觀點來看,死亡就像是我們換衣服,當衣服破舊無用,時間到了就換新的衣服,而新的衣服有可能會更好。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死亡就像沉睡,我們的意識從清醒時的粗顯狀態,到作夢的微細狀態,然後到更細微的狀態如沉睡,進一步再到更細微的狀態如昏厥,再更深一層到非常微細的狀態如死亡,最後到最最微細的心識,然後逆轉,一層一層上升,由細轉粗。我們的心識,由粗顯漸次轉微細,到最微細處再逆轉回來漸漸粗顯,如是循環不已,就是輪迴。死亡意味著更換肉體的時間到了,但心識仍會持續。心識的續流就是施設「我」的基礎,並非有獨立自主的我。臨終者如果可以接受這些哲理或相信、接受的話,當下就是最佳的時刻讓我們去檢視心識如何融入不同的階段。

這也讓我想到,家師曾經開示,每天入睡時他都作有如死亡的觀想。呼應尊者的開示,現階段的我們,每日也可以體會自己的意識流從粗顯(清醒)到細微(昏睡),再回到粗顯(覺醒)的過程,這也是一種輪迴。死亡,相對於睡眠,只是意識流更大幅度、更深沉的流轉而已。

歸結尊者以上的開示,讓我思維到面對死亡,「如理思惟」、「心安理得」以及「無我」的心態,是克服死亡恐懼最重要的三件利器:
「如理思惟」就是接受每人終須一死的事實,這是無法違逆的自然法則;
「心安理得」就是我已經盡我所能,過了一輩子有意義的人生,對人類社會有所貢獻,沒有遺憾;
「無我」的心態,對有造物者信仰者來說,就是把自己完全無私地奉獻給造物主;對無造物主信仰者來說,就是觀想菩提心,而且記得下一世必須成為有意義的人生,可以利益他人。換句話說,前者心繫上帝,後者心繫眾生,到了忘我的地步,如此就可以破掉「我執」的煩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