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0 復發這半年來的心情點滴(下)

百折千回

就算我本身有一些醫療背景、有一些醫療界的同學、同事,可是即便這樣,在決定治療方式的過程中,也是百折千回。

首先,我有點排斥再度手術,我主觀地認為,這會讓身體受到的傷害較大、恢復期較長,況且又治不了本,而且我怕所剩不多的肝臟又切掉大部分,好壞細胞俱殲,若日後再長出新腫瘤時,豈不是沒肝臟可切了?沒剩下多少好的肝臟細胞維持我生理運作所需?當然,現在再回頭看,這些觀念是錯誤的,引用和尚常常說的,要聽專家的意見。可是那時候的執念,讓我一開始就期待非侵入性治療。非侵入性治療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內科電燒,一種是放射線治療,特別是質子治療。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醫院廖麗瑛醫師,是一位執行小型肝癌電燒非常有經驗的資深醫師,她是我將近二十年來B型肝炎帶原追蹤的主治醫師,而且,她還是我的師母、我昔日的同事。我跟她討論電燒,我的眼神透露出哀求的懇切,可是這讓她好生為難,因為,這兩顆腫瘤並不是長在適合電燒的部位,冒的風險大、又不一定可以除的乾淨。她說服我先去聽聽質子治療醫師有沒有甚麼看法,至少這種治療也是〝單點擊破〞,非侵入性。她將我轉介給林口長庚醫院林錫銘教授。

第一次到林口長庚醫院看病,掛不到號,只能拜託醫師加號,到了下午快6:00,終於輪到我。林教授有如溫文儒雅的紳士般,不疾不徐地端詳我帶過去的影像光碟,也不多話,就撥了個電話給放射線腫瘤科黃炳勝醫師,把我轉診給他。最快,也得明天,才有黃醫師的門診,所以我必須再跑一趟,從汐止到林口。

隔日見到黃醫師,乍見之下,是個年紀不大的中生代醫師,在互動的過程中,漸漸感受到他的和善、耐心、專業與真誠。他先是問我林教授有說甚麼嗎?我說沒有啊!他說,林教授對於能夠用電燒做的病人,不會叫他花大錢做質子治療。我心想,從病人的角度來看,這醫師不錯!接著,他開始剖析我這種癌症做質子治療的可行性。理論上是可以處理,但是實務上他們沒有對付過這種癌細胞的經驗,他舉一個很有意思的比喻,像是一堆人去曬太陽,有人會曬黑,有人會曬紅、脫皮,有人沒有甚麼感覺。所以,質子治療對我有沒有效,他也很誠實地講不確定,他只能用最高劑量來試試看。然而,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第一次發現的腫瘤(S4區),下距小腸只有1cm,隨著我的呼吸起伏,治療時放射線可能會打到它,到時,輕則發炎潰瘍,重則穿孔、需要開刀。然後,他開始講治療怎樣進行,費用如何(PS.兩顆自費40萬)。我又問了很多問題,他一一耐心地回答,我覺得他是一個可以信賴的醫師,但是要不要做質子治療,我得再回去想一想,約了明天再來。回去我左思右想,這雖然是一個先進的醫療技術,又有一個好的醫師,但是對我的病來說,效果不但不能肯定且伴有一定併發症的風險,再者所費不貲。這三個要項加起來,看起來不是個理想的治療方案。隔天,我去醫院,告訴他我的決定,令我感動的是,昨天他又進一步跟他們醫院的外科醫師討論這種病,認為我是不是再去諮詢外科手術的可能性會比較適當?真是一個無私的醫師。

又回到廖醫師的門診,向她報告質子治療評估結果,她想一想的確也不是最適當的方法,一切回到原點。當天,她決定幫我申請健保電燒針(PS. 事前審查衛材),又在超音波下模擬插針的位置與角度,花了很多時間(還好我後面沒有病人了),然後跟我講清楚最糟糕的狀況會是甚麼,最後,她再好言問我,要不要再去問看看外科手術能不能做?

真是令人傷腦筋!怎麼兩位醫師都認為手術會比較適當呢?

我高中三年都同班的一位好同學,必要時都會保持聯繫,現在是家醫科醫師–陳民虹醫師,看我這樣猶豫躊躇,乾脆建議我去找他的台大同班同學 – 現在在亞東醫院服務的陳國鋅醫師,聽聽他的看法。其實,當時我並沒有抱著很高的期待,因為我真的不想開刀,不過既然有這個因緣,不妨去看看。從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台大醫院、林口長庚醫院,最後輾轉來到了第四家醫院–亞東醫院。在陳醫師的門診,他提到了三個重點:第一、唯有侵入性治療才可以用器械撥開腫瘤旁邊的重要組織,降低處置過程中對它們的傷害;第二、假如要切除,目前一定要用最小範圍的有效切除,保留最大部分的肝臟;第三、雖然S4那顆腫瘤長的部位不是很好處理,但是以他的腹腔鏡切除經驗,執行起來還不算太勉強。聽了他的分析,解決了我的困惑,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似乎可以用腹腔鏡手術把這個問題處理好 – 腹腔鏡手術的好處是,傷口小、復原快,而且健保有給付。他溫和、誠懇又不失自信的態度,讓我當下一百八十度轉變,除了覺得言之有理之外,更重要的是讓我產生信賴。決定手術之後,回頭報告了廖醫師,她也安心下來。

感恩的心

在整個醫療過程中,我深感很有福報地都遇上了好醫師們:仁愛的廖麗瑛醫師、台大的吳耀銘醫師與楊培銘教授、長庚的林錫銘教授與黃炳勝醫師,還有亞東的陳國鋅醫師,另外具中西醫執照的陳乾原醫師,是我中西醫併治的重要諮詢對象。當然,陳民虹醫師這位老同學、李懋華醫師我的老長官,更是我最大的助緣與支持。

除了醫師這個主角兒,仁愛肝病中心的玉霞及叫不出名來的護理師們、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好心肝門診的Lulu護理師,都曾在我徬徨無措時扶了我一把;學校的同學們、常住的法師們,是我的啦啦隊;大師父以佛法照亮在混沌中摸索的我,二師父以實際行動陪伴我度過這一次考驗,都是我的善知識。

生病的時候,把病交給醫生,把命交給佛菩薩,這是聖嚴長老曾經說過的。疾病該積極治療的時候,還是要積極處理、智慧抉擇,雖然這過程中,有時候我們也不知道善因緣在哪裡,但是耐心、理智、如實地面對所有的因緣,再加上一顆感恩的心,佛菩薩總是會給我們最適當的因緣。

 

 

 

3 comments

  1. 師父,我是家誌,聽聞這樣的消息,心中五味雜陳,這麼好的人怎會有這樣結果,但是師父你所展現的是對於生命的勇敢,又讓我感佩及師法的對象,只希望您能平平安安度過這關。

  2. 您總是懷有這樣的感恩心,做人成功,才能感招這樣的好福報,善緣具足,隨喜您的善行。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