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2 手術順利

敬稟師父

弟子已於9日週四完成肝臟切除手術,早上八點進手術室,下午四點出來送恢復室,五點回到病房。主治的吳醫師說手術順利。之前已經說好一併切下那顆當初病理檢驗是良性的小腫瘤,然而切下之後目視發現,與大顆的型態一樣,應該同屬惡性,醫師很認同我們那時決定大顆小顆一起切除掉的決策(否則只要切除四分之一就好了)。

         

弟子被推入手術室時,狀況還好,還好好地端詳了最新醫療科技達文西機械手臂長什麼樣,醫師在哪裡操作。可是手術結束後可就頭重暈眩、噁心感、傷口疼痛,身體完全被囚禁在無法逃避的極度不舒服中,無可遁逃。

好幾個問題要解決,本質卻是衝突的:
疼痛到受不了時可用自控式嗎啡,然而一用下去,抑制腸子蠕動,遑論排氣,而排氣又是進食的要件。假如不用呢,那就痛到不能起身,可是身體必須活動,若躺太久,怕肺部塌陷影響呼吸,況且導尿管術後第二天就要拔,到時連走到洗手間都成問題。

一連串的該與不該,混成一團。想到師父在開會中,常常說一件件來,開始釐清優先順序:
會先拔鼻胃管,準備恢復進食,所以要注意排氣、腸胃蠕動順暢。
為了腸胃蠕動恢復正常,所以身體要動。
為了身體活動,所以必須用嗎啡控制疼痛。
但是嗎啡使用多,回過頭來又抑制腸胃蠕動,連帶昏沈的副作用,走路會跌倒,所以要適度,換句話說,還是疼痛要多忍耐些。

手術當天出來:拔鼻胃管,度過麻醉消退。
術後第一天:努力坐起來在床緣,晚上排氣。
術後第二天:努力站起來稍稍移動,拔導尿管。
術後第三天:努力走動,避免久躺,隨然傷口還是痛。努力咳痰,腹部拉扯也很痛。

明天開始,努力吃東西調養身體。

法隨法行,隨緣放鬆。

弟子德度頂禮

Huimin bhikshu
2015/4/12

恭喜手術順利,感謝分享心得,對我們很受用。
今天是光明寺的佛一,慧襄法師有讓我看切下來的肝膽,讓人審思「我」與「我所」的議題。
敬請安心養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