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0 復發這半年來的心情點滴(上)

出乎意外

記得去年10月的例行超音波檢查追蹤,在仁愛院區廖麗瑛醫師細心的掃描下,就如同一年多來每三個月一次的檢查,她都會很輕鬆地說:「很好!沒有看到復發。」只是下了檢查台,她在電腦上打病歷的時候,突然頓了一下,說:「我們一年多沒做MRI了,來排個檢查好嗎?」我心想,應該也沒甚麼事,距離第一次手術不過一年半的時間,那時為了才兩顆皆不到兩公分的惡性腫瘤,都切掉了大半的肝臟右葉,以防微杜漸,哪有那麼快復發的,我盤算至少要五年吧!不過,做個MRI也好,可以留下日後比對的影像資料,所以就應承了!心裡沒當很要緊的事,所以到放射線科櫃台排程的時候,約了一個月以後的時間。

等到12月初回診看檢查報告,坐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診間,腦海裡浮現的是,接下來是廖醫師會用樂觀口吻說:「很好!沒有看到復發。」可是,奇怪,怎麼她表情凝重一直盯著電腦螢幕,一下子看文字報告,一下子check MRI影像,一下子又調出第一次發作時的報告做比對,有甚麼不對勁嗎?等了一會兒,她終於開口了:「不好,照出一顆0.8cm的腫瘤,以前沒有的!我們上超音波台看一下。」上了檢查台,折騰了半晌,沒有發現,但不是好消息,廖醫師說:「因為長的部位以及大小的關係,超音波影像現在看不到,不過從 MRI顯影的資料顯示,跟以前第一次發現時(腫瘤)的特徵很像,應該是復發。」阿彌陀佛!「復發」,我那時心裡可是絲毫想像也不曾有,怎麼會這麼快?

打亂陣腳 & 黯然神傷

假如,我是說假如,真的是復發了的話,就要開始治療,我第一個念頭是:那麼我的生活秩序與生涯規劃又要重新安排了。

為了104年4月第一次肝臟右葉切除手術,我被迫在研一下學期休學調養,等到研二上學期復學時,還不敢選太多課或太緊的課,就怕壓力太大影響身體。經過一年的觀察,到了研三上學期,覺得恢復健康了,可以再好好衝刺,開始選擇一些需要密集投入的課程,甚至零學分重新旁聽都沒關係。沒想到,我雖然有意重披戰袍再戰,卻是屢戰屢敗,被復發狠狠直了一拳。眼看同學們不管在佛學英日語、研究方法、梵巴藏原典上,都有紮實的學習,而我卻學得零零落落,這種「落漆」的表現,完全不是我的學習風格。那麼我到底在學甚麼呢?我應該學甚麼呢?我的生命又剩多少時間呢?我需要再度休學嗎?說真格的,在學校的學習,是我法喜的重要來源、是我未來要實踐弘化理想的重要基礎,真的不是為了一張文憑啊!(PS. 出家前,我已經有國內、外各一張的碩士文憑了)

按捺的等待

因為疾病特性的關係,打從去年11月0.8cm的腫瘤在MRI攝影之下曝光後,並沒有立即採取治療,而是等待時間觀察變化。在第一次三個月的等待中,有時會胡思亂想著:癌細胞會不會長很快啊?會不會因為沒有治療而轉移出去啊?會不會越等病情越嚴重啊?比較樂觀的時候,就會想:搞不好它不會長大,能維持現狀、和平共存,或者它會凋萎,因為人是一個有機體啊,會出生的東西當然也會死亡。因此,當忘失正念的時候,情緒就會在這中間起起伏伏,像鞦韆一般,盪過來盪過去的。好容易捱過三個月(到今年2月),沒想到再一次的 MRI檢查,結果居然是:相隔天差地遠的位置又跑出來一顆1.1cm腫瘤,而且沒有明確地說是惡性,然而更不可思議的是,原來位置的腫瘤,在報告上絲毫沒有提及到。這是消失了呢?還是miss 掉?我心裡一團狐疑,是該慶幸呢?還是該注意?後來分別在兩個醫院由兩位高明的醫師再用超音波檢查來看,兩顆都找不到。所幸醫療科技的發展,藉由超音波與MRI進行影像重疊整合功能,終於在超音波屏幕上找到一個非常難辨視的腫瘤,是第二次發現的那一顆。

至此,一顆是確認存在了,那麼原先的那一顆呢?於是再來一次三個月的等待。為什麼是三個月呢?因為肝癌一般是三個月的時間會大一倍。這個時候,我衷心一廂情願地假設,原先的那一顆最好是消失了,而它既然可以消失,第二顆最好也消失吧!在樂觀的期待中,5月的 MRI檢查報告終於出來 – 兩顆都屹立不搖地存在,第一顆已經從 0.8cm變成1.2cm,第二顆也長成1.3cm。啊!我的美夢破碎!

這半年的等待,時而樂觀過頭,時而消極沮喪,但總不如如實的好。所以呢?不要過份地詮釋或想像,依照客觀的事實,包括醫學上的證據、自己身體的覺受,好好的過日子吧!

 

 

 

 

 

2 comments

  1. 辛苦了!這樣一路心情的起起伏伏,您總是自己默默承受著,真是不簡單!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祝福您! 快出運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