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第二次手術日記(四)

術後第二天 最難受的半日

術後第二天上午(嚴格來說,大概36小時之後)醫師及醫師助理巡房時,評估拔掉導尿管以及手術引流管。因為導尿管插的時間若過久,一來有感染之虞,二來怕影響自主性排尿,所以能拔時還是儘早拔掉,拔掉之後還必須觀察六小時內是否能夠自主排尿?所以今天第一道功課就是拔除後六小時內要能自主尿尿。沒想到,平日我們習以為常的生理活動,這時候居然這麼地受到重視與期待,因為排不出來的話,又要插回導尿管。

拔導尿管時倒是輕鬆自在,鬆了一口氣,輪到拔引流管時,醫師助理只說可能會比較痛,我想想上次在台大開刀之後拔引流管倒沒有什麼記憶深刻的疼痛經驗之類,也就不以為意,沒有想到,醫師助理說:「開始拔了喔!一、二、三。」乍拔之下,身體真的是不由自主地慘叫一聲,淚珠自發性地蹦出,彷彿從身體臟器深處拔出原本插入的匕首吧?痛覺,真的是人類很難克服的覺受。

此外,手術後到現在,還沒有排氣(放屁),看來腸子蠕動不好,必須下床來走一走,讓腸子跟泌尿系統盡快恢復正常。所以按下疼痛控制器,藉由嗎啡讓腹部傷口疼痛減緩,趕緊下床繞圈走。走著走著,嗎啡讓我昏沉的副作用又起來了,而且腸胃好像脹氣,更不太蠕動,這可能是我對嗎啡的另一種過敏,形成體內腸胃好像積了一堆東西吐不出來、排不出去(術後都沒有排便過),全身說不出來的不舒服,非常難受。面臨第二道困難的功課,如何讓它排氣與大便?我決定不再用嗎啡,可是也沒力氣走路了,又倒回床上,進入半夢半醒的意識世界,期間印象中還有營養師來評估與衛教,因為我進食太少,撤不了營養針輸液補給。

第一個兩難:我知道要靠自己進食獲取營養,可是就算吃的進去排不來;第二個兩難:要解決前述的腸胃蠕動問題,必須多下床運動,而下床活動,必須降低活動時深呼吸、咳痰、動作時腹部使力時的傷口疼痛,而這個又必須靠嗎啡止痛劑,但是嗎啡又讓我腸胃蠕動更慢、想睡覺不想起床。仔細一分析,這簡直成了惡性循環!

關鍵點還是在讓腸胃功能必須儘速恢復正常,特別是便秘的問題,因此拜託護理人員來幫我塞軟便塞劑,希望有效。

一切都在等待,等待尿尿,等待放屁,等待大便,原來再平常不過的生理活動,這時候是這麼的珍貴與被期待。

幸運之神終於降臨,先是有了尿意,我可以自主排尿了;接著過一陣子,放了個響屁,太令人振奮了,這時一點也不覺得臭;接著,就是靜待解便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我專注在有沒有便意上,有了,緩緩起身走到廁所坐在馬桶上,等啊等,然後先是又硬又臭的糞便,慢慢用力擠壓出來,隨之於後的是比較正常的軟便,終於打通了!

在一上午煎熬的痛苦中,我一直告訴自己「無常」,不會一直都這麼慘,會改善的,過了這一刻,下一刻會更有進步,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一切就會過去。當然,這個過程中,自己還是得要評估與解決問題,畢竟自己的身體要自己敏感、專注地去覺受,然後與醫護人員討論改善。

下午,慢慢吃了一些東西,這時嗎啡自控器也收走了,身上剩下中央靜脈輸液導管,打營養針用,可是我已經覺得好了一大半。

傍晚,換下病人服,換回了出家眾的短掛,走出病房,繞著病房區走道,一邊走一邊練習擴張呼吸、緊壓著腹部咳咳痰,經過護理站,好心的護理人員給予我溫馨的鼓勵,他們看到我「上午一條蟲,晚上一條龍」也覺得很有成就感,繼續幫我加油。

附註:今天晚上開始看護盧姊最辛苦,因為拔了導尿管,整個晚上睡覺時(多半睡不好),幾乎每個鐘頭起來上廁所一次,她就要起床一次扶我去洗手間,她也不嫌煩,真是謝謝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