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4 有些風景走到絕境才能看到

真正的無常

今天是平安夜,從今天晚上開始,要開始服用如原醫師客製化的中醫水藥了!

21日週三上午,在 Lu的陪同下看了楊培銘醫師,結果如下:
一、等待與觀察是現在最好的策略。
因為在目前資料的侷限下,他無法很肯定地講現在S4冒出來的這一顆,絕對是復發的惡性腫瘤(PS.這又給了我一絲良性的希望)。加以腫瘤太小無法穿刺做病理,在這種狀態下,無法進一步執行傷害性的治療,就算質子治療最好也要確認其惡性。也就是說,在敵情未明下,要開戰嗎?
二、這個病的不確定太高
這個病的變異性太大了,臨床上他看到,在未換肝的狀況下,有人至少存活了十年,有人一、二年內迅速惡化死亡,他只能說運氣好或運氣不好,醫學上很難解釋說明。加以全球病例不到200例,未能有足夠的資料做流行病學研究、推斷預後。換句話說,預後好不好,完全看你的造化了!
我聽來,他最如實的一句話就是:「不知道!」

看來,懷抱最大的無常性來過日子,就是現在能調整的心態。

原來,無常性不是你知道一切存有會生老病死,會成住壞空,會生住異滅,而是它甚麼時候會變成甚麼樣,時間的快慢與何時何處不是你能知道的。

不過,至少這兩個月是健康的。有兩個月,很好。

身病心不病,用健康的心靈懷抱著最大的無常性,好好過活。

珍惜每一天,過想過得生活,過充實自己、又能貢獻自己的生活。

週四與秀娩學長聊到法的療癒,若能把天台醫學轉化成現代的病人療癒操作手冊,多有意義。
包括二十五前方便轉化成生活的一部分,包括十乘觀法,以及宗教師親身禪修帶領這些觀法。
需要一個team。
不知道有沒有因緣實現?

可惜杜老師走了!週五參加他的生命教育共修法會(告別式),真令人懷念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