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2 第二次手術日記(三)

術後第一天 疼痛

就像上次在台大手術一樣,術後感覺第一個壓倒性地的疼痛是〝胃痛〞。

凌晨,護理人員來詢問,告訴我,這可能是手術後的壓力性潰瘍,報告醫師之後,回來陸續打了兩針止痛針,唉!怎麼不太有效?
這種壓倒性的疼痛,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掩蓋了傷口的疼痛以及其他種種的不適,非常難受,讓我很想唉唉叫,可是嗎啡使不上力。只有睡著時,稍微減緩一下,可是一會兒醒來時,它也跟著甦醒了。這時候,只能一邊忍耐一邊觀想「無常」–不會一直都這樣子的,或許再過些時間,疼痛的感覺就會改變了。

我告訴進來巡視的護理人員,上次在台大術後也是這樣,自費吃了好一陣子的胃藥,請他們開胃藥給我。然後我的藥裡面就多了餐前胃乳,不是馬上見效,但是至少半天之後,胃部疼痛似乎比較可以忍受了。

全身手術麻醉之後,因為傷口疼痛,導致淺快的呼吸以及無效性的咳嗽,這會造成痰液累積,肺部萎縮或續發性感染等合併症,所以一定要想方設法讓肺部擴張以及咳痰出來。所以胃痛之後,我的第二道難題就是深呼吸跟咳痰。
然而胃痛壓下去之後,傷口疼痛取而代之明顯地浮現。呼吸時肺部的擴張以及咳痰時腹部的壓力,不時牽扯著傷口,為了避開疼痛,身體的自然反射就是淺短急切的呼吸以及只能小小聲的清喉嚨而不敢咳。當我聽到旁人大大的咳一聲痰出來,當下我真的覺得,他好幸福啊!我只能在這邊喘喘喘。

到這般地步,就是意志跟身體自然反射的對決了!老實說,雖然五陰無我、色即是空,痛起來卻真的是很難忍受,但是還是要一步步練習、一刻刻有進展,每次忍受一點痛,往前進步一點點–向目標慢慢爬吧。

快中午時,麻醉護理人員來檢查自控式止痛嗎啡的用量,發現我幾乎沒用,我很少按,因為怕依賴成性,況且只能用兩天,心裡想著,撤了之後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嗎?結果她跟我說,這是錯誤的觀念,藉由疼痛適當的控制,抓緊術後黃金時間練習深呼吸、用力咳痰(不是慢慢爬,是快快爬),身體也可以下床活動活動,讓它早日恢復正常運作,對傷口以及整體復原反而比較好,況且他們所調的劑量絕對不會讓病人上癮。所以說,還是要相信專業,不要自作聰明。OK,那我就開始按吧!

按了之後,經過數分鐘等候嗎啡作用,盧姊慢慢將我扶起身來沿床坐,這時候身上還插有著導尿管、引流管、中央靜派注射導管,以及靜脈留置針,然後一小口一小口餵著流質食物,其實完全沒有進食的慾望。這個時候,又碰到了一個需要兩害相權的決定,就是:按了嗎啡雖然可以止痛,卻會讓你昏昏欲睡,原本止痛是希望讓自己可以練習諸多身體活動,然而意識卻又開始昏沉,不久意識戰勝,又是一番昏睡。

然而,每一次小睡醒來,都會覺得比之前的狀況更好。精神更好、手臂關節活動更好、胃痛減緩、傷口疼痛指數降低,可以進食的量又多些。自己堅信,每一次醒來都會有神速的復原進度。

到了晚上,手術後24小時不到,趁著營養針點滴滴完拔掉,開始下床慢慢走路。腹部圍著彈繃束腹,提著尿袋,帶著自控式止痛嗎啡機,在病房內來回慢慢來回地行走,能有這樣的進步,我自己也很滿意。

總結術後第一天的問題:壓力性潰瘍、呼吸淺快、無法咳痰、傷口疼痛,沒有食慾不想進食。

 

One comment

  1. 由衷佩服您的勇氣,沒被疼痛打敗,在這劇痛中,仍不忘思維法義,並將落實於生活中,堪稱為英雄,更不失為一位乖佛子! 讚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